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出浴後的怦然心跳、17.慶祝某個紀念日、18.接對方回家
 
 
【16.出浴後的怦然心跳】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
  濕透的髮絲失去了原來幾近任性的硬度,滑順細柔地服貼在頰上的模樣讓人完全無法和每日早晨那悲劇的鳥窩頭聯想在一起。平時蒼白到不像運動員的膚色被熱氣薰出了一層彩霞般的粉紅,襯著一顆顆的汗珠,彷彿甘露般誘人。
  他看著一顆不知是汗是水的晶瑩水珠沿著對方的脊背滑落,忍住了嚥口水的衝動、只抿了抿唇。
  那水珠反射著的光芒閃亮到幾乎令他寶貴的雙瞳生疼。
  「赤司君,」收拾好了換下來的衣物,那人轉過身、用那一貫平淡的語氣說著溫柔的話語:「我洗好了,也順便放了洗澡水,現在熱度應該差不多,請快去洗一洗吧。天氣這麼冷很快就會涼掉的。」
  聽見聲音的他愣了一下,對方話中的內容卻還沒有順利進入腦子裡被理解,令幾乎整個人呈現呆滯狀態的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看著另一顆水珠從那人頰邊滑落,他竟只想到是不是該將它舔去。
  「赤司君?」那人又喚了聲,這次語氣裡明顯帶有疑惑。
  「……」他又眨了眨眼,回過神來後臉上鶩地浮上了熱度:「……呃沒事,那我去洗澡了……」
  但那人卻似乎是在此時忽然意識到了什麼,猛地抓住了正要像是逃難般離開的他:「赤司君這個樣子、洗熱水澡似乎不太適合?」
  「──!」他用力甩開了對方的手,得到的回報卻是那人在放開他手腕的同時將他攬在懷中。
  「哲也你給我放手!」
  「赤司君不想先解決一下嗎?」
  「……放手!」
  「洗澡水如果冷掉的話我會重放的……還可以順便一起洗,我可以幫赤司君刷背喔。」
  「那種事情不需──唔!」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有病。
  身為一個男人,他為什麼竟會對著另一個比自己瘦弱的男性軀體起反應。明明加入籃球隊、當了籃球隊長當了這麼多年,他看過的比眼前那人更健壯精實的軀體多的是,這樣跟本就不正常。
  而且自己還是在下面的那一方。
  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這的確算是他自己玩火自焚……
  「……」
  嗯,他、真的、覺得、自己──有病。
  病得不輕。
 
 
 
【17.慶祝某個紀念日】
  「……哲也,這是?」
  看著眼前擺得異常豐盛的餐桌,中間擺了瓶經過特別挑選的花束,每盤菜餚除了內容物的品質很高之外、甚至也經過精心擺盤和佈置,赤司有點呆愣,不太明瞭現在的狀況。
  他看得出來這是對方想慶祝些什麼,但就是因為這樣赤司才不明白……他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應該慶祝的日子啊?
  知道自己本身其實有著很容易把這種其他人應該會很重視的節日給遺忘的壞毛病,赤司還特地將每個應該記得的特殊日子──特別是他與黑子之間的日子──給一個不漏地記錄在記事本裡。並另外在倒數幾天前就提醒自己,以免他在當天才想起來、什麼都來不及準備。
  因此他十分確定記事本中並沒有記錄這今天、最近也沒有什麼特殊節日……
  該不會、是他自己沒記到吧!
  由疑惑轉為某種慌張,赤司陷入有點陰暗的沉默。
  「啊……沒有什麼啦,只是我自己突然想到而已。」看著赤司的反應立刻了解對方的想法,黑子勾起淡笑、開口安慰:「赤司君不記得也是正常的,畢竟之前也都沒有慶祝過……我只是前幾天在整理日記的時候剛好發現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是什麼?」異色的紅黃眸中轉為純粹的疑惑。
  「今天是我第一次和赤司君說到話的日子。」鮮少擺出明顯表情的臉龐笑到瞇了眼,散發著某種光彩:「我們真正認識的第一天喔,赤司君。」
  「什……這種事情不用慶祝吧。」無可奈何地頹下肩膀,赤司看著對方眼中閃閃發光的樣子,有點想潑冷水。
  嚇死人了,害他還以為……
  ──不對,他才沒有在害怕會讓哲也失望呢,絕對沒有。
  「不,這天很重要喔。」沒有發覺赤司一瞬間的糾結,黑子突然換上專注而正經的表情,淡而透明的雙瞳直勾勾地看進紅黃雙眸。
  「這一天是赤司君拯救我的日子。」
  異色的詭麗雙眼瞠大,赤司因為這句話一愣,隨後抿起唇:「拯救什麼的,早就──」
  早就在後來被他自己親手通通破壞了不是嗎?
  「但拯救還是拯救。」溫和但決斷地打斷對方的話,黑子眼中飽含某種情緒,沒有絲毫混濁:「赤司君你大概不曉得那天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吧,因為如果不是那天、不是因為赤司君給了我一個機會,就不會有後來。
  「就算之後發生了那些事,我也十分感謝那天得到了那個機會──十分感謝上天能讓我遇到你,赤司君。」
  看著逼近的水藍色雙眸,赤司覺得氣氛突然變得有點不太妙,但他卻無路可退。
  「就像我的心意從那時就一直沒有改變一樣,後來所發生的事情也無法改變赤司君當初拯救了我的事實。」
  「……」但赤司也無法打斷這氣氛。
  「──我愛你。」
 
 
 
【18.接對方回家】
  當手機裡傳來對方出了車禍的消息時,那秒你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一瞬間如凍結了般地停止跳動,彷彿其實出事的人是你而不是他。
  察覺到了你突然異常的靜默,電話另一端的那人這才想到要告訴你他毫髮無傷,打這通電話其實純粹只是因為車壞了所以臨時想找個司機。
  你連忙應好。隨後講好地點、掛上電話,你這才鬆口氣。
  從剛才談話間對方的語氣,你真正確定了那人確實沒事。
  畢竟以對方的個性,那就算受傷也會逞強地撒著謊的高傲實在讓人很不能放心。
  雖然很容易便能識破。
  「……唉。」
  真的,沒事就好。
  你寬慰地吐口氣,隨後帶著連自己都覺得莫名的愉悅出了門。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