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一方臥病在床、14.午睡、15.幫對方吹頭髮
 
 
【13.一方臥病在床】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所謂「恐懼」竟能龐大到這種程度。不僅會緊迫地將人逼至喘不過氣、幾近窒息,甚至是彷彿能就此將人壓垮、似乎再也無法恢復至原來那般,絕對又強大。
  在這之前、黑子在他眼前倒下之前,赤司從來沒嘗過這樣光是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可怕的、恐怖與驚慌。
  就連當年那場打得最緊張而勝負難分的比賽那時、自己第一次嘗試接下家族其中一個小公司那時、父親突如其來逝去那時、自己繼承了整個家族和遺產那時、甚至是自己宣布引退把家族企業通通都丟給部下管理那時,他,赤司征十郎,都不曾像現在這樣害怕無措、如此激動難抑。
  雖不是冷感,但赤司一直都是個理性且善忘的人,因而呈現出一種灑脫的生活態度。身邊的人事物並不是不會對他造成影響、然而那些影響的幅度也從沒超過某個程度,像這樣巨大到霸占整個腦海、甚至令他完全無法冷靜並幾乎無法思考的情形更是從來沒有過。
  若不是眼前這人,他大概一生都不會有這種感覺、這種表現,就像是……以前他所不能理解甚至有些鄙視的、非理性者那樣。
  但他卻神奇地不會覺得反感。
  也許是因為對象是這個人、也許是因為正只有這個人才辦得到。
  也許是因為,現在的他沒辦法考慮這種事情。
  看了看比方才稍微降低的數值、和對方好不容易從痛苦中舒開的眉頭,赤司輕輕地吐了口氣,放鬆了連自己都不知道何時繃緊了的雙肩。
 
 
 
【14.午睡】
  黑子有時候總會覺得、自己其實就像養了一隻貓咪。
  高傲而特立獨行,雖不至於唯我獨尊、卻也絕對不是配合度高的傢伙,總用迂迴的方式表達內心真正想法、縱使效果不彰也堅持用冷淡包裝自己明顯豐富的情感。從不親人、卻自言行中便能讓人感覺出那毫無保留的絕對信任。愛撒嬌又任性、偏偏又想建立理智可靠的形象,然而一旦遇上自己的罩門、那本就沒什麼用的面具便會立刻消失無蹤,呈現出和外在表現相反的脆弱內在。
  就像孤高冷然而溫柔的貓,連那意外柔軟的身段都如出一轍。
  甚至連午睡的習慣都一模一樣。
  黑子看著時間一到就開始精神不濟、頻頻走神的那人,那很少牽動起肌肉的面容上忍不住勾出了微笑。
  「赤司君,想睡的話就先去休息吧?」
  「……至少要先把這些弄完……」受睡意影響,無意間解除了武裝的那人竟然連往常逞強的反彈都忘了,吃力地眨了一下眼,打了個呵欠。
  意外可愛的表現讓藏在文庫本後勾起的嘴角弧度再次上揚。
  而就在黑子努力地忍住不偷笑出聲的這段時間內,赤司也終於把手上的資料告了個段落:「……完畢!」
  小小地類似歡呼的一聲,赤司伸了個懶腰,很順便且方便地往旁邊躺過去──躺在黑子腿上。
  還在悶笑的某人被這突發狀況嚇得差點沒因為一口氣梗住而窒息。
  「赤、赤司君?!呃?欸!」
  「吵死了,閉嘴。」整個人躺上沙發,赤司臉微朝下不讓黑子看見他的表情,語氣保持著平淡慵懶:「……不要以為你剛剛偷笑我沒有發現。躺好不准動……」聲音漸小至無,好一會兒不再有動靜,似乎是就這樣直接睡著了。
  「……是。」
  但那耳根上漸深的潮紅卻是逃不過黑子帶著笑意的水藍色雙眼。
 
 
 
【15.幫對方吹頭髮】
  「……不用吹吧,頭髮又沒多長、等一等就會乾了。」
  「赤司君,這樣會感冒的。」
  「哼,只是這樣就感冒怎麼配當籃球校隊隊長,我──」
  「──而且、濕著頭髮的赤司君太性感了,不行。」
  「……啊?」
  「我怕我會忍不住──噗唔!」
  「我自己吹就好了!你給我滾去洗澡!」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