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非一輩子都記得那一天。

他生於精神力解析儀已經完全被社會所接納、甚至被人們所依賴的年代,理所當然地甫出生便接受了精神力測試,並得到了與大多數新生兒相同的結果──被預告此生將會作為普通人平凡地度過一生。

畢竟哨兵與嚮導本來就是人類群體中的極少數,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太過令人訝異。邱非的父母們平靜地得知了這個事實後,對於自己迎接了一個新生命的喜悅與興奮一點影響也沒有。

至少,他們的這個孩子很健康,無殘無病還很愛吃,哭起來驚天動地、笑起來天使下凡,此生夫復何求。

再多的,不過只求自己的孩子能夠就這樣無痛無災地度過平穩而幸福的一生,將一個普通人才能成就的平凡幸福發揮到最大值,那就是他們的最大追求了。

但世事偏偏就是這麼不從人願。

邱非的故鄉處在嘉世塔轄區的邊緣地帶,屬於市郊區,是個不至於偏鄉到無人看管、卻也不會重要到令外敵覬覦的平穩小鎮。理論上這裡的和平是從不需要居民們擔心的問題,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卻是在邱非九歲那年發生了。

由於鄰近R區違反聯盟協定而發動侵略,邱非的故鄉因位於塔間交界而防守相對薄弱的緣故,被當成他們入侵的過道,一夜之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而在受到攻擊的當下,嘉世塔只來得及優先阻止R區的攻勢,直到戰況穩定後才騰得出人手救援已被摧殘的區域,因此當葉修與他的部隊趕到邱非的故鄉時,基本上那塊土地上已經什麼都不剩了。所見之處沒有建築、沒有活物,只餘殘骸和一整片焦土。

若不是邱非的父母及時將他塞進了小地窖裡,恐怕他也會加入那些。

當葉修利用感知找到他的時候,年紀還不滿十歲的男孩已經沒力氣哭了,摀著耳閉著眼、在黑暗中將整個人縮到最小,好像這樣就能讓自己從幾小時前的所聽所見所聞脫離出來、遠離那些恐懼。

好像這樣就能把一切當作只是一場夢。

直到嘉世的嚮導打開了地窖的門,外頭的陽光毫不避諱地照在他的眼皮上時,男孩才顛顛巍巍地張開了眼,透過反射性瞇起的眼縫看見了逆光下的人影。

「別怕,我們是來幫你的。」

他聽見那個人這麼說,笑容溫柔得縱使背著光、都能令身後的和煦太陽相形失色。

 

 

「前輩好,好久不見了。」

葉修等人站的位置並沒有離門口太遠,此行最心心念念的目的就是與對方見面的邱非很快便看見了他,在禮貌性地與陶軒打過招呼後便逕自往這個方向走來,以淡然的表情乖巧地打招呼。

但如果葉修有探查邱非的情緒的話,就會發現那表面上的淡定全是少年習慣性的矜持所造成的假象。只是很遺憾地,此刻的興欣資深嚮導實在因眼前的事實受到太大的震撼,沒有餘力與從容感知那些細節。

在他的感知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的確是再普通不過的哨兵,精神領域既不像孫翔一樣有著豐沛到詭異的能量,也不再是普通人那種單調而貧瘠的色調──邱非原本擁有的色調。

但若又是與莫凡一樣的精神力解析誤差,葉修這個等級的軍官絕對不可能沒收到消息,由此思來想後,結論只會有一個。

「……邱非,難道你才是嘉世的研究成果?」他甚至有些激動地伸手按住了小哨兵的肩膀,稍嫌尖銳地問道。

「……準確來說,我和孫翔前輩都是。」因對方的失態愣了愣,邱非在自己所能說的範圍內最大限度地回答了對方的問題:「雖然我不能在塔長發表之前透露內容,但我想就算我不說,前輩一定也已經看出我身上完成的實驗是什麼了吧。」

「……」

「前輩,您看,我現在也是哨兵了、還有一隻精神嚮導。」邱非說著略顯興奮地憑空抓出一隻灰白色的野兔,抬頭望著他最仰慕的軍官:「我也受過哨兵訓練了,現在還能和孫翔前輩打成平手……現在的我,能夠幫得上您的忙了。」

「……」看著這難得如此露骨地表現出情緒的孩子眼裡的期盼,葉修依然沒有回答,只是閉了閉眼,淡淡地問道:「成為哨兵……是你自己的意思嗎?」

沒有預料到對方會這麼問,少年呆了一下,不過依然有問必答:「是。」語氣裡聽不出任何遲疑。

而興欣的招牌嚮導也同時感知到了那和邱非的回應同樣性質的思緒,眼底逐漸布上複雜的情緒,卻仍勾起微笑,帶著點安慰與鼓勵性質地揉了下對方的頭髮。

「那就好。」

語畢,葉修又拍拍小哨兵的肩,將對方交給蘇沐橙、介紹給興欣塔的幾位後,才帶著木然的表情轉身走向嘉世塔塔長陶軒。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立刻搞清楚嘉世實驗塔這三年到底都做了些什麼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