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喝醉、26.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27.穿錯衣服
 
 
【25.喝醉】
  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亦不曉得是受什麼原因驅使,就只是看著那人專心地閱讀文庫本的沉靜模樣,赤司卻突然有種想捉弄對方的衝動。
  夢遊般地,他伸出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毫無預警地用力拍上黑子的肩。
  明明清楚對方最不喜歡在認真看書時被打擾。
  但待赤司回過神來,看見對方抬頭望向自己的那有些錯愕與疑惑、同時因思緒被打斷而帶有茫然的眼神,腦中卻又只剩下了「好可愛啊」的想法。
  「赤司君?」
  文庫本看到一半時被打斷雖然有點不開心,但因為對方是赤司均所以沒有關係。向來在面對他的伴侶時就特別有耐性的黑子眨眨眼,認真地以詢問眼神看著不知是否有什麼事找自己的赤司。
  然而他卻只看到那總是以強硬和理性包裝自己的男人呆呆地以一種微妙的恍惚神情和他兩相對看幾秒,接著才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紅黃異瞳瞬間恢復成帶有一些緊張的明亮。
  「……」
  「……赤司君?」
  「呃、沒事,抱歉。你繼續看吧,我──」奇怪,他是怎麼了?
  剛剛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間,他居然只因對方那認真而耐心的眼神就心跳加速、內心同時感到全然的安心與滿足,並莫名其妙地冒出希望對方就這樣一直看著自己的想法。
  ……他在想什麼?
  還有現在又是在幹嘛?
  吃……一本書的醋嗎?
  抓住了意識到自己的反常狀態而急忙想逃走的赤司,黑子盯著那顆不肯回頭看他的後腦杓好半晌,沉默了一下:「……赤司君。」
  「……」
  「你剛剛……是不是有吃了還是喝了什麼?」立刻想到某個大概有九成機率是標準答案的猜測,黑子的問句中帶著點無奈。
  「欸?」原以為黑子會拿他的反常大做文章,對於這個問題反而有些意外,赤司愣了一下。然儘管不明白對方問這種事的意義,他還是在短暫遲疑了之後老實回答:「吃是沒吃……不過我剛才因為口渴,就去拿涼太之前送的飲料來喝了。怎麼了嗎?」
  「……什麼飲料?」
  「咦?」努力回想黃瀨拿飲料來的時候黑子到底在不在場,卻發現腦子現在不曉得為什麼似乎很難正常運作,赤司於是爽快放棄打撈記憶的選項,伸手指向不遠處餐桌上那其實也只被喝了一點點的玻璃瓶裝飲料。
  黑子帶著凝重的表情站起身,走過去一把抓起那細長的瓶身。
  嗯,是看不懂的語言……想想也是,連赤司君都沒看懂了,自己又怎麼可能認得呢?
  不過他用聞的也聞得出來瓶子裡裝的這東西是什麼。
  「赤司君,我突然想到有點事要辦,請你先在家裡稍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如果黃瀨不是故意這麼做的,他就把這個瓶子吞下去。
  如果是故意的,他就讓黃瀨吞十瓶。
  竟敢趁自己不在的時候拿酒給赤司君,想必黃瀨君也早已做好要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了吧。
  雖然說赤司酒量不好的事情並不算是秘密,連本人自己也都有所自覺──但敢拿這種弱點整他的人,就是不可饒恕。
  「呃?你要去哪裡?」明顯地因黑子突然的話語而錯愕,少了壓制和理智自持的赤司表情變化更加直接而豐富:「我不能去嗎?」
  說出來的話也更直白且毫不害臊。
  「咦?」黑子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是這樣的,只是這件事我自己去處理就可以了,赤司君只要在家等我一下就──」
  「我不會嫌麻煩。」赤司皺起眉,認真地強調。「……還是你覺得我麻煩,所以才不想帶我去是嗎?」
  「咦?!不是這樣的!赤司君,我──」
  「不然是怎樣?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還是你已經不想跟我在一起了?」赤司說著便用力抓住黑子的袖子,然而卻也同時低下頭、不敢看對方:「不說清楚我就不讓你走!」
  ──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情況會演變成這樣?!
  儘管知道對方喝醉之後自尊心和羞恥心都會呈等比級數下降,但畢竟赤司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很少碰酒精類的東西、更甚少醉到如此失態過,黑子一時之間對赤司這彷彿換了個人的態度完全措手不及。
  「赤司君……」
  「不行,我不會放手的。」以為黑子要甩開自己,赤司那隻手揪得更緊,讓黑子這下子反而比較擔心袖子會不會被扯壞。
  「──就只有你,絕對不可以離開我!」
  黑子呆住。
  「……」
  總覺得,這句話很不妙地造成了某種類似炸彈般的效果、炸得他腦子整個有些暈眩──或者該說是飄飄然更加貼切,黑子情不自禁地撫上對方的臉頰,見赤司遲疑地抬起頭來。
  「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赤司君。」那詭麗的紅黃中所透露出的著急和無措讓黑子平時淡然的語氣突然中氣十足了起來。
  他決定了。
  ──帳可以改天再算,但是酒醉成這樣的赤司君難得。
 
  遠方,一名有著金黃短髮的俊俏男人猛地感到了一股惡寒,大大地打了個噴嚏。
 
 
 
【26.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哲也,飲料借我喝一口。」
  「……那赤司君的湯豆腐也要給我一口。」
  「哇啊啊!湯豆腐一口就一個了啦!住手!」
  「誰叫赤司君每次都喝那麼大口。」
  「我哪有?你只是因為是奶昔所以才特別計較吧,喝這麼多小心得糖尿病。」
  「愛吃豆腐的赤司君好像沒有資格說我。」
  「不要說得那麼奇怪!而且到底都是誰吃誰的豆腐啊!?」
  「赤司君,君子動口不動手喔。還是說你已經等不及要吃我豆腐了?」
  「誰要吃你豆腐!」
  「這是讓我自己填空回答的意思嗎?那不管我回答誰,赤司君都不能反悔喔。」
  「你──耶?等一下!說話就說話不要靠這麼近!滾回去吃你的飯!」
  話說他到底是什麼時候跑過來的!
  「我就是準備要吃才過來──咦?青峰君、黃瀨君,你們要去哪裡?」
  手牽手一起去上廁所嗎?
  「……愛護眼睛,遠離光源。」
  他們、要自救。
 
 
 
【27.穿錯衣服】
  「咦?小赤,你穿新衣服嗎?」
  「呃?」低頭看了一眼,赤司瞬間轉為有些尷尬、又莫名理所當然的唯妙苦笑。
  「不,這是哲也的。我們只是今天早上──」
  「對不起小赤,拜託不要再說了。是我不該問的,對不起……」
  「咦?」
  他只是想說他們兩個今天不小心一起睡過頭,所以才手忙腳亂穿錯衣服而已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