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這個人,別說是在C區裡,就是放在整個聯盟中,都可算是數一數二令人頭大的麻煩人物。

出身於哨嚮世家,父母親皆為能力及功績出眾的哨兵,剛出生便被精神力解析儀判定為會在十七歲轉化的未來嚮導,且還有個在同齡轉化為哨兵的雙胞胎弟弟,再加上剛轉化不到一年便迅速地找到了契合度極高的哨兵伴侶配對成功,三年內便由少尉連三跳升上少校的實績,以及那深不見底的精神力與有目共睹能一對百的驚人精神力操作才能,這樣的人才簡直在哨嚮歷史中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理論上擁有如此能力、十年資歷加上那少將位階的他,此時應該能身處高位、手握大權,比起那已經進入C區總部中樞的弟弟葉秋有過之而不及才對,怎麼也不會是像現在這樣屈就在與自己位階相同的普通人之下,像個奶爸似地親力親為建設興欣塔這樣一個新到根本什麼都沒有的新據點。

這其中必定有什麼問題,且這些「問題」就算不論外在因素、光從葉修本人身上就能挑出一大把。

小自訓練營時期便擅闖準哨兵宿舍假裝自己是準哨兵並交了一群吃喝菸賭樣樣來的酒肉朋友、轉化後依舊利用神乎其技的暗示偽裝成哨兵在哨兵塔裡來去自如,因而被C區總部風紀處列為重點關注對象;大至在受勳典禮上對著比自己高階的哨兵出言不遜、惹得對方盛怒之下忘記這個人是嚮導而對其下了正式的挑戰書,然而在單挑當日,該名高階哨兵便莫名其妙地被某嚮導稱乎為「嚮導優勢」的格鬥技巧打得滿地找牙,因此深感長江後浪推前浪,隔天便向C區主席提出退休、告老還鄉。

簡而言之便是──吊兒郎當、沒個正經、嚮導的形象和哨兵的夢想都要被他毀光了。

幾乎所有與葉修共事過的人,不論是哨兵、嚮導、還是普通軍人,都會舉雙手同意對方是個極為優秀的嚮導、更是個傑出的工作夥伴,但……就是性格上的缺陷大了那麼不只一點。

就連葉修目前的直屬上司、過去曾是某位嚮導腦殘粉的興欣塔長陳果,也對於C區總部選擇「最令人安心的嚮導」張新杰取代「全聯盟第一嚮導」葉修代表C區全體嚮導拍宣傳海報這件事表示了百分之百的理解。

選葉修根本不能代表任何嚮導好嗎,他只能代表他自己。

而當事人的葉修則表示自己本來就不上相,樂得輕鬆。

不過也正由於這數也數不完的奇葩事跡,當葉修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主動要求由根基穩固、有著豐功偉業歷史的嘉世塔請調至才剛完成建設草圖的興欣塔時,無論是聯盟中的軍人們還是普通民眾,儘管無法理解、卻也沒有人懷疑其中的隱情,只當作是這名總愛出人意表的天才嚮導又一次因只有自己能明白的理由所做出的神秘選擇。畢竟,儘管葉修一直以來的行為總是令人瞠目結舌且摸不著頭腦,但就過往的實例來看,這個人所做的決定從來沒有出錯過。

因而直到蘇沐橙也跟隨葉修的腳步請調興欣、嘉世塔在聯盟的協助下轉變為專門研究哨嚮相關科學的實驗塔時,都沒有人意識到事件的徵兆。

「葉修!葉修!葉──修!」

「我就在辦公室哪都沒去呢。老闆娘你何必喊成那樣,雖然我不是哨兵但耳朵可沒聾。」看了眼急吼吼地衝進嚮導管理部部長辦公室的某塔長,葉修當機立斷地將審到一半的報告擺到旁邊,然而儘管是做好了與對方正經對話的準備,他習慣性作為開場白的嘴砲還是沒休息。

白了對方一眼當作對那句垃圾話的回應,陳果直接毫不客氣地將自己手上的公文拍到葉修桌上:「今年新年大會的通知,你看了沒?」

「嗯?參加人選方面我們不是早就決定好跟去年一樣?讓方銳他們直接回報總部不就行──」

「不是那個。」葉修那副沒所謂還帶點「這種小事還要找我」的表情簡直氣得陳果想把公文拍到他臉上。只不過她現在針對某件事的焦慮已經完全大過了生氣,因此這名美女塔長最終只是快速地將公文翻開、指向內容的某一段,在對方看清楚內容是什麼之前便著急地說出了自己的重點:

「──已經三年沒參加新年大會的嘉世塔今年也會出席。」

「……」

「另一邊……這裡!還寫著嘉世將以實驗塔的身份在新年大會上發表新成果!」滿面愁容地唸完,陳果抬頭看向自家的招牌嚮導,擔心和憂愁一覽無遺:「我總覺得不大對,該不會他們又想拿什麼攻擊你了吧?之前私底下的還沒完,現在想拿到檯面上來?我看……要不今年你和沐橙都避避風頭──」

「如果這真是要針對我,我和沐橙不去會看來更像自知理虧。」忍不住莞爾,跟嘉世最有淵源的葉修反而沒有陳果那麼擔憂,僅是心情複雜地嘆了口氣,也不知是針對舊東家還是現任上司:「況且,如果他們有方法明目張膽地攻擊我的話,當時就會做了,不會等到現在。」

「但是──」

「把事情端上檯面也不見得我吃虧,他們不會那麼笨的。」再次笑笑,資深的嚮導將桌上的公文折好、遞還給自己的塔長,語氣聽不出有任何不真誠:「說起來,我還真的挺期待看看他們的實驗成果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