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

為什麼會不由自主地擔憂那傢伙的安危、為什麼會因對方的莽撞愚蠢而跳腳、為什麼會不希望他受傷害、為什麼會在那人對自己道歉時感到一股怒火……

明明不要看不要管就好了,他不是早就這麼決定好了嗎?

一直以來他都是這麼做的,且這個方法也順利而有效地幫他少去了很多麻煩。

只要轉開頭就好了,就像之前每一次那樣,直接轉身離開。

然而為什麼,這次他卻無法對這個麻煩吸引器兼製造機、擾亂他平靜生活的源頭置之不理?

 

 

熟悉的短鈴聲自身旁響起,正準備往黏土上鑿下去的手短暫在半空中頓了剎那,而瞬間又恢復成彷彿沒受到任何干擾似地繼續進行工作。直到好幾下落刀後、檯子上的作品已逐漸成了能稍微辨識出形象的形狀,雕塑者才默默丟下雕刻刀,慢吞吞地翻起自己先前隨意拋置在地板上的手機。

果然是意料中的那個名字。

看著對方又一次傳來的道歉簡訊,東風突然覺得有點佩服。明明是同樣一件事,那個人居然能用這麼多種不同的方式和內容表達歉意與賠罪,每次不算長的文字中的大意基本上都一樣,但竟然連賠禮的方式都沒有一次重複。

……不累嗎?

說不出自己現在的心情究竟是無言還是無奈,不過東風的確能清楚辨認出心底那股焦躁至厭煩的強烈情緒。

那次衝突後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甚至他都已經結束接受家裡的照料而回到了這裡,然而虞因卻似乎仍一直在意著那天的失態。從東風回到家中接受照顧開始、直至如今他再次不顧勸阻回到現在的生活,這段期間裡對方已陸陸續續傳了好幾封像這樣的賠罪短訊,更嘗試打了好幾通電話道歉。無論東風已回答過多少次自己並不介意、並要他別在意,甚至到了後來沒耐性發火要對方少來煩他這種話都說出口了,那個死腦筋的大學生卻依然沒有停止這樣的行為。

還說如果沒有見面確認自己真的原諒他了就無法放心。

……到底是笨還是蠢還是濫好人還是發神經。

東風覺得更煩了。

或許根本是以上皆是。

毫不留情地下了非常失禮的結論,他皺著眉又看了眼手機。

「嘖。」

最後他選擇什麼也不做,將手機隨意地放在布滿粉塵與碎塊的地面,坐回工作檯前繼續作品的細部處理。

 

 

感覺耳中傳來一聲有點熟悉的微弱聲響,他愣了下,立刻停下手邊原本正在進行的工作,快速拉開背包、挖出手機。

「……」原來只是錯覺。

盯著沒有任何訊息通知的螢幕,虞因正想嘆氣……一隻冰涼而修長的手卻在此時冷不防地從後面攀上他的肩。

「阿因大哥哥,你在幹嘛?每五分鐘就看一次手機欸你,女朋友喔?」李臨玥美麗的笑容出現在虞因臉旁,掛到他身上之後,更把自己身體一半的重量往對方身上壓,「嘖嘖嘖,這麼焦急,熱戀期?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突然交了女朋友?在這種大家都這麼忙的時候?而且上次說的優質妹妹也還在等著你你居然棄人家不顧?該當何罪──」

「拜託我們根本都沒見過面好不好,我是要怎麼棄人家不顧。」大白天做白日夢嗎,「而且我也根本沒有女朋友,少胡說八道。」虞因瞪了一眼還壓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那你幹嘛一直看手機。」美麗的青梅竹馬立刻舉出例證表示自己並沒有冤枉好人,「還是你的意思是『還不是』女朋友?嘖嘖,大哥哥我跟你說,追女孩子不能這樣子。還沒開始就這麼黏,小心反而被對方討厭──」

「並不是。」甩開女性掛在自己身上的手,虞因面無表情地收起手機。

「好了做正事做正事。女人你的部分弄好了沒有啊?你那邊沒弄完我這邊都動不了了啦。」

看著對方些微匆忙的背影,李臨玥勾起唇,但沒有戳破對方故意轉移話題的事實。

「早就~弄好了。現在偷懶的可是阿因大哥哥你喔──」

雖然剛才偷瞄對方螢幕時沒有看到任何訊息,但幾分鐘前虞因在按手機時她可是看得很清楚,那封短訊的收件人究竟是誰。

大概見過那個瘦弱的骷髏人幾次,同時也聽說了虞因前一陣子和對方之間發生的事情,李臨玥對於自家青梅竹馬這樣誠惶誠恐卻又婆婆媽媽的態度,實在不知道該無奈嘆氣還是乾脆賞對方一巴掌看會不會清醒點。

依對方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性格,越是主動打擾越是會造成反效果啊。

看著虞因專注在工作上之後便紓開的眉頭,美麗的校花聳了聳肩,默默走到另一端處理自己的部分。

 

 

既然打定主意要幫忙了,那麼出了什麼事他也會自己負責,怪不得任何人。

他是這麼想的,也覺得這種事情理所當然。

但那個爛好人似乎不這麼認為。

那天罵的那一連串幾乎都是認真的。明明就不關他的事情,他卻偏偏看了就要插手,也不看看自己的能力到哪裡、能做到什麼、是不是真的有能力背負這些,而後又在失敗之時責怪其實根本不用為這一切負責的自己。

他不懂怎麼會有人這個樣子,硬要把原本其實並不屬於自己的債也通通往身上扛。甚至已經超過爛好人的範圍。

而且他偏偏就是沒辦法放手不管這個傢伙。

就算在自己付出了什麼、對方因此拼命賠罪時看得一肚子火,也依然沒有撤手。

 

 

不接電話也不理簡訊的做法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對方終於放棄了這種表面上道歉實則騷擾的行為,好不容易讓他的日子再次恢復寧靜。

而除了他那學長和偶而會一起跟來的混蛋嚴司還會來送些楊德丞製作的食物或其他吃食之外,那對兄弟也從此沒有再出現在他家大門口。

原本,他以為事情就這麼告一段落了。

他終於可以脫離這些人,安安穩穩地做著他自己的事,與其他人隔離,什麼都不管、都不用管,一切都與他無關、而他也和這個世界無關。

但他想的太天真了。

看著虞因隔了多日再次發來的簡訊內容,東風才真正體認到自己早已無法對這群人的狀況視而不見。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在他豎起的城牆上開了個通道,有如拔番薯般連成一串一個接著一個地擅自走進來。

他原本以為只有虞因是特例,所以從這方面下手想要切斷這層聯繫,卻沒想到狀況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這麼麻煩。

「嘖。」

不過要說源頭的話,也的確是從虞因先開始的沒錯。

看著對方在他說要參加旅遊時那副驚訝又高興的表情,東風在那瞬間打了個機伶,恍然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蠢事。

人家跟他的朋友們去旅遊干他什麼事,如果不小心死在外面了又和他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他會想不開答應,為什麼會不放心,為什麼他會無法不在乎。

為什麼明知是在替自己找麻煩,但他卻沒有辦法只是看著這傢伙自己笨笨地往前走。

最後他也沒有取消旅遊。

而這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東風覺得這趟旅遊根本是用來證明他對這些人的看法有多麼正確。

只要跟這群傢伙在一起,就沒有什麼好事。

「你的傷還好嗎?」

事隔多日再次恢復外送工作的人,在他開門看見人時劈頭就是這句。

「……差不多全好了,謝謝關心。」回到這裡之後已經又過了好幾天,剛開始手上偶而還會有的小抽痛已經好一段時間不再出現,部分不靈光的手指肌肉也逐漸恢復正常,其他的大小傷更是早就在家裡的照料下痊癒,幾本上能算是完全康復。

「太好了。」聽到當事人親口證實之後才放下心,虞因吐了口氣,放鬆地笑了。

「那個,這是楊大哥幫你準備的食物,還有這個是聿說要給你的──」

「進來啊,幹嘛杵在門口。」話被對方平淡的聲音打斷,本來想說只在門口把東西交給屋主就走的虞因抬頭才發現東風不知到什麼時候竟已留著大開的大門往廚房裡面走,還放了一個壺到瓦斯爐上燒水。

「你又沒做錯什麼事,幹嘛待在門口不敢進來。」輕易便猜出了某大學生又表現出愧疚態度的原因,東風看著聽見他的話之後才慢慢提著東西走進來的人,平靜地繼續說:「又不是你想殺我。」

這個大白癡還在介意自己是因為被誤認為他才被攻擊的事情。

「欸,可是你的確是因為我──」

「不是早就說過叫你別亂想了嗎。」

用暴躁的語氣打斷虞因的愧疚發言,等著水燒開後倒進杯子,東風快速地泡好兩杯飲料,端過去將其中一杯粗魯地塞進終於閉嘴找位子坐下的大學生手中,「就說跟你沒關係了。」

「……謝謝。」知道再說下去對方真的會生氣,虞因張口欲言又止了會兒,最後只在飲料被推過來時道了謝。

各種含意上的道謝。

「話說回來,你老愛多管閒事亂淌渾水的確是該改,越快越好。」東風捧著自己的那杯飲料啜了一小口,皺起眉。

……花果茶?什麼時候竟然也有這種東西了?那些人到底都還在我家塞了什麼啊。

沒仔細看包裝就直接把茶包拆了泡茶的東風真心覺得這群人實在是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到讓人覺得很厲害的程度。

「……對不起。」最近真的開始有這個認知、也真心在反省的虞因誠懇地道歉。

「不要道歉,要改。」

「我真的有啦……」只是這種事情不可能馬上看出來啊!」

東風深深地看著他,看到虞因開始有點發毛的時候,才突然重重地嘆了氣。

「……喂!」

 

 

剛開始只覺得對方是個營養不良的怪人而已。

因為個性還不錯、又放不下對方這樣殘害自己的身體而越混越熟之後,他才逐漸了解到這又是一個人神共憤的天才。

以及對方在那張牙舞爪的外牆之中,隱藏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無論對方如何地想要和世界遠離,但那畢竟才是那個人的本質。

 

 

有的時候,他們有事拜託東風幫忙而將人找出來時,會故意藉由各種方式讓對方多耽擱一點時間,等到用餐時間時順理成章地餵食。

也不知道這個天才方法是誰想出來的、又是怎麼默默讓大家都學會的,到後來大家甚至不需要事先明講就都會很有默契地各自想辦法留人,並趁著正當吃飯時間多塞點食物給最近才開始漸漸長肉的人。

畢竟只是送食物過去的話也無法確定對方吃了多少進去,能夠直接看見他有把食物吃下去總是比較放心。

雖然東風有時候會當場反胃,把好不容易餵進去的東西吐個精光,那副痛苦的模樣看得很令人難過,但還是比讓他在家裡什麼都不想吃強。

「做什麼?」

抬頭便看見某大學生用一種很微妙的表情盯著自己看,原本正在攪拌稀飯的東風停下動作,忍住想拿湯匙往對方眼睛戳的衝動。

本來就沒有很想吃,被這樣看之後更是食慾盡失。

「呃,沒事沒事,抱歉。」對方開口後才意識到自己到底做了多失禮的舉動,虞因尷尬地咳兩聲,轉過臉躲開東風和聽見他們對話後也跟著抬起頭的聿的視線。

「我只是突然覺得……這樣感覺也蠻不錯的。」沉默了下,虞因突然像是決定好了什麼般、將頭轉了回來,「不然以後,多多一起吃晚餐吧?」

「……」

「反正我們家大人也常常晚上不回家,只有我和聿兩個人也有點無聊。」和自家弟弟交換了一個眼神,虞因再接再厲地邀請。「呃,當然,不勉強啦。」

「……有機會再說。」如果直接拒絕對方會很煩、但若不拒絕之後也會很麻煩,東風只好給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那就這麼說定啦。」

然而虞因卻好像沒發覺這個回答有多麼不負責任似地,高興地笑了。

「其實也不一定要來我們家吃啊,東海那區也有蠻多好吃的東西的,我們可以一起去吃──」

接下來的幾分鐘虞因便開始淘淘不絕地講著東風住的地方附近有哪些不錯的店,有的是被同學推薦、有的是他外送跑腿經過時看到的,改天他們可以一起去嚐嚐,要是還不錯還可以帶玖深他們也來吃云云。以至於忽略了在旁邊小口喝著稀飯的東風看著他時,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是連東風自己都沒有自覺的、某種縱容。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很想回到原本那個不受打擾、只有自己單獨一人的寧靜空間休息,然後悄悄地一個人就這樣獨自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只不過,這段時間可能暫時很難做到了。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