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那是什麼?」聽著長髮嚮導的發言,和泉一織的臉色瞬間黑了一半,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轉而脹得通紅:「……那種事情、我不需要。」

「咦,你是指什麼事呢?」誇張的語氣配上刻意的驚嚇表情,捕捉到小嚮導那瞬間的動搖和思緒的千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戲弄的機會:「唉唷,一織好色。」

「什──!」

「嘛嘛,再怎麼說,人家也只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嘛。」六彌凪故意欲蓋彌彰般地替自己的小叔說話。

「說的也是呢……唉,我們已經老啦……年輕人血氣方剛真好呢……」

儘管知道這兩個人就是這種糟糕個性,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不要理會,但黑髮嚮導卻還是每次都會忘了這件事、一不留神便落入了他們言語中的圈套,直到事後回想起來才會後悔不已──這次也不例外:「這──!那、那明明就是前輩你們自己說的吧!」

「欸──?我只有說要教你應對哨兵的哲學啊,又沒有說是房事。」長髮嚮導一臉無辜地眨眨眼睛:「我怎麼會知道一織會想到那方面嘛。」

「……」

「喔,千,我們不能這樣,人家還是敏感的青春期少年呢。」

「唉呀呀,對喔,抱歉。我們不是在取笑你喔,一織,我們懂人總會有那個時期的,尤其對於哨兵與嚮導來說就更特殊了──因此有需要的話,我們也是很樂意為你解答那方面的問題喔,請別客氣。」兩名嚮導的笑容燦爛到超級可疑。

「……」

「咦!難道說一織你已經碰到那種問題了?所以才會那樣說的嗎?喔,真抱歉,身為前輩的我居然沒發現……也對,畢竟這種事也不能找三月討論……做為嫂嫂的我真是太失職了──」

「就說了並不是那樣!」一直都強迫自己把視線黏在公文上的年輕嚮導終於忍無可忍,將手中的文件往桌上一摔,轉頭以相當大的音量朝某兩名「前輩」怒吼:「兩位如果真的只是來閒聊的話就請回吧,如您們所見,我很忙!」

反正某兩個前輩先前的對話早就已經吵得連整個辦公室的嚮導都聽見了,他也不再有打擾到別人的顧慮……有鍋也是推給眼前這兩個人背。

「凪,你不能這樣直接說啦,不是你自己也說了青春期的孩子很纖細的嗎,這裡可是公眾場合。」

「喔,對不起……我們用精神溝通聊?」

「……」

和泉一織覺得自己果然從一開始就不要理他們才是正解。

「哎,好啦,凪,我們離題了,回到本來的話題吧。」不知是終於玩夠了而良心發現、抑或是透過感知察覺到小後輩連精神障壁都要掩蓋不住的明顯怒火,千趕在黑髮嚮導暴發前輕描淡寫地轉移話題:「一織,雖然你剛才的分析都沒有錯,但很可惜,作為嚮導,你忽略了最重要、也是最常被忘記的一點──」

「喔,只有一點嗎?」

「……你竟然拆上司台啊。」被噎了一下,冷不防被身旁的下屬吐槽的長髮嚮導難得顯露了明顯的不開心:「那……好吧,很大一點。」

「……」眼見六彌凪正打算開口回話,覺得兩人剛回到正題就又準備離題的和泉一織只好自己拉回話題:「……所以是什麼?」

畢竟某兩人似乎在講完話之前不會放過他的樣子,但他們一離題就又不知道要聊到何年何月,長痛不如短痛。

「雖然就算是陸,你剛剛說的那些事情他應該也都知道吧,但這也只是理智上知道而已。」感知到小嚮導自暴自棄的心情,千不僅沒有受到冒犯,反而因此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但我想你也知道的,一織,大部分的哨兵、他們的理智是被排在衝動與本能後面的。」

「尤其陸那麼單純,應該會更衝動吧。」一旁的六彌凪毫不留情地補槍,並看著黑髮嚮導的臉色飛快地補了一句:「喔,一織,我不是在說你的哨兵不好的意思喔!」

「沒事,我自己知道,那個傢伙是笨蛋。」但小嚮導卻連眉頭也沒皺一下、情緒非常平靜地這麼回答。

「「……」」

雖然不想承認自己似乎被兩名前輩的幼稚影響,但那瞬間和泉一織的確覺得自己贏了。

「……好吧,既然一織你有這個自覺,那前輩也沒什麼能教你的了。」最後,是千感慨萬千地打破沉默。

「……」搞了半天這兩個人只是要講這個?

黑髮的嚮導覺得自己果然應該從一開始就把他們趕出去的。

「喔!不對啦,千,最重要的事情你沒說!」然而某金髮嚮導直接戳破了小嚮導的期待。

「咦──可是一織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應該會覺得那些忠告很煩吧──」

「……」在這之前就已經夠煩了好嗎!

「喔,不行啦!這是我們身為前輩的責任,就算再難過都要做!」

「但是小後輩的態度讓人好心痛──!」

「……」和泉一織發現,自己就算阻止也沒用,這兩個人根本是故意離題的。

「唉,好吧,身為優秀又和藹可親的前輩,就算再怎麼被後輩嫌棄,該給的忠告還是要給、該幫的忙還是要幫的。」在一陣哀嚎過後,長髮的嚮導終於露出任重而道遠的表情,正色:「一織你不喜歡聽也沒關係、用不到也罷,當做老人家囉嗦就好,但還是要認真聽喔。」

「……」小嚮導已經放棄吐槽對方這整句話充滿矛盾這件事了。

「就算現實擺在那裡、眼前的各種跡象都顯示『不可能』,但對於哨兵而言,『本能』告訴他們的事情會比眼前所看到的更加重要,這也是他們普遍被認定衝動行事的原因。」千的話語中聽不出情緒、語氣輕快得彷彿前幾秒的胡鬧尚未停止,但同為嚮導的和泉一織感知得到,對方說著這些話語時的認真、以及某種更深層的複雜情緒:「尤其是像陸這麼單純的孩子──這麼純粹的哨兵。」

「……」

「所以,如果『阻止』這個方案不可行的話……」像是套好了台詞般地接下長髮嚮導的話語,六彌凪微微一笑,漂亮的藍色眼眸中閃著狡詰的光芒。

「──請記得找可靠的前輩們幫忙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