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

九条天是在稀稀落落的雨聲中張開眼睛的。

這是顆氣候環境與舊時代的地球十分相似的星球,濕度與空氣的味道就和帝都幾乎一模一樣,因此在他剛睜開雙眼、眼前的世界還是矇矓而曖昧時,九条天還恍恍惚惚地以為自己已經回到帝都了。

直到他終於掌握了焦距,看清了有點高度的上方並非任何熟悉的人造建材,卻是如今地球已幾乎不存在的天然石壁,他才在哨兵察覺危險的本能中驚醒過來。

──他還在這顆四級行星上、他到底昏睡多久了、其他人怎麼樣了──

「──呃!」

突然大動作地坐起扯出了連他都難以隱忍的劇痛,九条天這才又注意到自己身上幾乎遍布全身的傷口,其中尤其以腹部上的傷最為嚴重、也是令他忍不住痛呼出聲的主要原因。

而年輕哨兵的舉動也警醒了在一旁陪伴著進入夢鄉的精神體,只見那頭幾乎跟馬一般高大的無角梅花鹿慌慌張張地抬起頭,見九条天觀察完自身狀況後竟還有站起身走出外頭的打算,連忙一躍而起,用身體擋在對方身前、並用頭輕推對方的肩膀示意他躺回去。

「……阿餅?」似乎這時才注意到這隻精神體,九条天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狀況竟差到連隻精神體都沒感覺到這件事皺眉,便先反射性為對方存在於此所代表的意義鬆口氣:「太好了……龍沒事嗎……」

對於哨兵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嚮導還平安無事更令他們心安,無論那是不是自己的嚮導。

不過被喚作阿餅的鹿型精神體當然不會回答年輕哨兵的這句自言自語,只是看著對方竟依然沒有躺回去的意思,焦急地晃著頭、龐大的身軀堵著這不算大的洞穴的出口一動也不敢動,深怕被對方鑽了空隙跑出去。

看得懂精神體想表達的意思,九条天一邊分析著對方這個態度究竟代表狀況是好是壞、一邊思考著該用什麼方式說服牠讓開:「阿餅,別擔心,我不會做什麼的,我只是需要確認現在的狀況、部隊的傷亡情形──」

「除了你差點死掉之外所有人都很好,聽見了就給我躺回去!」

然而年輕哨兵帶有懇求的說服還沒說完,便被洞穴外傳來的熟悉怒吼打斷。

九条天幾乎不想承認自己直到此刻才終於真正放下心

「樂……」

只要這個小隊的隊長、眼前的這個男人還在,他就絕對會保全整個小隊的生命安全,這個人就是這樣的男人。

「嘖,你那什麼表情,真令人不爽。」難得見到對方明顯安心、甚至稍嫌溫柔的表情,八乙女樂皺著眉看著隊友纏滿繃帶的身軀,不悅地砸嘴,拍拍擋在洞口的精神體示意對方讓出自己能通過的道路,才氣勢磅礡地走了進去:「你知道你自己差點就要被咬掉幾個器官了嗎!那時候幹嘛衝出來!臭小鬼!」嘴上兇狠地罵著,手上動作卻是以恰到好處的力道將對方按回去他原先躺著的乾淨石地。

「因為我不衝過去的話,就是你真的會被咬掉幾個器官了。」眨眨眼,已經完全想起來昏迷前所發生的事情的九条天勾起了這幾天越來越常露出的嘲諷微笑,異常順從地接受對方的好意、躺了回去:「到底是誰反應太慢的錯?」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被咬不就得了!沒有叫你救!」雖然這點的確是自己理虧,但看了對方昏迷發燒兩天直到剛剛才清醒的現在,八乙女樂覺得依他消耗掉的擔心、自己還是很有立場生氣的:「你一個五級哨兵為了救四級哨兵而死像話嗎!如果你真的死了我該怎麼跟國家和你爸交代!」

「你怎麼不想想,就是因為我是五級才能活下來?那種攻擊四級哨兵早就死了?」年輕哨兵的粉色眼眸中充滿了不屑:「怎麼,我救了你一命、你竟然還是這種態度?」

「就說我本來就沒有要你救──!」

「哇啊啊,你們在幹嘛?怎麼又在吵架!」就算感應到精神體的活動而趕過來、卻依然不及哨兵聽見洞窟內聲響而飛奔過來的速度,十龍之介遲了幾分鐘才到達,然而一來所需面對的就是最令他頭痛的情況:「樂!天的傷勢還很重,就不能對他溫柔一點嗎!還有天!你才剛清醒、傷口還要休養好幾天,體力要保留下來,不要用來吵架!」

「「……對不起。」」

「跟我道歉幹嘛?你們該跟對方道歉才對吧。」

「「……」」

嚮導說的話永遠都是對的,況且只要他們三個人組隊、八乙女樂和九条天又吵起來的時候,負責勸架的十龍之介所說的話就總是對的。

「……抱歉,樂。」九条天邊說著邊將視線轉到旁邊。

「沒事。你說的對,那時候的確是我反應不及的錯,害你受傷了、對不起,還有謝謝你救了我。」冷靜下來之後不僅找回了理智、也找回了自己本來就打算說出口的真心話,八乙女樂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石地上,以認真的表情看著對方已經恢復血色的臉龐:「你昏迷了兩天,我真的很擔心……歡迎回來,主將。」

「……樂,你這傢伙好噁心。」

「啊?我這麼認真地在向你道謝欸!想吵架嗎!」

「天,不只是樂,我和大家都很擔心你喔。」感知到兩名哨兵和緩的情緒,十龍之介像是沒察覺到因為某人的裝腔作勢導致的風雨欲來的氣氛般,笑咪咪地補充:「不過樂真的超緊張的,就算幫不上忙,這幾天都還是讓蕎麥麵在這個洞窟附近巡邏呢。」嚮導的精神體對於哨兵有天生的安撫作用,不僅能沉澱他們在過度的感官刺激與殺戮中瀕臨極限的心靈,更能藉由心理影響生理、加速哨兵那本就十分優秀的再生能力。就如同嚮導的精神力受損時,哨兵的精神體能夠帶給他們強大的精神力共鳴協助修復一樣。

但哨兵的精神體之於其他哨兵,除了造成領地意識與威脅感之外幾乎就沒別的用途了。為了讓九条天好好養傷,八乙女樂本不該讓自己的獵豹靠對方太近,但他又實在放不下心……才會想了個看起來相當不坦率的折衷方法。

「……」九条天不得不承認,自己聽見這件事情真的十分訝異,不禁又轉過視線看像那名灰髮的哨兵。

「幹嘛?擔心你不可以嗎?」然而察覺了對方的視線,八乙女樂依據先前的經驗判斷年輕的哨兵又要嘲諷自己了,於是又拿出了備戰的語氣:「再怎麼說你會受傷也是我的責任、更何況我還是隊長,擔心你是應該的吧!」

「……是沒有不可以啦。」又轉開了粉色的雙瞳,九条天開始有點哀怨這裡光溜溜的石壁與石地令他沒有辦法藏起自己的表情,儘管依對方的粗神經大概不會發現自己那細微的表情變化:「……謝謝你。」

灰髮的哨兵震驚地瞪大眼睛。

「……原來你這個傢伙也是能好好地道謝的嘛。」

「……樂,你還想吵架的話,我一定奉陪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