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一定要走嗎?」

「不是我要走,」年輕的嚮導回頭看著被自己當成妹妹一樣關照到現在的哨兵,像是想令對方安心似地勾起微笑,精神力溫柔地伸向對方給了一個安撫:「是嘉世不需要我了。

「『嘉世實驗塔』不需要嚮導。」

 

那個時候,為了顧慮眼前這位哨兵的心情與未來,他其實並沒有對蘇沐橙說出全部的實情。

『嘉世實驗塔』曾是需要他的,只是那種需要,葉修給不起。

 

 

關於孫翔,其實也是個挺有意思的人物。

自從四年前以第一名的身份自越雲塔的準哨兵訓練營畢業,並以雷霆萬鈞之姿在該年為越雲這偏鄉的小據點打下了許多亮眼的戰績、因而在一年內迅速獲得階梯式的升遷後,這名年輕的哨兵立刻被列為是繼微草的王杰希之後不可多得的天才哨兵,甚至以首年戰績來看、更被許多人認為其資質可能比微草的那位頂梁柱更為優秀。

而這樣的一個天降奇才,卻在隔年自願請調至嘉世之後,馬上與嘉世實驗塔一同「隱居」了,再也沒有出現在任何公開場合、甚至是戰場上。

當時,所有人在錯愕之餘,也對這樣的巧合感到惋惜,感嘆著一個原本正打算在強大據點中一展長才的優秀青年就這麼被時運給埋沒了,並很快地將這不再有威脅性的競爭對手拋之腦後。畢竟孫翔儘管優秀、卻也只是個資歷非常淺的年輕哨兵,狀態還不穩定,非常容易因為一點不順遂的際遇就從天堂掉到地獄,實際上還不至於成為需要持續關注的危險隱患。

誰也沒想到這個天才就是在今天堂堂正正地回來了,還是以這種方式回來。

「……嘉世塔的研究成果,到底是什麼?」林敬言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個大家都想知道解答的問題。

「如何強化哨兵的精神領域嗎?但強化哨兵做啥,哨兵又不用精神力戰鬥。」環著手,方銳一臉無法理解。

「……方銳,你也將感知探過去感覺過了吧,難道沒察覺到嘉世塔代表的成員還有一個地方不對勁嗎?」已將感知範圍擴及整個C區總部的葉修,反覆地對嘉世塔代表一行人以精神力做探查後,神情愈發嚴肅。

「等等啊我才剛張開感知,誰像你這麼變態的、感知範圍隨便都能張那麼大──咦?」

「你也發現了對吧。」

王杰希彷彿看見說著話的聯盟第一嚮導雙眸中出現了一閃而逝的悲傷,但等回過神來便只見到裡頭凜然的目光。

「──嘉世塔代表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嚮導。」

「嘉世塔代表沒有嚮導?嘉世改制成為實驗塔之後就沒有嚮導了嗎?」林敬言奇道。

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過去的事情,興欣的資深嚮導不禁有些恍惚,但由於對話還在進行,他很快地便恢復了狀態,搖搖頭:「我能確定在沐橙離開前、嘉世塔還是有嚮導的,而我認為他們現在應該也還有,畢竟陶軒當初打算接下的是哨兵強化相關的研究,不可能沒有嚮導作為安全閥。」

懶得追究某人明明知道嘉世的研究方向卻不說這件事,王杰希沉吟了會兒才說出猜測:「也就是說,可能是他們為了某些目的故意不選擇嚮導作代表?」而那所謂的「目的」,則十有八九和他們的研究成果脫離不了關係。

葉修聳聳肩,不發一語。

而他們這邊的對話,在滿場全都是擁有優秀聽力的哨兵與強大精神力的嚮導的情形下,自然也是被全場與會成員一句不漏地聽了去,還順便轉述給身為普通人的塔長們聽。且不需要頂頭上司命令,哨兵嚮導們便全都自動自發地提升了聽力、張開了感知,想在嘉世代表們踏進會場前先「瞧瞧」對方到底都是些什麼樣的傢伙。

不過他們的這番大費周章其實有些浪費力氣,畢竟答案也沒多久便揭曉了。

「各位,真是好久不見了。」首先踏入晚宴會場的是嘉世塔塔長陶軒。儘管三年沒在C區公共場合露面,他卻仍一點也沒生疏地先做了個禮貌的開場白,態度不卑不亢,完全看不出他此行其實是想在全C區刷存在感的。

跟在陶軒身後的,是嘉世實驗塔的室長,似乎是聯盟在嘉世改為實驗塔時從別區找來領導實驗的,是個有著超高學歷與超高智商的普通人。因為嘉世塔閉關多年加上本身個性的關係,他跟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不認識,所以只是跟在陶軒身邊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似是完全不打算開口。

而在這之後,就是大部分哨兵嚮導們比較熟悉的面孔了。

「好久不見,大家好啊!」揚起了手,在進來前便已經引起會場內軒然大波的年輕哨兵有些沒輕沒重地打著招呼。

孫翔,儘管資歷不深、又已經幾年沒離開嘉世塔,然而好歹也是和會場中的一些人有點交情的,但由於他那古怪的精神能量在幾分鐘前所造成的波瀾,會場內愣是沉默了好幾秒沒有人回應,直到與孫翔同屆的唐昊終於忍不住撲上去將人拉到角落裡嚴刑逼供。

「孫翔──!你這傢伙葫蘆裡賣什麼藥呢老實招來!嘉世的研究成果是什麼,說出來饒你不死!」

「哈哈哈你先打得過我再說吧!」

儘管不認為嘉世真的會將「驚喜」這麼輕易地透露出來,但大部人的心情其實都和唐昊差不多,對於這樣的行為算是樂見其成。因此最後竟沒有一個人出來勸阻這有些脫序的行為,甚至要不是顧慮到這裡還是在總部地盤上,可能有些哨兵就要跟著加入逼供的行列、直接讓打鬧變成大混戰了。

「咦、」

不過相較於眾人皆在意著孫翔身上的變化與其中原因,葉修的注意力卻打從嘉世代表們踏入會場之後便再也不在那名囂張的年輕哨兵身上了。

站在孫翔身後的,是一個莫約十幾歲、看起來才剛轉化不久、會場內大部分人都沒見過的小哨兵。

一個葉修以為不會有機會再與對方見面的孩子。

「怎麼回事……」如果他原本叼著菸的話,恐怕會把自己的皮鞋燒出一個疤來:「邱非?你為什麼會是哨兵?」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