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排球only無料小報內容

※孤爪研磨X灰羽列夫

 

 

因為不喜歡累的感覺,孤爪研磨從小習慣性地會尋找最輕鬆的做事方法,同時在不知不覺中練就了能夠發現麻煩並事先繞開的能力。而他雖然不會刻意隱藏這點、但更不可能大肆宣揚,畢竟這項「才能」講好聽點是聰明,然而大概僅研磨本人清楚這純粹只是偷懶的小花招罷了,就像鈔票的材質不過是張紙片一樣、戳破了表面下的本質一點都不值得一提。

跟隨青梅竹馬的腳步加入排球部、成為隊伍的中心之一、並在每次賽前聽著黑尾鐵朗喊出那長串的羞恥「咒語」已經是孤爪研磨最大的承受極限了,更多的他做不到。

因此當排球部的新手後輩、人高馬大的混血兒副攻手灰羽列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露出閃閃發亮的眼神纏著他、以崇拜夾雜自豪的語氣恣意與他對話的時候,孤爪研磨幾乎是耗盡了所有力氣才沒有做出怒吼這般破壞角色設定的舉動。

他覺得自己生平還沒有這麼努力過,就連避開人群和打排球時都沒有。

 

「……列夫,你們是在玩懲罰遊戲嗎?」

某天研磨終於忍不住在列夫又一次的自言自語途中這麼脫口而出,隨後換來灰髮後輩瞬間被轉換話題的呆愣、與下一秒毫無遮掩的困惑。

「咦……?懲罰?研磨前輩為什麼會突然說到這個?我最近沒有做什麼需要被懲罰的事吧?雖然傳接還是很爛但夜久前輩都說我有進步了啊……啊,該不會是因為發球都練不好吧?嗚哇哇可是我也沒辦法啊,好歹最近都有打到球了嘛!該不會因為這樣就要罰我多練一百個發球──」

「……我不是那個意思。」無奈地打斷灰羽列夫解讀錯誤後慌張的辯解,音駒的招牌二傳手輕聲嘆了口氣,自己在心中將某個猜測刪除,不動聲色地接下了對方扭曲過的話題:「不過既然你都提到了,你的發球的確慘不忍睹,願意自主增加練習是好事。」

「……咦?」

趁著灰羽列夫發愣的期間,面無表情咬著利樂包吸管的孤爪研磨迅速地拐進旁邊的走廊岔路,在某後輩反應過來之前消失在對方的視線中,全然無視幾秒鐘後自背後傳來的哇哇大叫。

除了懲罰遊戲的惡作劇,孤爪研磨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會讓目標是成為排球部王牌的後輩在社團活動以外的時間都不厭其煩地出現在自己身邊。他不愛與人打交道,除了從小認識的黑尾鐵朗因時間關係而比較熟悉彼此,其他在排球部認識的人對他而言就只是隊友,能夠交流的項目去掉排球之後更多的就沒有了。就連有一次山本猛虎看見研磨在玩的遊戲而主動找他搭話,最終都因某二傳手單調且稀少的回應而舉雙手投降。孤爪研磨實在不懂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竟能驅使單純的後輩在自己身邊轉自言自語這麼久。

『難道不是因為察覺研磨你的厲害之處所以被迷住了嗎?』

想到上次青梅竹馬主動聊起這件事、並在研磨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說時勾起討厭的微笑擅自這麼猜測,向來連情緒反應都懶的孤爪研磨此刻也忍不住煩躁地皺起眉來。

他一點都不厲害、一點都不值得更不想被眾人捧得那麼高,只不過是偷懶用的小技能剛好能派上用場、剛好能幫上兒時玩伴和大家的忙而已。比起拚命努力配合自己的隊友們,他只是利用自己已有的能力讓大家能打得更輕鬆罷了,這樣的程度他覺得甚至還算不上回報其他人的付出。

像某後輩那樣發下豪語要成為隊伍中心的行為他做不來、也不想做、更連一點點在心裡那麼想的念頭都沒有。

就這方面而言,孤爪研磨才覺得對方比較厲害呢。

因此,對於這樣心態與行為都與其相反的自己,到底是有哪一點吸引了那名坦率天然到幾乎憑著本能行動的後輩呢……?

……誰能告訴他,他改。

 

「研磨前輩──!」

「……又是你啊。」

「嗚啊!研磨前輩今天心情特別不好嗎?眼神好可怕!之前看到我都只是面無表情的不是嗎!」

「這方面還挺敏銳的嘛……」但是為什麼察覺不到造成我心情不好的原因就是你呢。

「嘿嘿。」自認為被稱讚了的灰羽列夫笑著搓搓鼻子,而後才想起自己今天想好的話題:「對了!研磨前輩,我昨天發現我又長高了喔!如果繼續這樣長下去,再加上前輩的訓練,我成為王牌的速度一定又更快了對吧──」

「還早呢。」

「嗚啊居然直接否定!前輩這種時候不是應該鼓勵後輩嗎!」

「……我可不是小黑。」

「嗚嗚可是黑尾前輩也不會鼓勵我啊,之前還一直叫我接發球都不教我攔網,還是要教日向他們的時候才順便的──」

「……我也沒辦法教你攔網喔。」抬起頭,孤爪研磨不自覺地用銳利的眼神盯著說話沒心沒肺的後輩,就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那雙貓眼正散發著多深沉的氣勢:「現在扣球的配合差不多上手了,你也沒有必要像之前那樣適應我的節奏,跟在我身邊對於成為王牌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喔。」

「咦?我知道啊。」

「……」

反射性地回應了研磨的話後、遲了幾秒才察覺自己好像又用了引人誤會的說法,灰羽列夫趕緊慌張地補上解釋:「呃,不是說前輩沒有用啦,只是我會來找研磨前輩並不是因為這個……跟想成為王牌沒有關係,只是──」覺得對方恢復成面無表情看著自己的樣子讓他壓力更大,音駒的菜鳥副攻手不禁嚥了口口水,「只是、覺得和研磨前輩配合成功後,和前輩聊天好像也變有趣了,好像在適應節奏之後也越來越能理解前輩在想什麼的樣子,雖然只是感覺得到心情變化的程度啦……而且研磨前輩雖然話很少,但會很耐心地聽我把話說完不是嗎!其他人都會嫌我吵!所以我──」

「我只是懶得理你。」

「嗚喔──看!像這種時候也是!雖然是講著很過分的話,但卻是有好好聽完我說什麼才認真做出的回答!」灰羽列夫在被中傷之餘仍不忘為自己的理論提出佐證。

「……」孤爪研磨沉默了幾秒,轉而露出了看著神經病的眼神。

「研磨前輩你為什麼要露出那種眼神!一定是因為找不到理由反駁我、又不願意承認你其實對我很好對吧!……研磨前輩你要走去哪?等等我啊!」

 

與其說是灰羽列夫的思考模式和節奏讓人很難以掌握,不如說是他的思緒直率單純到令人難以置信且難以適應。孤爪研磨是在意識到並配合著這一點後,和對方的扣球契合度才開始顯著地上升的。

……該不會,他就是因此連列夫的聊天內容也一起適應了吧。

糟糕,這不能改啊……

發現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不僅沒有避開麻煩、還不小心將它攬到了自己身上,音駒高校排球部現役正選二傳手陷入了心情複雜的沉思。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