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谷出久X爆豪勝己

※未來假想,同居設定

 

 

自從開始交往並更進一步地同居以後,綠谷出久逐漸養成了回到家後便會立刻向對方報備的習慣。畢竟英雄是個生活作息非常不固定又時刻有生命危險的職業,別說是在約定好的時間到家了,他們誰也說不準彼此什麼時候可能命喪在哪個與敵人對峙的現場,即便如今他們兩人早已不是當初那兩個稚嫩的學生,危險性依舊沒有絲毫改變。

尤其爆豪勝己似乎對於這方面特別敏感,看似對於生死看得最豁達的人、其實是最在意自己身邊的人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再也回不來的那個。在與其青梅竹馬確定關係後,他將這種情感表達在以近乎不講理的方式要求對方隨時報備自己所在地。

誰都看得出,這其實就是某種佔有欲,但所有知情人都沒有在當事人面前說出口,包括「深受其害」的綠谷出久。

而這一天,綠谷出久也照往常的習慣在進家門後邊卸下戰鬥服、邊將已回到家的訊息傳給他的同居人。本想放下手機後便直接進浴室梳洗掉今日的疲憊,卻聽見手機幾乎是即刻響起了收到訊息的鈴聲,且亮起的螢幕顯示著那正是他的伴侶回傳的訊息。

重新拿起手機的綠谷出久有點疑惑,畢竟爆豪勝己向來都是要求別人傳訊息、自己卻最省打字力氣的那個,對於同居人的報平安通常只是已讀表示知道了──然而綠谷出久若是已讀不回絕對會被對方往死裡打──若是願意花時間選個貼圖回傳、綠谷出久可能都會覺得感動,然而此刻竟是大動干戈地傳了文字訊息?

……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了?

愣了半秒後綠谷出久便從訝異逐漸轉變為有些擔憂的情緒,抿著唇滑開螢幕。

『冰箱裡還有昨天的飯菜,你熱好了之後幫我送過來。』

綠谷出久的那句『我到家了』下面就是這句話。

「……」

某現役和平的象徵表情空白了三秒之後是滿頭問號,於是他下意識地也把自己腦中冒出的問號發過去。

發完問號的十秒後,綠谷出久的手機就響了。

「用微波爐加熱這麼簡單的事情你也不會嗎廢久!」電話另一端的人醞釀這個咆哮的時間可能有足足十秒。

「呃我的問號才不是那個意思!微波爐我還是會的好不好!……呃不對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會微波爐你就照我說的做啊有什麼問題嗎!有就快說!」

「明明是小勝跳太快了啊!為什麼突然叫我送晚餐?」因為英雄只要進行活動就很難確定結束的時間,他們的時間無法配合上根本是稀鬆平常的事情,而這種時候他們的用餐都會各自解決,這早已是不言自明的默契。

電話那端短暫地沈默了下。

「……你管那麼多做什麼!外面下雪我不想出去不行嗎!」

「蛤?!──」

綠谷出久抗議的尾音都還沒結束就聽見對方直接把通話切斷。

「……什麼嘛,什麼下雪不想出去,我才剛回到家欸,我也不想出去啊……」綠谷出久邊埋怨給自己聽邊將兩人份的晚餐送進微波爐,隨後才進浴室梳洗並換上休閒的外出服。

就算直到包好了飯盒、做好了一切準備後走出了家門,那戴著足以遮掩顯眼綠卷髮的毛帽的男人依然沒有停止不甘願的小聲抱怨,半本能性地自言自語的同時將口罩拉上以遮住半張臉。

「『下雪我不想出去』……可是雪這不是停了嗎,看看,現在你還要等我把晚餐送過去,這個樣子會比較好嗎?完全搞不懂小勝──」

然而在男人走完這趟路並看見伴侶的臉時,那不甘心與抱怨委屈等情緒便老早都給通通拋到了腦後。

「小勝!我來了!」遠遠地看見對方,他即伸出還空著的手用力朝對方揮動。

「廢久你也太慢了!」而他那還穿著英雄裝的同居人走上前提走飯盒的同時直接砸了一句嫌棄。

「明明是小勝太突然──!我還要換衣服欸!」覺得對方莫名其妙的那種情緒瞬間又回來了,但綠谷出久的表達方式也只是這樣抱怨而已:「而且我剛剛看到你們事務所今天有訂餐啊?小勝明明就不用出去──」

「吵死了!反正你也還沒吃不是嗎?順便送個飯就唧唧歪歪的!坐下來吃飯!」領著人走進自己專用的辦公室,英雄爆心地兇狠地命令他的男朋友坐進訪客用沙發。

「呃,喔。」剛才那一瞬間好像領悟到了什麼、卻被對方猛然打斷後再也想不起來,綠谷出久在思索的同時行為總是特別聽話。

「還有都跟你講幾次了!冷盤不需要加熱!廢久你把海帶芽加熱做什麼!」

「我出門得很匆忙根本沒有時間看……!反正海帶芽加熱又不會壞!要吃冷盤放涼就好了啊!」然而男朋友的指責立刻又打開了他反擊的開關,綠谷出久很快地忘記要思考剛剛還殘留的那點頭緒的詳細面貌。

最後他們在吵吵鬧鬧中結束了這頓晚餐,就跟往常那些他們難得可以一起吃飯的時光一樣。

沒多久,綠谷出久便又養成了另一個習慣,只要他的英雄活動結束在飯點前後、而他的同居人還在事務所待命的時候,不需要對方提醒甚至怒吼,男人便會自主地提著加熱好的飯菜去找對方。

反正若是情況反過來的時候,他那總是顯得不耐煩的男朋友卻都會特別有耐心地下廚做好便當來找他,還順便準備了接下來好幾天的份,綠谷出久覺得自己確實沒什麼好抱怨的。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