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畢達哥拉斯組三人行前提

 

 

 

 

「啊──?不准!」這次展現出良好默契的換成了六彌凪身旁的哨兵們,兩人激動得都差點反射性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喔……為什麼不行……?」金髮的高大嚮導一臉委屈,然而那雙還閃著微妙光芒的雙眸卻出賣了他的真實情緒:「明明三月自己就已經打算跟去了吧。」

「這……!」

「如果三月去的話,大和你也會不放心地跟去吧?」不理會啞口無言的和泉三月,六彌凪將視線轉向自家的另一名哨兵。

「蛤?我哪會──」鏡片後的雙眸訝異又困惑地瞪大,二階堂大和滿臉都是被自家嚮導冤枉的莫名其妙表情,眼神中甚至還有一絲對家中另一名哨兵的排斥一閃而逝。

然而金髮的嚮導就像是完全沒看見對方的神情似地,那雙漂亮的藍眸眨了眨,反倒是露出了被什麼有趣事情逗笑了般的笑容:「嘿,別忘了,我可是你的嚮導喔。」

「……」他居然在情急之下忘記了。

就算二階堂大和是個善於掌控表情變化的談判高手,但那些細微的表面功夫在已連結的嚮導面前是半點用都沒有。

「就、就算這樣,凪你也不需要跟去吧!太危險了!」儘管沒有嚮導的感知,經過長時間培養出的感情與熟悉也足夠讓和泉三月馬上理解自家的另兩名成員剛剛進行了什麼樣的「交鋒」。雖然綠髮哨兵的真實意圖讓自己有點意外,但這也不代表他會就這麼同意自家嚮導也想跟著一起去的打算,畢竟在哨兵們的心中,嚮導依然是必須優先保護的對象,更何況那還是他們已連結的自家嚮導、可以的話他們兩人都不想讓六彌凪犯險。

這種對嚮導過度保護的思考模式,六彌凪當然知道,而且熟悉到他就算不透過感知都能猜的出來。

然而這也是他對於自家哨兵們最忍無可忍的一點。

「我的兩個哨兵都去了,我怎麼可能不一起去!」連用精神障壁掩飾自己情緒的功夫都省了,金髮嚮導收起笑意,以平淡無波、卻已足夠懾人的表情睜開眼睛,毫無顧忌地按自己的真實情緒放出同程度的精神力威壓:「──你們以為只有你們自己有依戀嗎!」畢竟眼前的年輕嚮導絕對有足夠實力抵擋這種程度的威壓,且六彌凪相信對方也會順手替自己的哨兵擋一下,因此他毫不擔心會殃及無辜。

「「……」」

雖然嚴格來說,以金髮嚮導的精神力等級而言,這種程度的威壓根本只是小菜一碟、頂多只是自一座湖泊中舀一匙湖水出來潑灑的程度,再加上二階堂大和與和泉三月身為其配對哨兵、早就對六彌凪的精神力有一定的免疫力。因此比起該威壓本身所帶來的衝擊,對於兩名哨兵來說,自家嚮導這行為所代表的意義才是真正令他們被震得一語不發的原因。

由於自小成長環境的關係,覺醒為嚮導而得到可以感應他人內心的感知後,六彌凪幾乎是立刻就掌握了如何結合這項能力與其俊美外表在人群之中悠遊地活下去的方法。而似乎便是這種長時間地以近乎裝瘋賣傻的交際方式成長至今的關係,也不知是其「在乎」的心情被磨得幾乎看不清了、還是「忍耐力」被鍛鍊到達異於常人的程度,使得現在的金髮嚮導很少「真正」出現憤怒等激烈情緒,就算是在戰場上、也能以雲淡風輕的態度嘻嘻哈哈地替哨兵們進行投射與安撫。

因而此時這代表六彌凪真的生氣了的精神力威壓一放出來,更是特別讓他的兩個哨兵嚇得一時之間誰也不敢做聲。

「……」儘管不清楚這些複雜的背後原因,和泉一織還是能從這微妙的氣氛變化中讀出對面這一家子絕對是在剛才那一瞬間交換了什麼外人無法理解的訊息。基於清官難斷家務事與不想蹚渾水的心情,他選擇忽略這個問題、假裝沒察覺剛剛的微妙沉默,很自然地將話題繞回某家子發生內鬨之前:「雖然我本來是沒有想把哥哥你們也牽扯進來的意思……但如果你們願意加入,不得不說還真的是幫了大忙了,因此我想我們這邊沒有拒絕的理由。」

雖然以那顆星球能使一支擁有五級哨兵的小隊遇難的危險程度而言,黑髮嚮導其實是不希望讓自己那四級哨兵的哥哥跟二階堂大和也加入這場亂來的計畫中。但畢竟那兩人身為已結合哨兵、結合的對象還是個五級嚮導,要說團隊合作的戰鬥力恐怕也不輸一支擁有五級哨兵的三人隊伍。何況他本來就不可能與七瀨陸兩人單獨前往救援,那根本是送死的行為。而既然需要同伴,比起臨時找來的陌生人、還是本來就熟識的對象比較方便,不僅少了磨合彼此戰鬥方式的時間、溝通起來也不需要什麼官腔或場面話了。

「謝、謝謝你們……」就算還沒搞清楚事情是怎麼發展成這一步的,七瀨陸也能理解眼前的三人已經答應幫助自己的援助行動了,不禁又眨了眨眼睛、眼眶中很快地又泛出了點水花:「真的謝謝你們大家……明明只是我的事情……」

「……事到如今,你還跟我講什麼你的我的?」一臉無奈地打斷自家哨兵的話語,和泉一織還是忍不住拍了對方的額頭一下,隨後才頓了頓,小聲地補充:「……就像六彌少校說的,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哨兵自己去。」

「痛!」

被拍得忘了原本的泫然欲泣,紅髮哨兵呆呆地看著自家嚮導自己說完了話之後自己撐不住害臊而臉紅,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也跟著臉紅了起來。

「……」二階堂大和有點想叫這對小哨兵小嚮導要曬恩愛就滾出去、不要在他們家裡,但仔細想想這兩人做的好像是和幾分鐘前的他們差不多的事情,因此頓時又沒有立場吐槽了。

雖然他們家的嚮導恐怖多了,哪像這個小的這麼溫和……這就是經驗的差距嗎?還是婚前婚後的差距?

「……就算一織沒有跟著,我也不可能看著陸你自己去啊。」儘管自家弟弟與紅髮哨兵的互動還是讓和泉三月有點心情複雜,但對方畢竟也是自己關心了很久的後輩了、那一路上的波折他都看在眼裡。縱使撇去自己弟弟的哨兵這層關係,橙髮哨兵覺得自己也不可能狠心地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對方莽撞地衝進很有可能粉身碎骨的危險中。

「唉呀呀,陸你道謝得太早啦,我們都還沒確定成行呢。」被小哨兵直率的道謝逗得露出了笑容,六彌凪卻又很快地像是想起什麼討厭的東西,微微蹙起了漂亮的細眉:「……雖然我覺得以我們這個陣容,那個臭老頭會答應的機率應該會提升到九成吧。」

「咦?」

「欸?」

難得地,和泉一織竟和他的哨兵異口同聲地發出了困惑的單音。

「……」像是不打算讓機靈又好奇的黑髮嚮導有發問的機會,二階堂大和看了打啞謎的自家嚮導一眼,很駕輕就熟地轉換話題、提出了他本來就在思考的另一個問題:「話說回來,那顆星球再怎麼樣也是顆四級星球,想要救人的話,陸的等級是不行的吧。」

如果是探索小隊,會為了勞動力而配置較多等級稍低的哨兵,但現在的他們要組成的是搜救隊,哨兵的戰鬥能力就會特別吃重,況且依紅髮哨兵的個性、他顯然不可能乖乖待在後勤。

「沒關係,我有小嗶!」然而綠髮哨兵預想中的猶豫或錯愕不僅沒有出現,卻反而見七瀨陸毫不遲疑且充滿自信地這麼回答:「小嗶會幫我找到天哥的!」

「「「……」」」對面的哨嚮一家三口一起陷入困惑的沉默中。

「……那個、等確定成行之後我會解釋的。」沒想到自己還是攔不住自家哨兵脫口而出,有些懊惱的和泉一織只好邊慶幸他的哨兵不太會解釋這種事情、邊亡羊補牢弟補充:「另外,關於七瀨等級的事情,我們會做好準備的。」

轉頭,只見深邃的黑眸中看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的小嚮導,將視線對上了那雙儘管還帶著困惑、卻仍以全心全意付出信任的紅眸。

「──我會讓你在那之前升上四級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喵
  • 作者加油!!每次更新我都會上去看,超期待後面的劇情!!
  • 哇啊謝謝你喜歡!!。゚(゚´ω`゚)゚。也謝謝特地留言鼓勵我。゚(゚´ω`゚)゚。(感動哭泣

    留芳‧伊 於 2018/03/19 21: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