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早安吻、11.替對方挑衣服、12.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10.早安吻】
  這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原本是抱持著對方不會答應的想法半開玩笑地提出要求,但竟換得了那人沉默幾秒後的首肯,令你在意外之餘欣喜若狂。
  僅管表面上仍是憑是那付看不出是否有在想什麼的模樣。
  看著你的從容,他似乎因此而有些惱羞,用惡狠狠的語氣要你閉上眼睛。
  你聽從對方的要求,過幾秒後才感覺到唇上傳來以生澀僵硬的力道覆蓋上來的柔軟觸感。
  立刻睜開雙眼的你,沒有錯過那急欲藏起的窘迫。
  臉上仍是彷彿什麼都沒有看見、令對方安心的淡漠,但你澄澈的雙瞳中卻溢出了得逞的笑意。
  最後那人八成是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遷怒般氣惱地輕敲一下你的頭頂,囁嚅了幾句你沒聽清楚的不重要抱怨,果斷地轉身出門,拋下了剛起床的你在原地醒腦。
  殊不知你其實早已因這比咖啡還有效的儀式而完全清醒,只不過是在回味而發著呆。
 
 
 
【11.替對方挑衣服】
  「我看看……還是搭這件好了。」滿意地點頭。
  「……幹嘛這麼麻煩?衣服能穿又可以看不就好了……」已沒什麼耐心的赤司皺著眉頭碎碎念,但還是乖乖接過對方地來的衣服準備去換上。
  「話不是這麼說啊……赤司君你也偶爾注重一下穿著打扮嘛。」明明資質就不錯、品味也不差,卻因為懶這種理由而放棄也太可惜。
  「那樣太浪費時間了,這種事除了讓人看然後自爽之外有什麼好處?一點經濟效益都沒有。」
  「……」
  不要幫自己的懶找藉口,赤司君。
  「再說……你捨得讓別人看見嗎,哲也?」壞心地隨口開著玩笑,根本沒感覺到自己其實是說了什麼有如點燃引信的火柴般的危險話語,換好裝的赤司從更衣的小隔間走出:「而且好看的衣服都很麻煩……像是這套衣服的設計就很煩躁啊!」不悅地再拉了一下衣襬,完全不知道哪樣才是穿這件衣服的正確位置的赤司再次皺眉。
  為什麼明明就是一件衣服要有這麼多塊布料?還裁成這麼不規則的形狀?這是男人的衣服沒錯吧!
  「……」
  但黑子看著對方的眼神卻是明白地表達出他完全沒聽見後面那句抱怨。
  似乎是被赤司那句玩笑話和眼前的模樣點醒了什麼,黑子淡色的雙瞳中閃現出某種澄澈的光芒……但卻是陷入另一種無可救藥。
  「……赤司君──」
  馬上知道對方的意圖,赤司搶在黑子把話說出來前黑著臉發出噤聲的命令。
  「住口。」
  他懶得再去換一次這麼麻煩的衣服。
 
 
 
【12.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黃瀨那傢伙的20圈跑完了嗎?」
  「是的。」頓了一下,聲音有些遲疑地繼續話語:「這樣會不會對黃瀨君太狠心?他才剛進入正式上場名單而已。」
  「正是因此才更是要對他嚴格一點,況且黑子你也沒資格說我。」
  「怎麼這麼說呢,赤司君。我不過是在盡指導員的義務而已。」
  「與其說是義務不如說是權力吧?你這濫用公權的傢伙。」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嘛,赤司君。幫黃瀨君更快速地適應正式上場隊員的新身份不是對球隊更有利嗎?」
  「所以我有叫你停止嗎?」
  「遵命。」
  相視而笑。
 
  稍遠處,剛跑完步正在擦汗的黃瀨突然起了一股惡寒。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