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X王杰希,哨兵嚮導設定。

※與之前的喬莫《劣質互補》同世界觀。雖然基本劇情線時間軸是《劣質互補》的後續,但這次是葉修與王杰希的故事,提及的時間點包含《劣質互補》之前與之後,就算沒看過那篇應該也不會有連接上的問題。

※雖然不會提到太多喬莫,但CP很雜,且已預計會有江周翔三人行,CP潔癖黨請小心腳下。

※預計是5/29的葉攻only的新刊,和《劣質互補》一樣是正篇會全部公開、本子中另收不公開的番外篇。

※因為我還在寫……所以寫不完的話就會延到8月出(

※以下開始↓

 

 

 

他一直都想不透那個人為什麼會突然地離開。

前輩們似乎對於那人的別離一點都不懷念,一無所覺地繼續著各自本來的任務,且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錯覺,反而還有些鬆了口氣的感覺,彷彿某個千斤重擔自肩上卸下了,有如出了籠子的鳥兒、因此得到了自由。

好似那個人的存在,才是一直危害著這個地方的緊箍咒。

因此他縱使充滿疑惑、也問不出口,甚至無法表現出受傷與錯愕,只能強壓下情緒,面無表情地做著自己本來該做的事,如同那個人的離開並沒有帶給他任何影響──彷彿根本從來就沒有人離開過。

然而表面上平靜無波,不代表心中波瀾已經平息。

他還是無法不糾結對方離開的原因。

為什麼要離開呢、為什麼什麼都沒說呢……為什麼只丟下自己就離開了呢?

是因為自己不是哨兵嗎……?

 

……但他會是的啊。

 

 

2335年,精神力解析儀發明成功的宣告,儘管使得人們從此能提早預知哨兵與嚮導的轉化,且被後世譽為劃時代的進步、在歷史上記下了濃烈的一筆。但這項發明其實並沒有在一開始就受到重視,不僅起初有些不相信的聲音認為這項發明只是哨嚮聯盟自以為是的異想天開,甚至還有人陰謀論地認為這是聯盟為了擴張自己權力的手段。因此就算在聯盟與政府合作大力推動與鼓勵下,當時的新生兒實行精神力解析的比率依舊相當低,依照解析結果而提早將孩子送進哨兵嚮導訓練營的父母則更是寥寥無幾。除了父母其一甚至雙方本就是哨兵或嚮導而了解狀況的相關成員外,大部分的民眾仍不相信精神力解析儀的能力,因而依舊傾向等孩子轉化後才願意交由聯盟管理。

直至幾年後,精神力解析儀的成果逐步展現,一批批的年輕哨兵與嚮導皆依照所預期的時間與身分轉化,世人才真正相信過去那段無法預測哨兵嚮導轉化的時代已經過去,而開始信任並依賴精神力解析儀替新生兒們預測的未來。

縱使如此,這些都是再往後幾年的事情了。而王杰希當年進入哨兵訓練營、成為真正的哨兵的那段時期,則正巧是社會因精神力解析儀的發明而逐漸改變、變化卻仍在進行中且尚未成熟的時代。

那時,新生兒的精神力解析儀受試率仍未達一半、大部分的普通人民眾仍會等到轉化後才進入聯盟訓練營、而聯盟規定的訓練營受訓期仍還只有一年,C區的塔數也沒有像現今這麼多、訓練營仍只有總部一處、微草塔甚至尚未成立。

就是在那樣的時代,被哨兵嚮導父母提前送進訓練營的王杰希剛轉化成一名哨兵、以第一名的風光身分從哨兵訓練營中畢業。

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第一次遇見葉修。

那時,對方還是個資歷尚淺的年輕嚮導、而王杰希自己則還是個剛轉化沒幾個月的小哨兵,彼此理所當然地互不相識,當然也更不可能預期到幾年後的兩人會走到多麼高的地位、獲得哪些成就與讚賞。

然而王杰希卻從沒有忘記過那一刻,直至多年後的現今記憶依舊清晰無比。

他們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單身哨兵宿舍裡。

「葉學長……咦、嚮導?不是學長?為什麼會在哨兵宿舍裡?」遠遠地看見那個身影時,王杰希還以為是長自己兩屆的學長葉秋,正想上前打招呼,卻在走近對方看清了什麼後錯愕地愣了愣,本來正打算行禮的手舉到一半,不知道該不該放下。

畢竟對方看位階仍是自己的長官沒錯,但這名「長官」現在正違反規定入侵哨兵宿舍……

「嗯?你知道我是嚮導?」那人被王杰希這樣質疑後不僅沒有被戳破的尷尬或嘗試打馬虎眼、更沒有邪惡地用階級壓制,反而是挺意外地眨了眨眼,原來黯淡接近無神的眼眸驚喜地一亮,語氣興奮且接近期盼地反問:「你認得出我是嚮導?」

「……呃、您不是掛著嚮導徽章嗎?」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激動起來的王杰希表情變得更呆了,更覺得莫名其妙。

「咦、」那人聽見這回答後立刻低頭看向自己大膽地潛入卻忘記取下的徽章,以難解的情緒勾起苦笑:「啊……我都忘了。

「還以為……是跟沐秋一樣的傢伙呢……」

對方那輕聲縹緲的自言自語依舊逃不過已轉化的年輕哨兵的耳朵,而突然黯然神傷的神色、彷彿失去了某種隱形支撐而頹喪下來的模樣,就算沒有哨兵的敏銳眼力也能輕易看出,以至於讓第一次與嚮導近距離接觸的年輕哨兵瞬間本能地不知所措,因而也失去了詢問對方會出現在哨兵宿舍中的機會,眼睜睜地看著那人若無旁人地轉身離去。

直至幾周後,他才又遠遠地見到那名嚮導的身影。

──在C區哨嚮聯盟總部舉行的喪禮上,望見那人以伴侶的身分站在某個棺木旁。

儘管那時他早已經從葉秋的口中弄清楚了對方的名字與身分──葉修、葉秋的雙胞胎兄長、一個以令別人跌破眼鏡為樂的問題嚮導,也聽過葉秋講述了大堆罄竹難書的那人從小到大的奇葩事蹟,更在後來的幾年親身體會過好幾次因那人的無賴而帶給他人的無奈。縱使如此,王杰希卻始終忘不了喪禮上那名鰥夫嚮導的表情所帶給自己的衝擊。

……大概是因為當時還太年輕吧。無論過了多少年,微草的哨兵管理部部長都只能以同一個理由說服自己釋懷。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