※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衝動,是魔鬼。

此刻的二階堂大和相當深刻地體悟了這個道理。

雖說由精神能量操控的機甲在技術方面的要求比鍵盤式低許多,但也不代表不需要時間適應,況且已經許久沒親臨戰場的他也沒有辦法馬上掌握戰鬥的節奏……綠髮哨兵根本是在透過屏幕看到蟲族的那瞬間就後悔了。

他覺得自己簡直像是個一年沒開車、卻突然被要求開上高速公路、連方向盤都握不好的爛司機,讓自己深陷危險之中就算了、還把身旁的人全拖下水。

雖說逢坂壯五也有細心地考量到這一點,而幫他們的隊長在戰局中分配了一個不算關鍵的輔助角色位置,但力不從心的生疏操作仍然讓二階堂大和的心情跌至谷底。

他覺得自己能操縱機甲站在戰場中三十分鐘還沒被KO,已經是個奇蹟。

啊啊啊……就說沒辦法了嘛,他不是走這個路線的啊。雖然一樣是軍人、一樣是哨兵,但他是文職的……哇!等等!那邊那隻蟲!不要、不要把視線轉過來!我現在很忙沒空陪你玩……啊啊啊啊啊啊──

「碰!」

伴隨著巨大的撞擊聲,那個視角中的蟲族立刻被某架很熟悉的機甲所取代,二階堂大和在那瞬間感動得連鼻涕都要流出來了。

「我的天啊……阿三,你也太帥了吧!哥哥我都要愛上你了!」

他原本以為這句為了掩飾自己的狼狽而說出的玩笑話,會得到那名哨兵家人「你少噁心!」或者「是你自己該檢討好不好!」之類的回應,然後他就能繼續若無其事地回到戰局中了。

卻沒想到事與願違。

『啊?都事到如今了你才在說什麼啊,你這個大叔的反射弧會不會太長了一點!』那與主人的外型一樣可愛的嗓音,透過通訊器中氣十足地對他吼了過來。

「……」

二階堂大和差不多花了十秒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這在分秒必爭的戰場上可說是相當奢侈了,其間和泉三月甚至又幫他砍掉了周圍不少蟲族。

『二階堂上尉、和泉中尉,能麻煩你們將左翼的蟲族引到我這裡嗎?』如果不是逢坂壯五的聯絡適時地傳來,綠髮哨兵恐怕還得多愣幾秒鐘。

『啊?壯五你沒問題嗎?』就算通訊器的傳輸充滿雜音,還是能聽出和泉三月語氣中滿滿的困惑與擔憂。

在沙盤推演的時候就是這樣了,那個傢伙會不會讓自己負擔太多了啊……就算是五級哨兵,也不用這樣吧……

『沒問題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逢坂壯五正想解釋自己的意圖,他們隊伍中另一名哨兵的慘叫聲卻突然插進了頻道中,將所有人的聲音完全覆蓋。

「環?!」二階堂大和一慄,鏡片後的瞳孔緊張地縮緊。

要說這個戰鬥小隊中,綠髮哨兵最放不下心的是誰,年紀最小、等級又最低的四葉環絕對比他自己排得還前面。

『環!?環!你沒事吧!怎麼了!』而從通訊器中的聲音猜測,和泉三月顯然也是差不多的心思。

要不是通訊器中依然持續傳來了那名年輕哨兵的聲音,他們兩個可能早就不顧陣型、飛奔過去救援了。

『呃……啊……好可怕……』

「環?」

『啊,沒事的,二階堂上尉、和泉中尉,你們別擔心,環很安全,他就在我旁邊。』彷彿要代替泣不成聲的小哨兵解釋,逢坂壯五溫和的嗓音取代了那不清不楚的哀鳴:『麻煩你們按照我的指示將蟲族引來右翼會合吧,我有計畫能將他們一網打盡。』

雖說二階堂大和是司令部中相當出名的謀略家,但他所擅長的是大範圍、宏觀戰爭的布局;而這般實際面對面、小範圍戰局的掌控,實戰經驗豐富的逢坂壯五才是專家。

聽見這樣的逢坂壯五以如此自信的語氣說出這種話,二階堂大和與和泉三月當然沒有道理再提出疑問。

事後回想起來,他們實在是難以判斷當時這個決定究竟是正不正確。

因為他們有效率的行動,二階堂大和與和泉三月很快就理解了,他們隊伍中的五級哨兵,為何能將把所有敵人引來自己身邊的誇張要求以無比平常的語氣說出口。

而四葉環又是為何在那時發出了如此淒厲的慘叫。

「……」

『……』

『嗚……呃……太可怕了……簡直是地獄……嗚……』

四葉環說的一點也沒錯。

兩名較年長的四級哨兵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認同這個小哨兵過。

在一大片血肉模糊的蟲族殘骸中央,那架潔白得彷彿會反光的機甲以完美到沒有多餘浪費的動作,舉起了還滴著蟲族血液的巨斧。

『啊,你們兩位辛苦了。』從通訊器中傳來的,依然是與幾分鐘前別無二致的溫和有禮:『請退後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就行了,請別擔心。』

「「「……」」」

他們一點都不擔心。

正確來說,可能需要擔心的對象,應該是蟲族那一方才對吧。

看著那架白色機甲俐落地揮下巨斧,然而在濺起的血汙沾染到那身潔白之前,它便已離開原地、將巨斧朝另一個目標砍落,行雲流水得彷彿舞蹈,好似那不是架在戰鬥中的機甲、而是隻在林間跳躍的小鹿。

如果那柄巨斧沒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染成深色、如果它所到之處不是一地的蟲族殘骸的話,這幅畫面真的很美。

如果,那隻公牛型態的巨大精神體沒有跟在自家主人身後,一腳一個地替地板上的蟲族補刀,這景象或許還不至於令他們這些走過戰場的哨兵都開始同情起敵方。

『布拉斯科好乖。要好好檢查,絕對不可以遺漏任何一個蟲族喔。』

通訊器甚至在此時傳來了有如在慰撫幼獸般的溫柔嗓音。

「……」

『……』

共有同一個嚮導的兩名四級哨兵,以不負他們的嚮導之名,相當有默契地冒出了一模一樣的想法。

……他們這支小隊,真的需要八乙女他們那支隊伍的支援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