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下班時間一到,和泉一織甚至還沒踏出辦公室的門,便已經感覺到自家哨兵的意念透過精神連結呼喚著自己。

由於他們兩人的連結還算相當淺層、再加上七瀨陸對於精神力溝通的掌控似乎相當不擅長,因此對方能做到這種程度,基本上也代表兩人的物理距離已經相當接近了。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黑髮嚮導還是往窗外探頭出去、朝嚮導塔的圍牆大門望了過去。

──果不其然看到了那顆熟悉的紅色腦袋。

且那名哨兵也憑著野性直覺與優異的視力與他對上了視線。

「啊──!一織!你怎麼還在上面!你好慢!」

「……」本來還想誇獎對方終於懂得用精神溝通代替大呼小叫的和泉一織一秒打消這個念頭。

看來精神溝通什麼的只是他的錯覺,那大概只是某哨兵抱有的的情緒與意念太強大而不受控地透過精神連結、跨越物理距離傳了過來罷了,對方根本沒有半點自覺。

「……我又不是哨兵。」半自言自語地埋怨著,和泉一織正想轉身提起自己的公事包,打算盡己所能地以最快速度趕到大門,以免對方又做出更多連同嚮導的臉一起丟光的蠢事。

卻沒想到自己顯然還是太低估自家哨兵的厚臉皮了。

「可是我看其他人都下班了啊!一織你怎麼還沒下來!」像是在回應年輕嚮導的自言自語般,七瀨陸又大聲地朝上面的人喊了一句,再加上感受到自家嚮導認為他無理取鬧的思緒自精神連結那端傳來,語氣顯得不滿又委屈。

「……」

不是「好像」在回應他的自言自語,和泉一織相信對方絕對是聽見了!

雖然對五感的自我調控越來越熟練是好事情,但是不需要用在這種時候!

想到這邊的黑髮嚮導終於忍無可忍地朝下方怒吼,甚至忘了他們還能用精神溝通這一招。

「──你給我安靜地等著!不要在嚮導塔門口大呼小叫的丟人現眼!」

「……噎……」

感覺得到精神連結那端傳來的怒不可抑的情緒,原本還想大聲抗議的七瀨陸瞬間將其轉為了樓上那人絕對不可能聽得見的音量。

畢竟是自己有求於人,要是把對方氣到連自己的話都不肯聽就糟了,這點自覺他還是有的。

「……」

沒能察覺到對方在自己下樓前的小動作、但感知得出那名哨兵的小心思,在走出嚮導塔的這段時間中、早已氣消的和泉一織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你要說什麼我早就知道了,請不要小看五級嚮導好嗎。」

「咦!」也不知是根本沒有自家嚮導的感知能力很強大的認知而事到如今才震驚、還是為自己竟忘了這件事而懊惱,紅髮哨兵驚呼一聲,自認相當順理成章地露出期盼的眼神:「那麼、一織──」

「──但我的答案是『不行』。」

在黑髮嚮導的預想中,他們兩個的談話應該到此便能告一段落了。

畢竟事實是明擺著的「不可能」,就算他的哨兵再怎麼衝動、再怎麼焦急、再怎麼不理智、再怎麼無理取鬧、再怎麼不願意面對現實,透過精神連結感知到自己有條理的分析後,應該也能冷靜下來理解現狀、並在悲傷之中面對現實才是。

但他預想中的冷靜與理解出現了、悲傷與頓悟也出現了,然而他的哨兵隨後的反應卻完全出乎年輕嚮導的預期。

那瞬間,和泉一織覺得自己幾乎要被連結那頭傳來的複雜且濃烈的情感所淹沒,載浮載沉地差點滅頂而昏厥,要不是他的哨兵也在此時被那股情緒驅使而激動地抓住他的肩膀,他甚至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失態地雙膝發軟、歪倒在地。

「可、可是──!」將紅眸張得大大的,七瀨陸焦慮又急躁地看著自己的嚮導,儘管因哨兵的本能而抑止了搖晃對方等粗暴的動作,卻連普通人都能明顯看得出那努力壓抑著的情緒早已瀕臨極限,要不是和泉一織在他的精神領域中構築的精神障壁相當結實,恐怕此方圓十里中的嚮導都感受得到這名哨兵排山倒海的情緒。

那其中有對現狀的悲傷、有對自己能力不足的焦慮、有因被否定的憤怒、有針對嚮導的哀求、有對於時間不足的焦慮、更有屬於哨兵那彷彿永遠用不完的衝動。

但最令和泉一織震驚在原地、短暫地啞口無言後轉為膽顫心驚的,是對方那在建立在冷靜之上的決心。

「可是、一織──」只見那人彷彿詐欺一般,在短暫因腦子轉速跟不上的結巴過後,很快地眨著灼熱卻也冷靜的紅眸、定定地看進面前的黑色雙瞳:「──一織不幫忙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的。但是,我必須要去、我一定要去。」

「──我不能不去,那是天哥啊。」

感受著那如接連不斷的大浪般的情緒,黑髮嚮導終於明白,那兩個嚮導前輩儘管煩人、但特別強調的話語果然還是有其意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