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我說、如果當初我沒有認出你是個嚮導的話,你還會選我當你的哨兵嗎?」

「嗯?」年輕的嚮導愣愣地將視線從公文中抬起,眨幾下眼才反應過來自己被對方問了什麼問題,於是以見鬼的表情看著無緣無故跑來自己辦公室串門子的哨兵:「誰知道啊,那種事情又沒發生。」這什麼鬼問題。

年輕的嚮導沒想到自己選了個英勇而嘴賤的男哨兵當伴侶、竟然還會被問到「你愛不愛我」這類女朋友才會問的陷阱題。

「想像一下嘛──」更見鬼的是那個向來只會和自己互懟的混帳居然開始撒嬌了。

「……」年輕的嚮導一語不發地把感知探向自己的哨兵。嗯,精神狀況很穩定、身體狀況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居然不是發瘋或是生病……咦?

「……你這傢伙,沒事對我設精神障壁做什麼。」

就算不用哨兵的敏銳耳力,都能聽出嚮導的語氣裡有明顯的不爽。

「哼哼,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再告訴你。」年輕哨兵突然從撒潑變成一臉跩樣。

嗯,果然是沒生病也沒瘋。

年輕的嚮導一語不發地拿起了辦公用話機。

「喂,部長?抱歉打擾了,你們有個哨兵在工作時間擅闖嚮導辦公室──」

「哇啊啊啊你這傢伙!你男人特地溜來找你調情你竟然打小報告!有沒有情調啊你!混帳大木頭!守鰥活該!」他的哨兵驚恐之餘不忘罵街。

這些話罵得演了幾句好戲的嚮導忍不住爆笑:「你罵我就算了,咒你自己死幹嘛。」他邊說邊得意地甩著手上的話筒,撤去暗示讓哨兵聽見尚未接通的線路那端的嘟嘟聲。

「再不回去工作我可要真打了啊。」

「……算你狠!」哨兵用兩手比了中指。

而嚮導回應他的是笑吟吟的揮手。

 

誰會回答那種蠢問題。

畢竟如果少了那次相遇的話,我們也就不會是現在的我們了,追究那種事情有意思嗎?

有必要嗎?

「……幼稚。」

他吐出了一口菸,噴向了空氣。

──那個如今已經沒人會回他話的位置。

 

 

聯盟正式向帝國宣戰,這件事對於帝國而言並不算是意外。畢竟雙方自決裂以來一直都是處於對峙狀態,誰也不讓誰,更談不上什麼和平,這個宣戰只不過是來得早跟晚、由誰來喊的差別罷了。

這場仗他們彼此本來就都想打,也一直都積極地在籌備武力與互相打探對方的實力,戰爭的準備早就做了個十足十,這時候打起來誰也不會比較吃虧,誰怕誰。

帝國軍本來都是那麼想的。

但隨著戰事開打一天、兩天、三天……兩三個星期過去後,帝國的人們開始由原先的志氣高昂變為驚疑不定、隨後又變為驚惶不安。

他們只看見聯盟的侵略不斷在前進、前進,可能中途被阻攔個一段時間、或許曾經被迫放慢了速度、也有逼不得已而繞道的時候。但自整場戰事開打至今,聯盟軍卻是一直都保持著前進的步伐、未曾因任何原因後撤過一點點。

帝國軍好歹也有逼得聯盟無奈放棄管束、強行從聯盟中脫離的軍事能力,怎麼說也不可能是一顆軟柿子、事到如今還能任由聯盟揉捏搓扁,若是強行硬碰硬,也該會撞得頭破血流才是。然而戰爭至此的聯盟軍,儘管存在必要的消耗,卻不見其中有因勉強而付出的代價,依然有序且從容得很,顯然現在的狀況還在他們的把握之中。

怎麼會?

此刻最想知道這個問題解答的人恐怕就是衝在最前線的帝國軍,尤其是位於東線的帝國軍。

他們不是沒有做好縝密的準備、不是沒有志氣高昂的戰意、不是沒有懷著小心謹慎警戒著對方的陷阱,且他們甚至還擁有著地盤上的優勢。

但他們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從開戰以來從未贏過一次。

對於每場衝突,他們都細心而巧妙地布了局、並步步為營地試著將東線的聯盟軍兜進他們的精打細算裡。然而不知怎麼地,每次不是帝國軍在覺得他們的陷阱大功告成、就要可以收網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網早已被對方捅破,反而是自己深陷敵營的血盆大口中;再不然就是他們準備好的陣勢還沒鋪開,就先被對方的節奏拉得七葷八素,等反應過來時他們自己的人已經被沖散了,再想布陣已經來不及了;而最令人憋曲的一種狀況,就是他們陷阱也設下了、陣勢也張開了,對方卻左瞧右看了一下,偏偏就是不理你要圈套呢還是誘餌呢還是心理戰呢,直接無視所有布局用暴力衝開了突破口,蠻橫得令人一點脾氣也沒有。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可以給帝國軍解答的,恐怕只有聯盟軍了。

「……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想和這傢伙成為敵人。」張佳樂拿著上次東線戰事的紀錄,以一臉吃到髒東西的表情突然有感而發。

「……每次打起仗來的時候就會慶幸他是我們這邊的。」坐在一旁的李軒點頭如搗蒜。

C區四支聯軍的統帥,在聯盟正式宣戰的同時、經過各塔開會協商後,以大多數人的意見一致的情形下,由葉修上位的決定一下子便訂下來了。

這個結果可以說是相當順理成章。畢竟葉修那聯盟第一嚮導的名聲可是跨越了C區、響遍整個聯盟的,要想選誰當C區聯軍代表恐怕也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了。儘管一般而言統領的位置都是哨兵來擔任,但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硬性的規定,況且葉修他那哨嚮雙修、一人能頂兩種位置的能力也和聯盟第一嚮導的名聲一樣響亮,再加上那幾乎無人能敵的戰術意識,統帥這個位子自是坐得更穩當了。

但當事人顯然不這麼認為。

「喂喂喂!你們這幾個傢伙想偷懶就推哥上去頂屎缺啊!不是還有韓文清跟周澤楷嗎!要戰術大師還有張新杰和喻文州啊,或者肖時欽或王杰希也行啊、他們還是哨兵呢!」被幾十票比一的票數擊敗的葉修覺得聯盟軍的同袍愛消失得比他的二手菸還快。

「誰比得過你啊!」

「就是就是!」

「嗯!」

「聯盟第一嚮導加油哇!」

葉修就算不看說話的人的表情也能知道,這些根本不是稱讚或安慰,全是幸災樂禍。

「聯盟第一嚮導加油哇!」就坐在葉修旁邊的蘇沐橙,在嚮導轉頭過來求救時只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容加複製貼上的鼓勵──她也是那幾十票的其中一票。

「……」

連親妹都這樣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