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清醒時,睜開所見的只有一片漆黑。

「……」

錯愕不到幾秒後便很快地意識到這片黑暗是由於他的雙眼被布所蒙上所導致,馬上冷靜下來的少年以細微到幾乎不可分辨的動作轉動了下手腕和腳踝,毫不意外地發覺他的手腳也被繩索束縛,暗自在心中大嘆口氣。

他被綁架了。

立刻確認了現在處境的少年沒有理所當然的慌亂,只是開始懊惱自己的愚蠢和不小心。心底不停地自責著當下竟然沒有察覺由背後而來的殺氣、做為武將真是失職等等之類的事情。

至於現在這種狀況該如何是好,少年倒是非常淡然地直接思考起該找個什麼樣的時機使用他的金屬器,好一舉逃離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綁匪、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再踹他們幾腳。

老實說要脫身對他而言不是難事,尤其是僅僅對付這樣幾個普通的人口販子和小綁架犯,對於已經得到魔神認可、且已能發動魔裝的少年而言根本是輕而易舉。他只是因為操作不熟練才會不小心淪落到這裡,不過是要打到幾個小毛賊而已、以他現在的魔力就綽綽有餘。

就在少年感覺一切計畫都差不多了,轉念開始尋求魔神的回應時,他才發現自己又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配劍理所當然地被綁架犯取下了……他的金屬器根本不在他手邊,別說是要發動了、少年現在連想跟魔神確認金屬器的所在位置都無法,因為距離太遠。

……這下怎麼辦?

「……」

正當少年又一次地責備自己的愚蠢,那因慌張而生的冷汗也不由自主地滑落臉頰,卻聽見了他所處的空間中傳來的細微的聲響。

那是接近騷動般的細小聲音,彷彿什麼東西互相摩擦地破碎而細微,然而卻是不間斷地持續傳出。要不是此時此刻被矇住雙眼的少年只能仰賴聽覺掌握周遭的動靜,可能連他這樣的練武之人都會忽略的微小聲響,正由少年的背後緩慢接近當中。

原本以為可能是老鼠或是蟲子之類的小動物,畢竟貧民窟本就髒亂不堪,有些伺機而生的腐食性生物也是無可避免的。但過了一會兒後少年便開始覺得不對。先不提那聲響過了這麼久仍未消失不太正常,原來的微小雜音甚至有逐漸放大的趨勢、且那噪音源頭還筆直地朝著少年前進,目標似乎正是自己。

是魔法嗎……?

腦中首先的念頭是八成是刺客,但以這種暗殺時間也拖太久了而不到三秒就被自己否決,猜不出對方的行動以及其目的的少年只能緊張地等著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最後,那聲響在少年背後停了下來。

 

「嘿,你還好嗎?」

 

──是那名男孩的聲音。

出聲的同時替少年解下了矇住雙眼的布條和口中被胡亂塞入的發臭布團,少年因久違的光線而瞇了瞇眼,對焦後看見的是男孩混雜著擔心與安心的黃澄雙瞳。

「……還好。」待對方將自己手腕和腳上的繩索取下,少年才小心翼翼地警戒著周遭坐起身,這才發現自己是被扔在一個骯髒雜亂的小倉庫。「……你怎麼會在這裡?」

整個空間除了他躺著的地方到處堆著看不出是什麼的雜物,上頭積滿了灰塵、角落生著喜愛濕熱的黴菌,僅存的光線由一旁的小窗口灑落。空氣中也飄散著混了塵埃、霉味、腐味和其他不曉得什麼臭味的味道,令剛剛才從口中那布團的怪味中解脫的少年不禁又皺了皺鼻子。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而是少年發現、倉庫的入口和男孩來的是相反方向。

「啊,我挖地道進來的啊。別看我這樣,朋友都說我是挖地道高手喔!就連卡希姆在我的地道面前都只能下跪求饒哈哈哈──」似乎是提到了所自豪的祕技,男孩揚起下巴大聲宣告,指了指旁邊的地洞,得意地笑著。

少年趕緊摀上他的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要這麼大聲,你不怕被發現嗎!」其實本來是問對方為什麼會想來救自己的少年現在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想辦法好像脫逃機率比較高。

「沒差啦,這附近有好幾個地方在賭博,吵死了根本聽不見我們。」好不容易掙脫了少年摀在自己臉上的手,男孩不太開心地解釋。

「所以我們快逃吧。」

這次換少年的手被兩隻瘦小而粗糙的雙手一把抓住,逼得他中斷正在思考脫逃計畫的思緒,回望那對漂亮且真摯的大眼睛。

「我會在前面幫你把地道挖的大一點,我們從地道逃走吧,然後去王宮。」男孩露出了和幾十分鐘前相同的笑容,重複了相同的話:「我知道捷徑喔!」

那瞬間,總是習慣讓別人服從他的少年、竟差點下意識順從地應好。

「……等一下,我必須把我的劍拿回來。」頓了下才說出自己剛剛在想的事,少年不著痕跡地把些微的狼狽藏起,並改為更加冷靜理智的語氣:「我的配劍被那些傢伙拿走了,必須去取回來。」當然,男孩並看不出這些。

「那把劍有那麼重要嗎……」對男孩來說,劍和刀之類的根本沒分別,都不過是拿來攻擊與防身用的武器罷了。更別提是其中的名貴與否以及價值落差,他更是完全沒概念……不過看少年的這一身行頭,那把刀大概也很值錢吧。所以那幾個人口販子才會把它拿走,除了使少年失去武器之外、還能拿去賣錢。

看這個人這麼重視的樣子,大概是真的很名貴的刀吧。

刀劍不分的男孩心想。

不過現在都已經被綁架了,還要管那種東西嗎……有錢人真是不可理喻。

「非常重要。」並不知道男孩的想法、心裡所想的也完全和男孩的猜測相距甚遠,急著想要拿回金屬器的少年立刻回答:「而且有了劍的話,我們也就不用鑽地道逃走了。」

「欸?」

「我可以拿劍在他們每個人身上捅一個窟窿,光明正大地走人。」

「噗。」絲毫不懂得遮掩的男孩直接笑出聲來,並回了一句:「那你為什麼還會被綁架?」

「……我承認這是我自己太大意。」是他的錯覺嗎,他怎麼在幾分鐘之內被一個剛認識不久的臭小鬼連兩次弄得狼狽不堪,而且對方似乎毫無自覺。「但是我比他們強多了,只是我需要我的劍。」

「唔……如果是武器的話他們通常都會藏在旁邊那間屋子裡,但如果他們把你的劍當成寶物的話……」男孩歪著頭想了想,稚氣的臉蛋漸漸皺成了古怪的表情:「……大哥哥你一定要拿回那把劍嗎?」

「嗯。」很快地點頭,少年頓了半秒才意識到男孩似乎對於這個要求非常苦惱,連忙又補上了句:「啊不過,如果能先有普通的武器也行。我可以打敗他們再逼問出劍的下落──」

「好!」少年話還沒說完,自顧自地思考著什麼而根本沒有聽見少年後半段話的男孩突然大吼一聲,好似下定了什麼決心,矮小的身軀簌地站起,把少年嚇了一大跳。

「──我去幫你把劍找回來!」

「……蛤?」被男孩不可預測的思考模式與行為弄得有點暈頭轉向的少年愣了一下:「……你要怎麼把它找回來?」

「欸,雖然不確定是藏在哪裡,但是我知道他們所有藏東西的地方,去翻一遍就找得到了啊。」男孩說著說著竟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找到之後再幫你偷出來。

「這間倉庫沒有鎖,可是外面很多人,等我叫你的時候大哥哥再出來就好了。然後我把劍還給你,大哥哥就可以用那把劍幹掉那些壞蛋了對吧。」

語畢男孩便轉身想鑽回地道裡,聽著那計畫而皺起眉頭的少年趕緊將他攔住:「等等,這樣很危險吧。我不能讓這麼小的孩子冒這種風險,你幫我隨便找一把武器就好了,我可以自己──」

「……你幹嘛把自己講得好像很老一樣?大哥哥你也沒大我幾歲吧?」實際上大約有十歲左右的年齡差,但由於在貧民窟裡成長的男孩被迫早熟的緣故,因此他自認為兩人差距並沒有那麼大:「放心啦這裡我很熟,之前來探險過好多次,那裏也已經被我挖了好幾條地道,不會被發現的啦。」

「但是──」

「安啦。」直接截斷少年阻止的話語,男孩鑽出少年手臂間的縫隙,像隻兔子般蹦地跳進地道裡:「記得等我叫你再出來喔!」

少年急忙伸出手,但連衣服都沒揪到,男孩便已失去了蹤影。

 

     

 

 一冷靜下來,男孩便很快地意識到自己剛剛其實想得太簡單了。

鑽出地道、躲過那些喝得爛醉的笨大人的監視、找到之前挖過的地道這些都很簡單,潛入那些人口販子的贓物藏匿地點也靠著地道輕而易舉地辦到了……但接下來呢?

剛才很爽快地說了會替少年拿回他的劍,但男孩鑽進了狹窄的地道裡後才發覺那把比他自己還高的劍搞不好根本進不來,他大概得想別的方法把劍偷渡出去才行;還有他到底該怎麼找到那把只瞄過幾眼的劍也是個大問題……算了,越想問題越多。

看著陰暗的倉庫內部,做一件事情想一次的男孩很快地把這件擔憂放進腦中「到時候再說」的清單裡,甚至沒考慮到以那把劍的重量大小而言、他可能連搬運都有難度等等細節,在那幫人口販子的寶物堆中跳上跳下地翻找起來。

幸好他運氣不錯,沒多久便看見了他的目標。

「嘿──咻!是這個沒錯吧?太好了第一間就中──」

 「喂!臭小鬼你在幹什麼!」

……他錯了,他的運氣有夠差的。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