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耶咿──!」」

幾乎是所有哨兵在覺醒為哨兵的那一刻,擁有一架自己的專屬機甲就是他們心中最大的嚮往與追求。儘管清楚現在只是迫於時間緊急而特別開例,交給他們使用的也只是別的哨兵暫借給他們的備用機甲,四葉環與七瀨陸兩人還是忍不住在看見四架軍用機甲自空間鈕中放出來時驚豔地大聲歡呼。

「這還真是相當快地直奔主題呢……」雖然嘴上這麼說著,黑髮嚮導感受到自家哨兵那高興又興奮的情緒,依然無奈地勾起微笑。

「理論上應該直接給陸一台專屬機甲的啦……但是時間太趕了,只好請壯五和凪先準備幾台備用機甲借給你們了。」和泉三月苦笑地看著正兩眼放光、顯然完全聽不見他說什麼的年輕哨兵們。

任軍職的哨兵升為中階後,軍方都會配給一架其專屬的個人機甲。而由於機甲造價昂貴,一般而言只有貴族與富家子弟有能力再自行準備多餘的機甲作為備用,因此能辦得到這種事情的也就只有逢坂壯五與六彌凪了。

「不過……凪你也準備太多架了吧?」終於找回聲音的二階堂大和看著比他們家庫存還多的機甲,忍不住吐槽。

「喔!不好嗎?可以讓陸和環有多一點選擇啊。」金髮的嚮導困惑地眨了兩下藍眸。

而站在一旁的逢坂壯五一聽見好友這麼說,立刻就慌了:「抱、抱歉……我沒想那麼多,所以只帶了自己的備用機甲……」

「喔,不是壯五你的錯啦。」笑得瞇起了眼,六彌凪以全然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讓現場氣氛瞬間變得微妙的真相:「我也沒想到好心的哨兵會這麼多呢!我只是隨便開口問了一下有沒有人可以借備用機甲,他們就通通都借我了,我又不好意思拒絕,就全都帶來了。」

「……」

「…………」

六彌凪的哨兵們拒絕發表任何意見。

「……」一臉彷彿吃到了TABASCO口味的國王布丁的表情,四葉環當機立斷地轉頭看向逢坂壯五:「我想選小壯的機甲。」

「欸?」張大雙眸,顯然相當意外的逢坂壯五愣了一下,儘管不清楚小後輩的那點心思,還是笑得瞇起了眼:「沒問題,那是我的榮幸。」

「怎麼辦……一織!我該選哪個好?」

相較於藍髮哨兵的迅速果決,七瀨陸反而陷入了嚴重的選擇困難。

「選哪台都一樣吧……軍用機甲的規格都一樣,備用機甲也不太會有什麼個人化的調整,你隨便選一台不就得了!」

「那怎麼行!這是要開去救天哥的欸!」

「反正回來之後還不是要還給別人,而且到時候你就會有配給的專屬機甲了!隨便選就好!」

「啊──我選不出來啦!一織幫我決定嘛!」

「啊?又不是我要開!」黑髮嚮導一臉莫名奇妙地怒瞪自己的哨兵。

「有什麼關係嘛!我就想要一織幫我選!」感受到自家嚮導由不耐煩逐漸轉變而成的怒意,年輕的紅髮哨兵也相當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我想要開一織幫我選的機甲!」

「……」

最先反應過來的綠髮哨兵眼明手快地摀住眼睛:「我說啊,你們這對熱戀期的小情侶請給我克制一點。出發後如果還這樣,我可是會以航行安全為理由把你們丟出去的喔!」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恐怖了。

 

 

「……你說什麼?」聽完對方的話語,八乙女樂一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我的精神體今天找到了蟲族的藏身地點。」知道這人只是過於震驚、並不是沒聽清楚才這麼反問的,九条天很有耐心地低聲又重覆了一次,並緊接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現在的我們有別條路可走了。」

再怎麼說也是經驗相當豐富的軍人,灰髮哨兵很快地從對於對方搜索效率之高的訝異中恢復,並在聽見了後面那句話後,馬上查覺了什麼而皺起眉:「……你是什麼意思。」

「……我們可以攻擊蟲族據點。」看那反應,九条天就知道對方已經懂了:「比起繼續等著不知道會不會來的援兵,這或許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但懂了與理解是兩回事。

「──!你知道那樣會死多少人嗎!?」儘管生氣,八乙女樂也沒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僅是以只有兩個人聽得見的音量怒吼。

「總比蟲族的孢子掉下來讓我們全滅好!」以相同的音量回敬,他甚至伸出了手抓住那身材比自己高壯許多的哨兵的領子,將對方拉得彎下腰與自己平視:「現在這個樣子,你還期待帝都的救援嗎?別作夢了!天真的八乙女少爺!」

「不要那樣叫我!臭小鬼!」灰髮的哨兵也跟著光火地揪住對方:「那種事我當然知道,但我也不能讓我的隊員無謂地被犧牲掉!他們可是都抱持著能安然回家的心情出發的!他們的家人也是!要是帝國的救援在我們打完之後才來,那些被犧牲的人、和他們的家人該怎麼辦!」

只要將這個星球的蟲族殲滅,便能阻止他們放出求援信號,蟲族援軍的威脅理所當然會消失。但他們目前的戰力並沒有高於蟲族多少,若要殲滅對方,勢必也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但若只是持續被動地等待,要是帝國救援來遲,或更糟的──帝國真的放棄了他們,他們只會在蟲族援軍進入這顆星球大氣層的那刻,絕望地直接被判定全員死刑。

「成為軍人的那刻,他們就該有隨時為了帝國付出生命的心理準備!」眼見對方顯然堅持與自己相反意見,九条天忍不住放聲怒吼。

「這種方式才不是為了帝國犧牲!白癡!」於是八乙女樂也不客氣了。

「你以為現實就像童話故事一樣美好嗎?就是無法被記錄下名字的才叫犧牲!你心裡想的那種方式叫做光榮戰死,親愛的八乙女樂小少爺!」

「閉嘴!你又不是嚮導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在想什麼!」

「──恁兩仔吽挖恬欸!」突然一聲比他們兩人都更渾厚、更霸氣的嗓音,挾帶著幾乎要壓垮在場所有哨兵的強大精神力威壓自他們頭頂上落下,轟得本來一觸即發差點打起來的兩名哨兵別說是怒吼了,連怒視與發出聲音都辦不到。

相較之下,隨後拍上他們兩人肩膀的力道,簡直溫柔得讓人無法想像與那威壓的來源是同一個人。

「既然如此,如果是嚮導的話,你就沒意見了對吧,樂?」

十龍之介滿臉笑容,彷彿方才根本不存在那聲怒吼。

「天、樂,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