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之下,在葉修的認知裡,自己與王杰希的初識還要再晚幾年。

雖然若要因此指責如今的資深嚮導冷血地完全忘了當年那與王杰希的「初見面」有些太過苛刻,不過對於葉修而言,比起當時精神狀況不佳的他在哨兵宿舍那場稀裡糊塗的對話,他真正知道了王杰希這個人、且真切地對對方印象深刻的時機,應該是在兩年後,那名哨兵代表微草塔替C區立了不知名的汗馬功勞、而大幅度升階成為少校的那場受勳典禮上。

然而印象深刻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那基本上一次跳了三級的驚人升官──而是當時仍算年輕的哨兵對已進入被聯盟相關部門催婚年齡的嚮導的驚人之舉。

……不,準確來說,是驚人之語才對。

 

 

「我說,王大眼啊。」

「嗯?」聽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晃來自己身邊的葉修隨意的搭話,王杰希回應得非常隨便,大有你說吧我不一定聽的架勢。

儘管他們身處的是新年大會前的接風晚宴,本就不算是什麼非常正式的社交場合,但畢竟還是在下屬們的面前,葉修通常也會給其他同輩的軍官們留下三分顏面、不至於將嘲諷開得過火。不過也因此,當這個行動人形自走嘴砲準備開火的時候,事前透露出的跡象都特別明顯。

葉修只要在這種場合改口叫他王大眼,那十有八九都是沒意義沒營養的垃圾話,不必理。

然而不幸的是,儘管對方接下來說的還真的是垃圾話,王杰希卻也不得不理。

「剛剛你們那個小高追我們小喬的臺詞,怎麼我老覺得有點耳熟啊?該不會是你教的吧?」

「……」

督見身旁的幾位微草的年輕哨兵聽見這番話後,頓時因八卦之心與對長官的敬畏心產生拉扯、而露出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繼續待在原地的掙扎表情,王杰希的神色沒什麼變化,內心已是一肚子無奈,只能將目光轉向嚮導、堂堂正正地接下對方打來的這一擊。

「英傑那孩子資質不錯,這點基礎還不需要我教。」搶在對方繼續針對這段話大做文章之前先繼續說了下去,王杰希滿意地看見葉修卡了一下,「我想葉少將恐怕是沒看過準哨兵的教科書吧。英傑他是個用功認真的孩子,哨嚮交際學的幾項原則就算畢業了都還記在心裡。」

「……那種過時的東西你們微草現在還在教啊?」某嚮導聽完微草哨兵管理部部長趁機對自家小哨兵的高捧後,只用非常失禮的表情回應了非常失禮的評語。

「……教科書都是統一的。」王杰希開始不想說話了。

「唉唉,這樣不行,哨兵被這種教材教下去就要養出一個個呆頭呆腦的大塊頭了,又不是工廠生產線,待會就去跟主席提個建議。」

「……你別拿這種事情去煩主席。」今年因為喬一帆和莫凡這兩例精神力解析儀的誤差雙雙在C區爆出的關係,馮主席已經多白了一整片頭髮,就讓人過個好年不行嗎。

王杰希說著抬頭看向被其他年輕哨兵們拉進群體的莫凡,沒什麼表情變化地眨了下眼:「況且,我可不覺得那樣半調子的悶葫蘆哨兵能肩負起護衛嚮導的責任,難道說那就是你們興欣選人的標準?」

儘管當時為了隱瞞喬一帆由預測的準哨兵轉化成嚮導的事實,王杰希毫不猶豫地在彷徨的小嚮導接下葉修遞來的橄欖枝時同意了這個選擇,但並不表示他是將對方視作包袱棄之不顧、或是急著將這燙手山芋早點脫手。只不過為了微草整體好,他實在無法將那個孩子留下。而且王杰希也信任葉修,儘管這人說話總是沒個正經,做事時散發的氣場也常常令人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在努力,但該認真時還真是相當認真的。王杰希相信喬一帆跟著葉修後能受到很好的照顧與栽培。

但如今,喬一帆顯然是被培養成了很不錯的嚮導了,只不過這搭檔的哨兵……王杰希看了好一會兒,都是有意識地克制住了才沒有失禮地搖頭嘆息。

「你別說,這可不是興欣選的,那可是小喬自己的選擇。」

聽出了葉修語氣裡隱含的得意,明明打定主意要將這番對話當作兩個人自言自語,王杰希自己卻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反射性地再度將視線轉回說話的資深嚮導身上,並且措手不及地撞進那對鮮少帶著如此笑意的墨瞳。

「對於曾以為自己是哨兵的小喬而言,或許這不是他有意的,但作為普通人長大而未曾受過準哨兵教育的莫凡確實是他的最好選擇。」將視線從年輕的哨兵嚮導身上轉回,葉修緩慢而不著痕跡地斂去嘴角的笑意:「在選擇搭檔這方面,嚮導面對的從來都不是選擇題或是非題的問題,這五年來你還沒弄明白嗎,王杰希?」

「……」

王杰希真想回一句他又不是嚮導他怎麼會明白。

更想回一句──如果我明白了還會這五年都眼睜睜地看你單著嗎。

但他能預期到如果這麼說了只會被某個滑頭的嚮導打馬虎眼,因此他什麼也沒表現,只將視線轉向正被戴妍琦搭話的喬一帆,輕聲地說道:「如果是一帆的決定,那我只能尊重並祝福他了。」

「……王大眼你這番話怎麼講得好像嫁女兒的父親呢……先聲明,小喬本來就是我們興欣的人,要有婆家娘家啥的也不會是微草啊。」

「……」

王杰希這次真的不說話了。

 

 

「葉少校,如今、我也是少校了。」

「嗯?啊、是呀,恭喜你啊,王少校。」

「因此……你能、做我的嚮導嗎?」

「……啊?」

葉修當時完全搞不明白對方這前一句是如何連到後一句的,因此混亂之下連自己怎麼拒絕這名年輕哨兵的都沒搞清楚,更別提有沒有顧慮到給向來好強的哨兵在大庭廣眾之下留點臉面。

只有一句當時情急之下的口不擇言他記得特別清楚。

「──嚴肅點,選搭檔可不是我們要選擇題還是非題的問題!」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