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並不是個嚮導,王杰希那對大小眼的觀察力也是出了名的敏銳。縱使葉修其實已經將表情變化藏得很好了,微草的首席哨兵仍是察覺到對方在面對那個名為邱非的小哨兵時似乎變得相當激動、幾近憤怒,再結合他們之間那段不明所以的對話下去推測,王杰希的心頓時便涼了半截。

將一個普通人變成哨兵……先不論這可不可行、這麼做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單是考慮實驗過程中實驗對象可能受到的對待,微草的高階哨兵都有些不忍。

此時又見葉修神色不佳地走向了陶軒,大有興師問罪的架勢,更讓王杰希有點擔心對方會難得失控而莽撞,下意識就想跟在後頭。然而轉念一想,如果自己也跟著加入對話的話,不就正好成了陶軒假裝客套、迴避掉事實的最佳理由嗎?

於是微草的哨兵快速改變策略,立刻提升了自己的聽覺,並將注意力全都放到前嘉世塔嚮導管理部部長與現嘉世實驗塔塔長所在的那塊區域中。

最終,卻只聽見了葉修的無功而返。

「嘖,這個老狐狸閉關了這麼多年,功力居然還是沒退步啊。半點東西都套不出來。」不甘心地咂舌,但葉修走回來時臉上的表情卻已經平靜下來了,好像與陶軒那番徒勞無功的對話反而讓他找回了冷靜,恢復為平時那般不疾不徐的從容。

「……你覺得,這種事情、可能嗎?」看了看以拘謹且有禮的態度與喬一帆等人對話的邱非,王杰希忍不住問道。

似乎沒料到王杰希竟還注意著這邊、且聽出了自己與小哨兵對話中的深意,葉修訝異地看了對方一眼,隨後才聳聳肩,勾起心情複雜的微笑:「對我來說可不是可不可能的問題啊,是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眼前了。」

興欣的嚮導邊說、邊望向與自己同樣來自嘉世的女哨兵,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方所受到的衝擊顯然比自己更大,精神狀況不太安定,連忙亡羊補牢地給了她一個安撫。

平時葉修是不會犯這種錯的,可見他所受到的震撼有多強。

「無論如何,詳細狀況我們只能等明天陶軒的公開發表了。」抿起唇,某聯盟第一嚮導的目光變得深沉:「這樣的成果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的,大家又要開始忙碌起來了,做好心理準備吧。」

 

 

葉修在這類事情的敏銳度向來準確到令人想逃避現實。

隔天,嘉世實驗塔塔長陶軒即在廣場閱兵表演後公開了嘉世實驗塔最新的驚人研究成果。

「人造黑暗哨兵」與「人造哨兵」。

黑暗哨兵,據文獻記載是為五感特別突出、身體能力特別優秀、且擁有異於一般哨兵的強大精神力的特殊哨兵,約數百年才會出現一例。這類哨兵除了戰鬥力明顯高於其他哨兵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他們由於精神力強大且穩定,因此不需要嚮導的安撫,更不需要配對即可擁有超越已結合哨兵的戰力。

而這在歷史上總是只能等待奇跡出現的傳說中哨兵,嘉世實驗塔卻宣稱他們已經成功人為將其製造出來。

──他們將這個製造的過程稱為「覺醒」。

「儘管目前我們只能將特定條件的哨兵覺醒成黑暗哨兵,但我們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一定能進展到能將所有哨兵覺醒成黑暗哨兵、甚至人造哨兵也能覺醒。」陶軒說著,拍了拍邱非的背,才順水推舟地介紹有關人造哨兵的突破。

也難怪嘉世塔代表中沒有嚮導,就是想作為他們對於人造黑暗哨兵穩定度的保證,加強世人對於這人工覺醒出的黑暗哨兵真的不需要嚮導的印象。

至於人工哨兵,簡單解釋就是人為使普通人轉化的哨兵。

經過嘉世實驗塔的努力,就算是精神力解析儀測試出來為普通人的人們,他們依舊能在十八歲前透過特定方法使其人為轉化,成為正常哨兵,與自然轉化的哨兵一點差異也沒有。

「我身旁的小邱已經經歷過哨兵訓練與測試,各項數值均在哨兵的平均值以上,並且已擁有我身旁這位黑暗哨兵未覺醒前的戰鬥力。」陶軒在台上說得眉飛色舞:「雖然目前只進展到能將符合特定條件的普通人轉化,但實驗仍在進行,相信很快就能有新突破,未來所有人類皆能轉化為哨兵的日子指日可待!」

這場發表,不只將全C區、甚至將整個聯盟都掀起了驚濤駭浪。

渴望力量而感到興奮的人們、不相信這個實驗而認為又是聯盟在痴人說夢的人們、反對社會被哨兵嚮導等異能者佔據的人們、純粹害怕變化的人們、擔心人工轉化與覺醒副作用的人們、怨恨自己年齡太大的人們、開始思考嚮導立場的人們、在意實驗體人權的人們,各方態度的群體吵成了一鍋,最終誰也沒得出所有人都最想知道的最佳解答。

如果所有人都能變成哨兵,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模樣?

這樣的實驗,真的是給人類群體製造了最大利益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