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一方的起床氣、5.做飯、6.大掃除
 
 
【4.一方的起床氣】
  「哲也,起床了。」
  「……」
  「哲也,快起床,你的鬧鐘還在響。」
  「……」
  按掉鬧鐘。「哲也,起床。」
  「……」
  「……哲也,再給你三秒,快給我起床,你今天不是要開會?」
  「……」
  「……算了我管你去死──欸?!」
  「……」
  「……」
  「……啊。」
  「黑子哲也,你抱夠了沒?醒了嗎?如果還是爬不起來我也可以就這樣直接讓你永遠都不用再起床喔。」
  冷笑。
  「──對不起赤司君,請原諒我。」現在他醒了,真的。
  他還不想承受赤司剛起床時的拳頭,那可是會死人的。
 
 
 
【5.做飯】
  「……」
  「……」
  「我們……還是叫外賣吧……」
  「如果是水煮蛋的話我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ㄖ──」
  「我們已經吃了一個星期的水煮蛋了哲也,滅火器很貴。」
  赤司已經不知道該說對方是死腦筋好,還是該誇他很有毅力了。
  那天,黑子自告奮勇說了要做晚餐給赤司吃就進了廚房,之後便一直是靜悄悄地、完全沒有發出任何可疑的聲響──但就是因為沒有任何聲音才讓赤司更覺得毛骨悚然。而且那時對方已經在廚房裡待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卻是沒有任何動靜,這狀況簡直詭異到可怕,讓赤司是更加不安,開始擔心起來。
  他不怕黑子把廚房炸掉,只怕出了其他更難以收拾的事情。
  「……哲也?你還好嗎?需不需要我幫──」
  然而話才說到一半,廚房內的景象就讓赤司瞬間消音。
  眼前的畫面就算說是地獄也不為過。撇去散亂的廚具和一地的瓷器碎片不說,他甚至看見廚房裡唯一的兩把刀就直直地插在他們的料理台上,一旁還噴濺了不知道是番茄醬還是辣椒醬汁類的醬料、以及不遠處八成是切塊失敗而飛出去的肉塊。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大概會以為這裡出了什麼兇殺命案。
  然後廚房裡那個渾身沾滿不明粉色和紅色醬汁的傢伙就會直接被當成現行犯抓起來了。
  覺得受到不小的視覺衝擊,赤司除了想知道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廚房搞成這樣之外,更想到另一個更加神祕的問題。
  ──他到底是怎麼做才能把廚房弄成這樣的同時不發出任何聲音的啊!?
  赤司記得那所謂Misdirection的技能並沒有消除聲響的作用。
  而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結果好像刺激到了黑子那一旦產生出來就很難要他收回去的好勝心,無論如何都要做好一次完整的晚餐出來。於是這一個星期,他們的廚房就因此而添加了不少的戰亂傷痕。
  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黑子可以提著兩大袋的食材進去廚房,寂靜個兩小時,最後端出一盤漂亮白淨的水煮蛋出來。
  而廚房裡已經沒有其他食材的蹤影了。
  「赤司君,明天──」
  「明天晚餐我來做,你不准進廚房──最好從此以後都不要再進廚房!」
  浪費掉食材還是小事,但是他不想再在廚房的磁磚上看到新的刀痕。
 
 
 
【6.大掃除】
  嗯?這是什麼……好像有一點眼熟……?
  呃還有這個……跟這個……
  ……這東西我有印象。
  「哲也,為什麼你的床底下會有我中學時不知道為什麼弄丟了的水壺?」
  「咦?!我明明有用箱子──」
  「還有內褲。」
  看來他們很需要好好談談。
  「可以解釋一下嗎,哲也?」
  他感覺到自己的嘴勾起了不小的弧度,卻沒有笑。
  「對不起赤司君,請冷靜一點……」
  那人退後了一步。
  「我很冷靜啊。」冷靜到想殺人就是。
  「這是有原因的……」
  「沒關係,我可以聽你慢慢說,然後一邊折斷你的手打斷你的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