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世實驗塔的研究成果,帶給哨兵嚮導群體的震撼並不亞於普通民眾。只不過他們稍微有利的一點是,他們離事實較接近,想知道什麼細節,不用猜,直接去打聽就是了。雖然還是會有無功而返的時候,但總比塔外民眾那番瞎子摸象要強多了。

──人為覺醒與轉化果然不是沒有風險的。

覺醒失敗的哨兵,好一點的可能只是變回普通哨兵,重則可能喪失一種或多種感官、體能衰弱、精神力受損或者萎縮、終身殘疾、甚至死亡。

而人為轉化若失敗的話,則只有三個結果──陷入游離、引發狂化、立即死亡。

就算不是哨兵嚮導都知道,其實前兩個也已經跟最後一個差不了多少。

且覺醒與轉化成功的機率並不高,就算嘉世塔已經掌握了部分覺醒與轉化條件、提供了篩檢機制,符合條件後覺醒或轉化成功的比率仍只有三成。

這樣的高風險令聯盟深感為難。儘管孫翔這黑暗哨兵的戰力提高是有目共睹,但哨兵這樣特殊能力的人才還是很寶貴的,並不是充裕到能夠拿來投資的資本。至於普通人雖然多,但人命關天,總也不可能一股腦兒丟下去看看還剩下誰出來吧,又不是養蠱。

因此聯盟大會在經過討論後,暫緩了嘉世實驗塔進行最終階段實驗與實際應用在臨床的申請,並要求嘉世實驗塔在現階段實驗中專注在提高覺醒與轉化成功率,聯盟才會考慮協助實現臨床應用。

這樣的結果儘管看似可惜,但其實並不在陶軒的意料之外。

不過他不在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人能忽視嘉世實驗塔能夠製造黑暗哨兵與哨兵這項事實,這會成為一根刺,讓嘉世的存在在其他塔高層的心中大大提高。

嘉世塔的人事變動不大,但戰力估計可就誰也抓不準了,畢竟其他塔可沒有這麼大的本事隨時掌握他們是不是又多了幾個哨兵或黑暗哨兵。

陶軒其實一點也不在乎實驗的成果是否能推廣出去、是否能讓人類社會再往前一步。

他只是想讓嘉世強大、讓嘉世所向披靡、讓誰也忘不了嘉世的名號。

之所以改制為實驗塔、之所以隱忍三年、之所以放棄了他曾經親如兄弟的優秀嚮導,都是為了這個目的。

因此接下來,就是看孫翔的了。

 

 

「聯軍?」

翻看著蘇沐橙交給自己的公文,陳果一臉掩飾不住的吃驚:「就算因為嘉世塔的回歸使戰力增幅而打算進攻帝國,但聯盟組織聯軍為什麼會選擇興欣?」

「老闆娘,你怎麼老是忘記你的塔裡有聯盟第一嚮導坐鎮呢。」葉修無奈地提醒。

陳果恍然大悟。

自從七年前R區違反協定、正式與聯盟決裂自成帝國後,這幾年兩者之間儘管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衝突、彼此也明白他們互相都對對方虎視眈眈,但卻一直都沒有正式的宣戰與侵略,雙方都只隱忍似地按兵不動。而這表面上的平衡,顯然在聯盟得知了嘉世的研究進展、見識了黑暗哨兵的實力後開始鬆動。

自新年大會後,孫翔的個人功績排名便一直留在今年的榜首,且遙遙領先其後的韓文清與周澤楷等人。更可怕的是,聽說他這樣的成績幾乎全是在單人任務中打出來的,只有偶爾幾件是與邱非合作的雙人任務,沒有半件功績有嚮導的參與。

這樣的實力讓聯盟高層喜出望外,他們彷彿看見了讓帝國重新向聯盟低頭的曙光。

於是,聯盟開始組織聯軍。而因為葉修的存在,C區的四支聯軍,其中有一支就找上了興欣。

畢竟興欣塔儘管實力不俗,但人力方面的缺乏基本上不算是秘密,這些年來從聯盟或總部那裡收到的任務也幾乎都是地區性的,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多人手幹大事業。

但如果是與其他塔組成的聯軍的話,就能夠截長補短了。由於嚮導資源較哨兵更為短缺,許多塔都是塞滿了一群好戰躁動的哨兵、卻缺乏能好好輔助他們的嚮導,相較之下,能夠一對百的葉修簡直是寶到不行,無論放哪都能提升整個聯軍的實力。

「──但也不能因此就亂塞吧?為什麼偏偏把我們和嘉世組一塊……」陳果再度糾結。

興欣擁有的是能夠微操百名以上哨兵感官與精神狀態的聯盟第一嚮導、嘉世的主幹則是不需要嚮導的強大黑暗哨兵,也不知道是什麼思路才把兩者湊在一起的。

「地緣關係吧。」葉修隨口說。

但感覺還真的蠻有那麼一回事的。

因為陳果看見了另外兩個和他們在同一線聯軍的塔。

微草和義斬。這兩個雖然離興欣遠了點,但也算是鄰居。更重要的是,他們彼此是幾乎可以手牽手的鄰居。

「地緣關係吧。」站在陳果身旁的蘇沐橙看了眼,笑著說。

還真的是亂塞啊……

興欣塔塔長不說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