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8無料小報內容

※Fly Away主,還有一點點青春贊歌

※含MECHANICAL LULLABY活動劇情捏他

 

 

 

打從這齣電影的工作敲定、並看過劇本的雛型後,和泉一織便一直擔憂著這一刻。

這場整個電影的最高潮、幾乎攸關全部成敗的最後一幕戲,這齣電影最後的拍攝、也是這件合作電影企劃的終點。

儘管擔憂的原因可能與旁人大不相同,為此他也在這場戲的前置作業做了比預料中更多的干預,且不僅多餘又囉嗦地囑咐小鳥遊紡務必在這幕開拍的前後特別關注七瀨陸,更親自在拍攝前一天將真的緊張得連覺都睡不好的當事人抓來耳提面命了一番。

「聽著,七瀨桑,這次難得的合作可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請務必好好做到最後,別讓所有人的努力因你的病情發作而前功盡棄,因此上場前千萬要冷靜。我懂你在面對九条前輩時的激動心情,更明白你有多麼期待能與九条前輩合唱的這一刻,但就是為了此刻的完美,更要保持冷靜不能讓自己發作──」

「──啊!我知道啦!一織你這樣不就讓我更緊張了嗎!」

儘管覺得對方根本在糟蹋自己的好意,但和泉一織也很快地便被察覺這番對話的年長團員們勸阻並拉開,因此最後也沒能把話說完。

……本來是想告訴他,就算真的發生什麼、甚至中途撐不下去了,自己也已經想好對策了,請不用擔心。

然而當和泉一織在自己與哥哥的對手戲拍攝完便立刻趕去隔壁那個令自己心心念念的攝影棚時,卻發現自己似乎是過慮了。

縱使拍攝途中並不會播放配樂、也不會收錄歌聲,他們主唱的歌聲依舊是那麼地完美、那麼地令人動容,蘊含著豐沛的情感與獨特存在感的同時,也無比和諧地與其雙胞胎哥哥的美聲交織在一起,成為一篇美好的樂章、彷彿這才是真正該被收錄的音符。

而他只能加入一旁早已淪為背景的工作人員,與在場所有人一同怔然地看著這幕、任由兩人所唱出的最後一個音符滑進耳中。

──接著才一個激靈,在導演喊卡前迅速地回神,反射性地看向那一點都不讓他省心的主唱。

……那個人的表情快崩解了,是有發作的預兆了嗎?

這麼想著的和泉一織,幾乎是在卡聲響起的同時衝上前去。

而對方也似是真的堅持不下去了,立刻有如抓住什麼浮木般地想也不想便抱住了他──但原因卻與他所以為的不一樣。

沒有發作時的異常呼吸起伏、也沒有呼吸受阻而痛苦掙扎的表情、更連一聲咳嗽聲也沒出現,反而是安靜得近乎詭異地,七瀨陸僅是將自己的臉用力地埋進眼前搭擋的頸窩。

「七瀨桑、已經沒──」

和泉一織瞬間空白幾秒後才意識到自己肩膀部位的布料已經濕了,而後才反應過來這代表著對方在做什麼。

「……」

但此刻他能做的,也只是靜靜地把手環在對方的背上。

「……嗚、一織……我、我做到了……終於、和、天哥……嗚……」伴隨著啜泣,經過壓抑的微弱話語只有在和泉一織一個人的耳邊徘徊。

「……嗯,七瀨桑你做得很好喔,合聲非常完美,真不愧是我們的主唱。」

「……嗚……」

「……抱歉,七瀨桑只是太激動了,因為他一直都很崇拜九条前輩。」看了眼發現弟弟的舉動難得地顯得不知所措的九条天,和泉一織遲疑了一下,最後將原先就想好的藉口換湯不換藥地丟出來搪塞也已上前來關心的工作人員:「他為這場戲已經興奮期待了好幾天了,就因為終於有機會能和九条前輩合唱……只不過沒想到他會這麼激動,我會安撫他的,抱歉給大家填麻煩了。」

想必,九条天原本在警戒的也是弟弟的舊疾,而萬萬想不到迎來的竟會是眼淚吧。

「嗚……終於可、可以和天、……九条前輩合唱,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我、唱得好嗎……?天、九条前輩……也、高興嗎?也有……期待、和我合唱……嗎?」終於將臉從搭檔的肩頭拔起來,七瀨陸掛著滿臉濕漉漉的淚水,毫不顧忌在場其他人員,狼狽又淚汪汪地直接問道。

「……」似乎因為弟弟這道直接得不容他忽視的問題才終於恢復鎮定,九条天沉默地將視線轉開,卻異常老實地回答著:「……當然,我也很高興,七瀨桑──非常、非常開心。」

「太、太好了……嗚哇──!」

「七、七瀨桑?!」沒有預期到對方反而會因聽到這句回答從兩行清淚變成嚎啕大哭,和泉一織這次真的手足無措:「這樣的結果不是很好嗎?別、別哭了……哭對你的氣管和喉嚨不好──」然而在許多外人面前,他也只能用這種隱晦的方式安慰兼提醒。

「對、對不起……但是……我、我也沒辦法嘛……嗚嗚嗚……」

「七瀨桑……唉,算了,硬是強迫自己憋回去反而對氣管更不好,我會陪著你到哭完的,請安心地哭吧。」和泉一織說著,半推半就地攬著人往休息室前進。

「……七瀨……陸、就拜託你了,和泉一織。」九条天深深地看著他們很久才開口。

「……那是當然的,『我們的』主唱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的。」

 

 

這個事件儘管發生得就像暴風雨般劇烈又突如其來,但由於他們的這個主唱所製造的驚喜與意外早就已經多到和泉一織都懶得細數了,就像是在夜空中的繁星一般、這件事也很快地如同其他事件便被隱沒在眾多意外之中,儘管不曾忘記、卻也不會特地再度提起。

直到電影上映又下檔,且在粉絲們熱烈的期盼與呼聲中,片商出版了藍光光碟、並送了一份到小鳥遊事務所,已經是距離當初殺青時幾個月後的事情。

「……」和泉一織面色鐵青地和團員們一起看著光碟中特別收錄的幕後花絮片段,思考著現在要求片商修改收錄片段還來不來得及。

「啊啊啊啊──!這樣不是大家都知道我因為和天哥合唱哭了嗎!好羞恥!」全然沒意識到身旁搭擋的想法,七瀨陸只是單純為自己的糗樣被公開而惱羞。

「陸陸你居然在片場哭,羞羞臉。」似是覺得找到了比身為NG王的自己更糗的人,四葉環一臉得意地指責。

「唉呀,不過也是沒辦法的呢,陸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喔,粉絲們一定也能理解的啦。」熟練地勾起安撫的溫柔微笑,逢坂壯五拍拍一旁的七瀨陸,及時阻止了團中兩幼子撲在一起打鬧的過激行為。

「不如說,小陸哭得這麼可憐又惹人憐愛,應該反而會因此增加不少粉絲吧。」不知道為什麼大白天的手上卻拿著一罐啤酒,二階堂大和意有所指地笑得十分曖昧:「嘖嘖,年輕真好啊,真狡猾呢──」

「Oh,no!原來陸竟然是這種狠腳色!之前都小看你了!」六彌凪不嫌事大地幫腔。

「咦……是這樣嗎?難怪、大和桑每次哭戲播出後粉絲就會暴增!」然而只見完全沒理解對方意思的紅髮少年卻像是學到了新知識似地興奮地張大眼睛,用力地點點頭。

「「……」」這種想懺悔也不知該向誰懺悔的心情是什麼呢……

「……不過,這樣沒關係嗎?」難得地,總是開朗樂觀的和泉三月此刻卻皺著眉,好似接收到了親弟弟的思考波長般,將和泉一織正在考慮的事情先說了出來:「畢竟陸哭得這麼激動……他們是雙胞胎的事情會不會被發現啊?」

原本亂成一團的幾個人立刻陷入了沉默。

「……我想應該沒問題的。」最後,仍是先前都沒開口、一直擬著各種決策與預估未來可能出現的變故的和泉一織打破了沉默:「畢竟我們是知道事實的人……但在一般粉絲眼中,這看起來就只是單純地兩個團體的主唱感情好而已吧,被發現的風險還是很低的……我們若刻意去掩蓋什麼,反而看起來不自然。」

「啊……說得也是呢!」聽完聰明的弟弟這麼一分析,和泉三月才大大的吐了口氣,換上了放鬆且開朗的笑容。

而彷彿受到和泉三月的心情牽引,在場的所有人也隨之從沉默而僵持的氣氛解放,很快地又恢復成了原先那持續了幾小時的鬧哄哄氛圍。

 

只不過,儘管和泉一織的預想大致上沒錯,但他卻難得地漏掉了一個部分。

「咦!陸和一織的非官方粉絲頁的粉絲數最近一下子增加了好多?」儘管非官方粉絲頁通常是由某些狂熱老粉經營的,並不是出自小鳥遊事務所的手筆,但在掌握偶像們的人氣與粉絲反響方面仍有相當的參考價值,因此大神萬理與小鳥遊紡仍會不定時地前去查看。

「欸?真的嗎?不過最近他們兩個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工作啊?」被大神萬理的驚呼聲引來,小鳥遊紡湊近了螢幕,看著那的確在短時間之中增長了許多的粉絲數,一臉不解。

雖然粉絲增加了是好事,但可以的話想找出原因啊……可以作為今後的參考……

「嘛,也不用太糾結啦,有時候這種事情跟人無關,只是時機正好……這種事也常發生喔。」察覺了年輕女同事的思緒,大神萬理以過來人的口吻安慰著,露出了藏著無奈的溫柔微笑。

「說得也是呢……」

不過,還是去問一下一織先生吧,就算他也不知道原因,也能夠利用這種時機的吧。

作為經紀人越來越幹練、但仍相當信任某高中生在製作人方面的才能,小鳥遊紡以理所當然的態度暗自計畫著,沒能察覺仍在宿舍裡的和泉一織正同時毫無來由地打了個噴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