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和泉一織生理性轉part2

 

 

IDOLiSH7的和泉一織」因病緊急暫停活動一個月的消息,果然在粉絲間引起了軒然大波。不過由於事務所提供的理由很充分且正當,因此粉絲們除了驚疑與惋惜的情緒之外,並沒有更多類似不滿與抱怨的負面抨擊,反倒是一面倒地關心著他們偶像的身體狀況。安慰鼓勵與請和泉一織好好休養保重身體的留言在各大平台上刷得到處都是,看得儘管是身不由己、但也並非真的生病的當事人都有點不好意思。

而除了粉絲的反應之外,和泉一織同時擔心的還有其他人因他的停工而受到的影響,尤其是對於他們的主唱七瀨陸。

由於事務所的方針與粉絲反響的緣故,雖然和泉一織與七瀨陸並沒有同MEZZO"那般組成雙人團體,但兩人彷彿已成為不言而喻的搭檔,其實有蠻多通告是指定他們兩人做的。而如今和泉一織暫停了活動,也就代表那些通告大多數都必須由七瀨陸一個人來完成,令和泉一織不禁開始擔心對方是否應付得來、是否帶給他太多負擔、甚至於會不會對那人身患的疾病帶來影響。

因此,儘管她向來不是會觀看夥伴們上直播節目的人,仍是在憶起今天七瀨陸的行程上有個直播節目的通告後,不由自主地打開了電視。

這場節目原本的規劃是邀請新生代的偶像與演藝界的前輩進行交流,並在談話間分享演藝界的小秘密給觀眾,而他們出場的這集,受邀的前輩則是他們彼此都很熟悉的Re:vale。因此和泉一織本來認為這是件非常容易的工作,畢竟那兩位前輩儘管私底下總是令人有些困擾,在觀眾面前時可是非常專業的,就算後輩們──和泉一織當然不是指他自己──有失言的危機,他們也能巧妙地即時將話題拉回,相較於與其他人合作的節目可說是相當令人安心。

──如果沒有發生這場意外導致和泉一織必須缺席的話。

就算不明白其中原因,旁人都能看出在來賓席上的七瀨陸那顯而易見的失落與頹喪。儘管隔著電視螢幕,他整個人所散發出的宛如被拋棄小動物般的落寞氛圍,仍是透過攝影機傳遞了出來。

「陸今天明顯沒什麼精神呢,怎麼了呢?」對於這如此明顯的模樣,Re:vale的兩人當然不可能沒發現,因此在某個話題提前結束的空檔,千好心地開口關心。

且也同時是提醒著七瀨陸該在節目上振作起來。

「啊……沒什麼啦!真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也不知道是否有感受到前輩的暗示,七瀨陸一驚,試著轉換心情。

「哎呀呀,陸你就別逞強啦,這個想什麼都寫在臉上的習慣讓你注定只能當個老實人了啦。讓我猜猜……你是在擔心一織對吧!」不同於千的安慰與暗示,百則是俏皮地對後輩眨了下眼睛,熟練地將話題轉向無傷大雅又足夠活絡氣氛的部分。

「咦!百前輩你怎麼知道!」而七瀨陸當然是單純率直地上鉤了。

「……真是的!陸你也太可愛了吧!」看著完全沒意識到已被耍、還朝自己露出佩服表情的天真後輩,百忍不住一把抱住對方。

「咦?」儘管由於姿勢關係,攝影機只能拍到七瀨陸的半張臉,但依然看得出其毫無心機地滿頭問號的表情。

和泉一織都可以想像得出來電視機前的粉絲們看著這幕,因為各種複雜的情緒瞬間倒抽一口氣的樣子了。

不過當然只是想像,她自己並沒有那麼做,她又不是粉絲。

而一旁的千此時倒是不嫌事大地嚷嚷起來:「……太不公平了!只有陸得到了百的抱抱!」

「唉呀孩子的爸別在孩子的面前爭這個嘛,多不好意思啊。」百臉不紅氣不喘地回嘴:「況且我平時抱千的次數還少嗎?連這次都要計較。」

「可是我看了就也想要嘛。百要負責。」

「唉呀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種事──才怪!不就是個擁抱而已嘛,為什麼要用這麼曖昧的說法!」

而在Re:vale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荒誕相聲中,話題卻沒有走偏,反而是不知不覺地回到了接下來節目方準備好的主題上。

……這兩位果然非常厲害呢,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螢幕裡的前輩與被其包圍的雙胞胎弟弟,九条天感嘆地想。

「欸?天你在看直播嗎,真稀奇。」路過的八乙女樂好奇地瞄了眼螢幕,看清楚是誰的直播節目後忍不住發出感嘆:「沒想到你還會特地看弟弟的直播啊,兄弟感情真好呢。」

「……才沒有,樂你好吵。」

「你這傢伙──!」

然而此時九条天已經再度將視線放回電視螢幕上,一點也沒有要回應八乙女樂的意思,只是看著節目上的弟弟自言自語:「和泉一織那小子……居然讓陸這麼擔心……IDOLiSH7那些人不是說了要好好照顧陸嗎,怎麼反而是讓陸操心呢……那孩子自己的事情都擔心不完了還好意思在意別人,要是又發作──」似乎此時他滿腦子都被某個思緒佔滿而沒心思想別的,剛才對八乙女樂的回嘴純粹只是反射動作而已。

「……天,你啊,如果這麼擔心,就打電話給你弟啊,你們有交換聯絡方式吧。」八乙女樂很快便看不下去,皺著眉直接提出建議。

「……真羨慕樂你總是能把事情想得這麼簡單呢。」

「你什麼意思──!」

「唉呀好了啦、好了啦,你們兩個。」眼看這次衝突真要一觸即發,十龍之介連忙介入緩頰:「不如……我們去探病吧?我也有點在意一織的狀況呢,居然暫停了一個月的活動,是不是病得很重啊。」

被十龍之介這麼一說,八乙女樂也在意了起來,點點頭:「也是呢,否則以和泉弟弟的個性來看應該不會輕易停工的,一起去看看吧。」

「才不要,和泉一織生病關我什麼事,你們要去就自己去吧。」然而九条天卻是一點都不領情。

「天!」

「別這麼說嘛,天,好歹人家也是你弟弟的夥伴啊。」在八乙女樂又想發火前搶先開口,十龍之介無奈地苦笑:「況且你不在意他的病有沒有傳染給陸的可能性嗎?」

「……」

這段沉默基本上就是九条天的同意了。

 

 

當宿舍的門鈴響起時,和泉一織很自然地以為是因為她無法出門而訂購的外賣送到了。

因此當她打開門卻看見了非常熟悉的三人時,完全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那瞬間腦中只剩一片空白、僵硬地石化在原地。

「……」

不過TRIGGER的三人的驚嚇程度儘管與她差多了,一看到打開門迎接他們的竟是位黑髮少女時,也是訝異地瞪大雙眼。

「咦……女孩子?在IDOLiSH7的宿舍裡……不是紡?」八乙女樂反射性地便將疑惑脫口而出。

「……啊,該不會是來照顧一織的吧?他的女朋友?」想到了比較合理的可能性,十龍之介也不對女孩異常的沉默起疑心,自顧自地又端詳了下對方的臉,繼續發問:「嗯……不過仔細一看你長得跟和泉兄弟蠻像的呢,還是親戚?」

「……」於是和泉一織心一橫,決定順水推舟:「是的……我是他們的表妹──」

「……和泉一織?」然而頂著女孩子外貌的某現役偶像即興想出的假身份還沒說完,卻被一旁一直盯著她而沒開口的九条天突然正中紅心的點名給打斷了。

和泉一織不知道在內心自我催眠地講了幾次「要冷靜要冷靜也不一定是被看出來了要冷靜」才能強做鎮定地裝傻。

「欸?」

但九条天顯然沒這麼好呼嚨,反而因為她的反應露出了更加確信的神情:「你是和泉一織吧。」

「啊?天你沒睡醒嗎?還是對弟弟的擔心讓你看到了幻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八乙女樂的雙眸瞪得比剛看到眼前這位黑髮少女時更大了,滿臉寫著「我們的主唱發神經了該帶去看醫生嗎」。

「我才想問你們的眼睛和耳朵長在哪,難道是裝飾用的嗎?連這麼明顯的語氣和反應都看不出來。還是說是智商的差距?」

「你這傢伙──!說話一定要這麼難聽嗎!」

「因為是事實啊,你們都不覺得奇怪這個孩子怎麼是用男人的語氣說話嗎?」九条天說著朝表面鎮定卻異常沉默的長髮女孩一指。

「咦?這麼說來……」

「也是有說話比較強勢的女孩子吧,天你會不會太失禮了!」八乙女樂顯然還是不相信。

「當然不只是那樣,這個孩子對突發狀況的差勁反應也跟和泉一織一模一樣……吶,我都說了這麼多,你怎麼不說話了,『和泉兄弟的表妹』?」

「……因為我再說下去你也不會相信了吧,九条前輩。」費盡力氣才克制住落荒而逃的衝動,和泉一織下意識地自己抓住自己的手指,迎上九条天銳利的視線:「……我可以問你是從哪裡開始察覺的嗎?」

「一開始。」當紅偶像團體TRIGGER的主唱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一般這個年紀的女孩怎麼可能看到TRIGGER出現在眼前卻沒有半點表示。」

「……」

「咦咦咦!所以真的是一織?!」還沒有完全跟上其他人步調的十龍之介大驚:「原來一織是女孩子嗎!」

「……龍你是白痴嗎?」九条天和八乙女樂異口同聲。

「……所以這就是你暫停活動的原因?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變成這個樣子?」其實八乙女樂比較想問的是,連性別改變這麼超現實的事情都能發生的IDOLiSH7這個團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出了一點意外……總之必須要等到下個月才有辦法變回來。」然而和泉一織一點也不想解釋前因後果,非常簡短地帶過了。

「你們這個團體到底是怎麼回事……陸該不會也有變成女孩子的可能性吧。」皺著眉頭的九条天顯然只在乎一件事。

「……我們會誓死不讓這種事發生的,主唱本來就體弱多病了,再因為其他原因暫停活動我們會很困擾。」那種可能性和泉一織連想都不敢想。

「記得你說過的話,和泉一織。」某哥哥似乎滿意了。

「那麼你們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嗎?如果有的話就請進、沒有的話就請回吧,你們的社長不是不喜歡你們和我們太過親近嗎?」不太想以這個模樣一直待在門口,有點焦躁的和泉一織稍嫌尖銳地問道。

「沒什麼,我們只是來探病──」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回──」

「雖然不是生病真是太好了,不過你一個女孩子待在宿舍沒有問題嗎?要不要讓我們陪你到其他團員回來?」不知是否終於追上其他人說話內容的十龍之介一開口便是打斷另兩位夥伴的婉拒,對黑髮少女展露的笑容裡帶著真誠的關心與擔憂:「啊,還有探病的伴手禮還沒給你呢,我拿進去囉,打擾了。」

「咦?謝謝,不過不用麻煩了,我很好。」對於十龍之介善意的提議毫無心理準備,和泉一織吃了一驚,不過很快便恢復鎮定,婉拒:「只是外表變成這樣而已,我還是本來的和泉一織,不需要太顧慮我。伴手禮我就收下了,但真的不需要──」

「就算人還是那個和泉一織,但你現在是女孩子啊,前輩還是會擔心的。」TRIGGER的性感擔當露出爽朗的笑容打斷少女的拒絕,以極其自然的動作拍拍對方的頭:「你就當作是我的多管閒事也可以,只是總覺得不放心啊。」

「但是──」

八乙女樂看著被摸頭便焦急地紅了臉的黑髮少女,似是理解了隊友的想法地嘆口氣。

「嘛,也行,反正我們今天沒工作了,待一下也沒什麼。況且我也同意龍說的,看著真讓人不放心。」

「欸?」被人這麼評論的和泉一織已經有點生氣,但再怎麼說對方也是前輩,她也不好直接發怒,只能張著嘴看著對方一個個地走進他們的宿舍。

「你們啊……」其實比八乙女樂還早明白十龍之介的思路,九条天一臉無奈:「真是些愛多管閒事的男人。」

「你要自己先回去也可以喔。」八乙女樂挑眉看向了自家彆扭的主唱。

「開車來的是龍,我是要怎麼自己回去。」九条天白了自家的隊長一眼。

「不是還有計程車嗎?」

「……你們都留在這兒了,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也沒有意義啊。」這句說得很小聲,不過還是足夠在場的人聽見。

「……」和泉一織已經放棄阻止了,況且他們人都走進來了。

 

 

「……一織!我回來了!你今天還好嗎──咦!天哥?」

一整天都擔心著變成女孩子的搭檔第一天獨自看家有沒有問題,七瀨陸結束直播後便歸心似箭地回到他們的宿舍,然而當他焦急地打開宿舍大門時,看見的卻是他毫無心理準備的畫面。

只見TRIGGER的成員們全在他們的客廳裡看著電視,而他掛心著的搭檔卻不知去向,令七瀨陸差點想跨出門去看門牌檢查自己是否開錯門。

「啊,陸,歡迎回來。」顯然沒有預期到先回來的會是自己的雙胞胎弟弟,九条天的目光瞬間一亮,然而很快地便被冷靜掩蓋了下來,儘管說出口的話語其實讓他有點激動。

「天哥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一織呢?」只可惜被眼前狀況搞得有點混亂的七瀨陸只能在意眼前的問題,沒有餘裕意識到他與哥哥方才的對話有多麼令人感慨。

「陸歡迎回來呀,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們來探病的喔。」十龍之介笑著回答。

「咦?」

「因為聽說和泉弟弟生病了,我們就想來探望一下。」八乙女樂進一步解釋,隨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露出更大的笑容:「……沒想到一來就看見和泉弟弟的女朋友啊,那小子真是豔福不淺吶。」

「咦!女朋友?一織有女朋友?!」

「喂,樂!」

「對啊,是個黑髮美少女呢,雖然看起來就跟和泉弟弟一樣冷冰冰的……該說是真像他會挑選的對象嗎?」

「咦!」

「啊,該不會他還沒告訴你們吧,我是不是不小心說了不該說的──」

「……可以請你別再捉弄我們的主唱了嗎,八乙女前輩。」

聽見自家主唱回來的聲音,和泉一織聞聲從自己的房間裡走出來時撞見的便是八乙女樂故意胡說八道戲弄七瀨陸的畫面,立刻以不怎麼客氣的語氣打斷,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氣對方隨便捉弄她的搭擋、還是在氣他們的主唱這毫無防備的天真。

「一織!原來你在房間──啊!」一看見一整天不見的搭檔便反射性激動地出聲呼喚,七瀨陸喊完才反應過來好像有哪裡不對,慌慌張張地伸手掩住嘴。

而對於某人這番欲蓋彌彰的行為,和泉一織如今已經想氣也氣不起來了。

「沒關係的七瀨桑,已經無所謂了,八乙女前輩他們都已經知道了。」

「……咦?」七瀨陸瞪大雙眼,不過摀著嘴的手還是沒放下。

「對呀,我們都已經知道這孩子是一織了。」十龍之介笑瞇瞇地又伸手來拍拍黑髮少女的頭,拍得和泉一織忍不住脹紅了臉躲開。

「抱歉呀,七瀨,我剛剛逗你玩的,畢竟看見和泉弟弟竟然變成了美少女就忍不住想開個玩笑嘛。」八乙女樂老實地道歉,但嘴角的笑意仍是壓不下來:「而且你的反應真有趣啊。」

「欸……」

「樂,不准把陸當玩具。」

「請不要把別人的不幸當成玩笑,這種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就是說嘛!八乙女前輩嚇死我了!一織被變成女孩子已經很煩惱了──」

「陸──?你外套放在我車上忘了拿喔,話說你們在說什麼變成女孩子?」

不屬於在場五人的聲音突然自門口傳來,令屋內的幾個人瞬間沉默。唯二的宿舍主人更是只能僵硬地將頭轉向大門口,以掩飾不住的驚慌表情看著打開沒鎖的門、踏進宿舍內的Re:vale兩人。

「……啊,我們是不是不小心聽見不該聽的?」手上還拿著後輩外套的百有些尷尬地笑,站在門口搔搔頭。

「哇,發現美少女!IDOLiSH7竟然帶了不是經紀人的女孩子進宿舍,沒想到你們這些孩子這麼會玩啊。嘖嘖,陸,我真是看錯你了。」相較之下,顯然字典裡沒有「客氣」兩個字的千則是大剌剌地直接走進後輩的宿舍,看見黑髮少女後便雙眸一亮,迎上了上去:「初次見面,我是Re:vale的千,這位美女叫什麼名字啊?」

「咦,千前輩,這是──」眼前狀況顯然超過他的大腦所能處理的程度,七瀨陸整個人都混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又該從何解釋起才好,只是急得雙手亂揮。

而突然被熟悉的前輩搭訕的和泉一織則是已經自顧不暇,一點也沒有多餘的心力管他們的主唱要多混亂:「那個……千前輩──」

「唉呀呀,我們認識嗎?難道說你是哪間事務所的新人?但這麼漂亮的小姐我如果見過不該會忘記的呀……不如我們今晚一起吃飯聊聊吧,你喜歡吃什麼?」長髮的美男子露出親切的笑容再度拉近了與少女間的距離。

和泉一織只能瞠大雙眸看著自己的手被千握住,明明看起來並沒有抓得很緊,卻抽也抽不出來。

「千前輩,你誤會了,我其實──」

「咦?因為我是演藝圈前輩所以有所顧忌嗎?別擔心,我沒有要聊工作上的事情,我也看得出你這樣單純的孩子對那種勾心鬥角的事情沒興趣,就只是很普通地聊聊天增進感情嘛,沒什麼好怕的唷。」

「我說,那個啊,千前輩。」眼看千搭訕得越來越起勁,在場的幾個人的臉色也越來越不對勁,八乙女樂只能轉換角色變成仲裁者,咳了幾聲拍拍千的肩膀吸引他的注意力:「開玩笑也要適可而止一點喔,百前輩快哭了。」說著指了指還在站門口、一臉泫然欲泣的百。

「原來……千喜歡那種的嗎……那小百我是不是也該變成女孩子比較好呢……」

千立刻放開黑髮少女的手奔回門口。

「不,百,我們不是說好只是鬧著玩的嗎,你應該知道在我心中沒人比得上百的呀。」

「……真的嗎?」百邊說還邊真的掉了兩滴淚下來,但在場大概只有七瀨陸沒發現對方是假哭。

「當然是真的,百不管是什麼樣子我都最喜歡囉。」

「千──!」

一點也沒興趣看某雙人團體在後輩們面前演起夫妻言歸於好的感人大戲,九条天只冷冷地轉頭看向自家的隊長:「你也好意思說別人開玩笑要適可而止?」

「……我剛剛好歹也算是在幫你弟弟解危欸!你這個弟控也太誇張了吧──好痛!」

「我才不是弟控。」九条天以齒縫吐出幾乎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

幸虧此時的七瀨陸也沒有心思注意一旁的TRIGGER團員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只顧著在千從他的搭檔身邊離開後急急忙忙地湊上前去關心:「一織、一織,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那戒慎恐懼的模樣彷彿現在的和泉一織被千摸幾把就會少了幾個零件一樣。

「……我很好,你不要湊過來!我才不會因為那樣就受傷!」

「真的嗎?可是一織剛剛看起來很害怕──」

「誰害怕了!」

「可是──」

「陸,你那個反應讓前輩好傷心啊,難道我是什麼吃人的猛獸嗎?」眼看自己和搭檔的即興演出沒人看,當機立斷地放棄演戲的千轉而介入似乎又要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吵起來的後輩們,無奈地苦笑。

「誰叫千做得太過火了嘛。明明說好只是鬧著可愛的後輩玩,卻玩得連小百我都差點要信以為真了啊。」老早就抹掉假哭的眼淚,終於走進客廳的百笑嘻嘻地接話,順便朝聽了這番話後一臉呆愣的兩個小後輩眨眨眼。

「咦?所以剛剛是開玩笑的?」七瀨陸瞪大雙眼。

「難道……你們兩位早就知道了嗎!」皺著眉的和泉一織無意識地脹紅了臉,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生氣、或者是其他更微妙的情緒。

「是啊,因為陸今天一直很沒精神,我就打給經紀人小姐提議讓我們送陸回來、順便幫他打起精神,結果經紀人小姐就把一織變成女孩子的事情告訴我們了。」把外套塞進七瀨陸手中,百笑著聳聳肩:「經紀人小姐很擔心你呢,說一織無法一起出席對你的打擊一定最大,所以向我們解釋一切之後拜託我們能幫助你。」

「經紀人……」抿起唇,IDOLiSH7的主唱眼裡似乎有些愧疚、又有點感動、不過更多的還是不好意思。

「原來是經紀人啊……我還以為是七瀨桑又不小心說溜嘴了。」看不出來聽完百的說明後是生氣還是鬆了口氣,和泉一織只是面無表情地補了身邊的搭檔一槍。

「我才不會!我都有好好地跟別人解釋一織是生病!」

「對呀,我們可以做證喔,陸說出那句台詞的時候配上那彷彿被拋棄的小狗表情簡直一點破綻也沒有呢,完全看不出來那是事先套好的藉口。」千立刻似褒亦貶地幫腔。

「就是說啊,如果經紀人沒說的話,小百都要相信一織得了不治之症了呢!」誇張地瞪大雙眼做出驚嚇的表情,百比了一個約莫千都看不懂的手勢。

「你看吧!」

「你是在高興什麼啊……」

而在一旁微笑地看著兩個後輩拌嘴的十龍之介,不知道是看出了什麼似地自顧自點點頭,突然起身拍拍自己的搭檔們,出聲告辭:「那麼,既然陸已經回來了,我們也該回去啦。謝謝你們的招待。」

「啊,說的也是。」八乙女樂點點頭。

「呃,不會,我們也沒有招待什麼……」畢竟嚴格來說是他們擅自闖進來的,和泉一織又覺得以這副模樣在稱不上十分熟悉的人面前待太久很不自在,因此她其實也就只是放任TRIGGER的三人自己在IDOLiSH7的宿舍裡隨便逛,並沒有做任何稱得上是招待的舉動,被人這麼感謝了還是有些心虛。

「咦,天哥你們要走了嗎?」

「嗯,是該回去了。」輕輕地點頭,九条天看到弟弟依依不捨的表情沉默了一下,最後仍然勾起了適當的微笑:「下次節目上見,陸。」

「……嗯!」

「那,我們也告辭了。」其實千只是想看看變成女孩子的和泉一織是什麼模樣才來的,陪百一起替後輩送外套過來甚至只是個藉口,因此在好奇心獲得滿足的現在,他也沒有繼續待在這裡的理由了。

「掰掰啦,陸、一織,下次見!」同樣被滿足了好奇心的百毫不留戀地愉快揮手道別。

「嗯!百前輩、千前輩,再見!」

「對了,一織,如果你有意願的話,剛才的約會邀請也可以不是開玩笑的喔。」彷彿猛地想起了什麼,千在走向大門前突然又回頭向黑髮少女拋了個媚眼。

「完全不需要。」頂著美少女皮的和泉一織非常冷淡地回答。

「唉呀呀,真可惜。」

「小百也想要約會!我們去約會吧,千!」

「當然沒有問題,走吧,百。」

「耶!」

直到最吵鬧的兩位前輩也熱熱鬧鬧地離開後,他們的宿舍才終於恢復了寧靜。

「……」

和泉一織沉默地看向一言不發地轉開視線、突然對著牆壁上某塊磁磚出現濃厚興趣的自家主唱,這才意識到這似乎是自三天前那場意外以來、他們兩人之間的第一次獨處。

「……七瀨桑。」

 

 

「太好了,陸回來之後一織就變得很放鬆,IDOLiSH7的感情果然真的很好啊──真好呢──」

「龍,你的感嘆也太像老人了吧。」聽著自家團員遲了十幾分鐘才想起來要發出的感嘆,坐在副駕駛座的八乙女樂忍不住失笑。

「唉,畢竟一織那副不安又緊繃的樣子讓人看了就擔心嘛。突然變成了女孩子、又自己一個人看家一定很寂寞的吧,雖然我們留下來陪她了,但果然還是比不上自己熟悉的夥伴啊。」回想起兩個小後輩的吵鬧,十龍之介勾起了溫柔的微笑。

「你這傢伙也溫柔過頭了吧。」TRIGGER的隊長無奈搖搖頭,但並沒有否定對方的看法:「不過也是啊,以和泉弟弟現在那副模樣,她的行為怎麼看都實在太沒有戒心了,是個男人看了都會放心不下啊。」

「欸?什麼意思?」

「咦?」

「……樂,你的思想真是齷齪。」坐在後座的九条天十分不齒地鄙視。

「……並沒有!我才不是那個意思!」

「你們在說什麼?所以到底什麼意思啊?天?樂?」

「「龍你什麼都不需要知道。」」八乙女樂與九条天難得很有默契地異口同聲。

 

 

「……七瀨桑。」

「咦!欸?有!」彷彿沒有預期到會被對方呼喚,七瀨陸像是被戳到的蚯蚓一樣彈了起來,接著才戰戰兢兢地將視線轉回自己的搭檔身上。

「……」這異常的反應讓和泉一織挑起了眉,雙臂環在胸前,無奈又不解地嘆了口氣:「你這反應是怎麼回事?我這幾天做了什麼會讓你害怕的事情嗎?還是七瀨桑你做了什麼可能會讓我生氣的事情所以作賊心虛?」

「沒有!不是一織的問題!我也什麼都沒做啦!不是那樣的!呃──」

「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家都在的時候你就很正常、自己去錄影的時候你就一副被拋棄的樣子,現在單獨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卻看起來只想逃走?你到底是想怎樣,真搞不懂你!」

「我才沒有很想逃走!只是、那個……」

七瀨陸那副不知道是找不到說明的詞彙、還是不知道該不該將實話說出口的猶豫模樣讓和泉一織更加煩躁,想也不想地劈頭截斷對方未盡的話語。

「那我換個形容詞好了,『坐立難安』這個詞七瀨桑應該聽得懂吧?你現在就是這個樣子!難道說是我現在變成這個模樣讓你覺得很礙眼嗎?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喔,我現在就離開,您請自便。」覺得自己八成找到了原因,和泉一織怒極反笑,冷哼兩聲之後便轉身想回到房間。

「沒有啦!不,等等嘛!一織!」不過黑髮少女還來不及轉過身,手便被身旁的少年急急忙忙地拉住了。

「……放開我!」

「我才不要放!放開一織又會逃走了!」她的主唱竟說出了和泉一織想也沒想到會聽見的指控。

「我哪有逃走,擅自避開的明明是你!」

「我才不是避開!我就是想跟一織待在一起才會這樣待在一起的啊!但你也要給別人時間習慣吧!搭檔突然變成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就算明知道你還是一織,但腦子也會一時之間轉不過來啊!」似乎是被方才的責備激得氣急敗壞,此刻七瀨陸大有一種通通豁出去的氣勢:「要怪就要怪你變成女孩子也太可愛了!所以我才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嘛!我也很困擾啊!」

和泉一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你這個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幹嘛啦,為什麼說了你又不高興!明明是一織自己要我說的!」

「……誰會知道你是要說這些東西啊!」IDOLiSH7實質上的製作人不用照鏡子也猜得到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了,不過也幸虧她的搭檔目前正在氣頭上,否則大概會被七瀨陸揪著這點調侃吧。

「『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啊!我就是因為一織現在這個樣子太可愛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嘛!但是錄影的時候沒有一織在真的好寂寞,所以我才會立刻趕回來的耶!可是你卻說要離開我……」七瀨陸越說越覺得委屈,眨眨眼竟然有點水花在眼眶打轉。

「……你!你哭什麼啦!我又沒有說要離開你!」

「我才沒有哭!」

「……好好好你沒哭,可以放開我了嗎?」和泉一織翻了個白眼,覺得有點累。

「……你答應不會又逃走我才要放。」某主唱抓著對方的力道似乎反而因為緊張而增加了。

「我不會逃走……話說我本來就沒有逃!」

「那也要答應不能離開我。」七瀨陸很執著於這一點。

於是黑髮少女終於忍不住怒吼:「……你是三歲小孩嗎!」

「啪!」

一聲響亮的物品掉落聲彷彿算好了時機似地響起,突兀地打斷了兩人僵持不下的對話。和泉一織和七瀨陸非常有默契地一起將頭轉向聲音的來向,便看到一個掉落在地板上、目測是來自fonte chocolat的蛋糕紙盒,以及張大著嘴、一臉不敢置信、又驚又怒的和泉三月。

「陸你在對我的妹妹做什麼──!」

「咦!欸!三月不要生氣,我沒有──」

「就算是我們的主唱也不准對我的寶貝妹妹出手!」完全不打算聽七瀨陸的解釋,和泉三月氣勢萬鈞地分開了兩人,將現在已經比自己矮一點的黑髮少女護在身後,一臉警戒地看著他們的主唱。

「三月你誤會了啦──」

「哥哥你是吃錯什麼藥啊!清醒一點!我沒有變成你妹妹!」

被妹妹(?)的怒吼嚇了一跳,和泉三月雙肩一縮,愣愣地轉而看向自己身後的少女:「可是……一織,爸爸媽媽說──」

「爸爸媽媽?哥哥你難道把這件事情告訴爸爸媽媽了嗎?」彷彿今天全世界都已經知道自己變成了女孩子的事情,和泉一織快要瘋了。

「因為爸爸媽媽看到你生病的消息很擔心啊!我怎麼有辦法隨便掰一個病對他們說謊嘛!只好老實說──」

「……」感覺自己已經用光了今天所有的生氣額度、因而異常疲累的黑髮少女沉默了幾秒,連嘆氣也懶得嘆了:「算了,隨便你們吧,反正粉絲不知道就行了……我累了,我要回房間。」

「啊,一織,等等啊,我帶了爸爸做的蛋糕──」和泉三月急忙走回門口捧起掉在地上的蛋糕紙盒,擔心地檢查裡面的蛋糕是否仍然完好。

「我沒有胃口,哥哥你拿給六彌桑和四葉桑他們吃吧。」

「一織,我可以去你房間嗎……?哇啊!三月你嚇我一跳!」

「在一織變回來之前陸你不准進她房間!」和泉三月難得對他們疼愛的主唱露出兇惡的表情。

「咦?!」

放棄繼續反駁自己並不是妹妹這一點,和泉一織在關上房門前聽著客廳裡兩人吵吵鬧鬧的聲音,突然有點慶幸自家的哥哥回來的時機抓得正是時候。

否則她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面對率直地說出那些話的七瀨陸。

這幾天她的確因為不習慣的外貌與身體而感到煩躁,同時也非常不安,儘管身邊的人都體貼地盡可能像平常一樣對待她,但和泉一織還是能感受到其他人在看著自己時眼神中的不自在,因而令她對於自己現在的外貌更加排斥。

而表現得特別不自然的七瀨陸便因此變成了她的爆發口。

只不過,沒想到對方卻說出的卻是完全出乎她意料、甚至完全相反的評語,令和泉一織整個措手不及。她非常明白他們的主唱是不會說謊的,一旦說出口了就是真的那麼認為,也就是說,那個人真的覺得──

「……反正我再過幾個星期就會變回來了,到時候這些困擾就都解決了,何必這麼在乎他怎麼想。」

自言自語地說著,和泉一織翻開自己進了這個團體後才開始擁有的筆記本,修改掉因自己的暫停活動而有與計畫有所出入的部分、並縝密規劃著接下來的彌補措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