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MHA only無料小報內容

※未來假想,30up設定

※英雄綠谷出久X敵人心操人使

※沒頭沒尾的小段落

※幾乎採用東立出版社的翻譯

 

 

 

「我回來了!」

「……」

推開厚重的鐵門踏入屋中的男人喊著與目前夕陽西下的時間全然相反地、充滿朝氣的招呼,屋中那人卻只是在自己的房間內心不甘情不願地扭了扭頭,連視線都沒有掃過門外,便沉默地逕自將目光轉回自己本來正在閱讀的報導,彷彿剛剛那聲招呼並不是喊給他聽的、而那人也跟自己毫無瓜葛。

縱使眼前這無論誰來評斷都無可否認的事實是,他們正在同居。

不,或許更準確地來說,是心操人使正寄於他人籬下。

儘管其實寄居的那人比被寄生的屋主還要不情願。

「心操君你在哪……心操君?心操君!啊,你在這裡啊心操君,在看什麼?」不甘於沒有得到回應,那名男人進門後便像是小孩子尋找母親一般地四處大呼小叫,直到終於尋來這間僅以電腦螢幕的光線照亮的昏暗房間。而他見房中那人正在用自己的電腦查東西,便立刻將頭越過心操人使的肩膀探向螢幕,一點防備與警覺心都沒有的距離。

心操人使是不會怪對方不尊重自己的隱私的,畢竟以他們現在的身分,他不覺得自己夠要求什麼隱私,反而是對方對於自己擅自使用他的私人物品這件事完全不在意才更是奇怪。

本來還想著要是能因此惹對方生氣、趕自己出去就好了。

「……我在看『那天』的報導。」見那人掃過新聞標題後瞬間沉了下去的目光,心操人使這才莫名其妙地感覺到一點成就感:「沒有一家報社提到我的名字和資歷……是你做的嗎,綠谷出久?」

「……」看見新聞後也馬上猜到對方查這些新聞的目的,這間小公寓的屋主、同時目前應該算是心操人使「監護人」的綠谷出久心情複雜地將視線轉向那人,看著那對無法從中捕捉絲毫訊息的無神紫眸,半晌才輕輕地點點頭。

「……難怪啊,我就想你硬是把我帶來怎麼還能活得那麼逍遙,原來是從媒體那邊就先壓下來了啊。」嘆了口氣,心操人使邊搔著自己那比當年短而俐落的頭髮,隨手關上電腦:「──你傻啊,英雄生涯不要了嗎?」

「我!這是──」

「少來是為了我那套,我說過,我並不在意被判刑、更不在意什麼汙名,畢竟那些事情本來就都是我做的,也只是適得其所而已。」在對方還沒將話說完便堵了回去,紫髮的男人從椅子上站起來便頭也不回地往書房門走去,氣勢彷彿他才是這間屋子的屋主:「況且你不可能忘記我的個性是什麼吧?把這樣的我放在身邊、還不安上任何保險,你的警覺心就算當了英雄這麼多年也一點都沒長進嗎?」

「……那你呢?心操君當年的夢想就改變了嗎?」

手剛扶上門板的人腳步一滯。

「現在還提那種事情做什麼?能改變你我是對立的英雄與敵人的現狀嗎?你想要懷舊?」心操人使背對著綠谷出久發出嗤笑的聲音:「原來你是因為念舊才不惜為抗警方、無視歐爾麥特他們的警告留我在這裡嗎?你還是小男孩嗎,『笨久』?」

看著對方說完這句話後便踏了出去、以不輕的力道甩上了門,現役人氣英雄『笨久』不發一語地握緊了拳頭。

自從將心操人使已超乎特權般的方式安置在自己家之後,對方對自己的態度便一直是這個樣子,而綠谷出久也明白那人的這些行為只是故意在激怒自己,好讓他能一怒之下放棄這個吃力不討好的現狀。

事情要從前幾天將某個猖獗已久的犯罪集團一網打盡的案件說起,儘管當時警方並不清楚關於那個集團的「腦」的真實身分,但由於已大概掌握對方應屬能操控人心的「個性」、並也針對集團本身擁有了足夠的資訊,警方最終還是決定冒險一搏,召集了當今大部分優秀的英雄打算將該集團一舉攻破並瓦解。

計畫進行的很成功,那個犯罪集團的確被消滅了、所有的成員都一點不剩地被捕獲,包括那身分一直包密到家、連下屬都不知道長相與其他資訊的「腦」。

唯一的意外就是,誰也沒想到那個「腦」的真實身分,竟然是他們當年在雄英高中的同期。

「心操君,你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嗎?」在房門被關上的碰撞聲落下後才在寂靜中緩緩地開口,綠谷出久以僅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輕輕地說著宛如那人還在場的話語:「我反而才要問你,為什麼那天什麼也沒做呢?」

如果使用「個性」的話,就算被發現了身分,當時也絕對能夠脫身的吧。

畢竟我可就像你說的,在天真這方面一點進步也沒有啊……

「……都能和我對話這麼多天了,明明有很多機會的,為什麼不直接逃呢,心操君?」

這樣讓我怎麼相信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心操同學了?

 

 

「……」出了房門後一眼便瞄見屋主回來時順便買的晚飯,心操人使看著那顯然不是一個成年男人吃得完的分量沉默了一下,一言不發地取走一個飯盒,直接鑽進來到這裡後自己選的房間──一間本用來敦放雜物的小儲物間──食不知味地吃了起來。

他當然知道自己這番言語上不饒人、卻始終沒有行動反抗的矛盾模樣實在是破綻百出,但紫髮的男人也實在沒有其他辦法了。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他們如今的現狀是那個天真固執笨蛋用多少犧牲與保證換來的。長期混在敵人那方也讓心操人使學到了不少技能,現在的他能輕而易舉地發覺周遭大部分的追蹤與監視,像從他的儲藏室窗口望去就有三個,這還不包括屋內的監視與竊聽器,而這些不只是在監視自己、也是在監控那個強留他在這裡的綠谷出久。

就算心操人使的目的是希望自己能夠罪有應得,他也無法自己逃出這裡讓外面哪些人抓住自己,因為那意味著自己現在的「監視人」監管不力。

他不能犧牲對方的前途、那個為了他人可以犧牲自身許多的笨蛋英雄。

「……」

除了讓對方主動放棄自己以外,心操人使別無選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