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ICE3無料小報內容

※綠谷出久X轟焦凍

※男子生理期設定Part2

※含連載99話捏他

 

 

 

雄英高校更改為住宿制,這個消息對於大部分的雄英學生來說,除了代表著能提早體會離開家人的照顧、為自己日常上的大小事負責,更是個能與同年齡的夥伴們一起生活的機會,著實是令人既緊張又期待的。然而對於轟焦凍而言,這卻也意味著他需要煩惱的事情又增加了不少──絕對不只有不習慣宿舍的西式裝潢風格的問題。

他「個性」的秘密,隱瞞的難度又要增加了。

 

「轟同學?你在裡面嗎?」敲著與自己房間一模一樣的房門,綠谷出久以擔心的表情站在門外,確認過整條走廊上只有他一個人後,才以普通的音量繼續對房間裡面的人說道:「因為這個時間了還沒看見轟同學,班上的大家都很擔心。轟同學,是……『那個』問題嗎?如果很不舒服的話,需不需要我去請相澤老師──」

話正說到一半,房門就突然被裡面的人打開了。只見轟焦凍有些虛軟地半倚著門,總是淡漠的臉龐上少見地表現出明顯的難受,那憔悴的樣子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昏倒在地似的,令綠谷出久吃了一驚、瞬間心疼了起來。

「……抱歉,因為有點貧血所以睡晚了。」看了下時鐘,轟焦凍無奈地抹了把臉,揉揉眼睛想讓自己清醒一點:「不好意思,綠谷,能麻煩你幫我跟大家和老師說我會稍微遲到一下嗎?我現在就做出門的準──」

「沒關係嗎,轟同學?還是我幫你請假好了?」見對方竟還打算正常出門,綠谷出久連忙焦急地提出建議,連打斷對方的話語有些失禮都顧不上了,「你氣色好差,我擔心──」

「可是太常請假我怕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抓著門板,轟焦凍嘆了口氣,說出自己的顧慮,「每個月都在相同的時間請病假,這樣久了一定會引起注意的。」

「可是……」

「我狀況會這麼差只是因為剛睡醒,梳洗完就會好多了,別擔心。」看見溫和的綠髮少年還是滿臉不認同的表情,轟焦凍像是想安撫對方似地勾起唇角,「之前幾次我也都是這樣,不會有事的。你先去上課吧,晚點見。」

「那……好吧。轟同學千萬別勉強喔,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告訴我。」最終仍是點了點頭,覺得自己剛剛好像反過來被對方安慰的綠谷出久心情有點複雜,內心的擔憂也一點都沒有減少,「那就、待會見了,轟同學。」

「嗯。」

看著對方往電梯的方向走去,轟焦凍關上房門,像是嘆息又彷彿感嘆般地吐了口氣。

說真的,從小就在父親特殊的教育下成長的他,其實是非常期待這樣與同年齡好友共同生活的,但這「個性」副作用所帶來的困擾依然沒有因此變得比較不麻煩、哪怕一點點都沒有。

由於結腸屬於適應「冷」那側的器官的緣故,自從轟焦凍開始頻繁地使用「熱」那側之後,便出現了這樣每月定期出血以排除熱量的症狀。雖然聽從醫生的建議後決定順從身體的自我調節機制,但雙髮色的少年偶爾也會有點後悔沒有嘗試「治療」這個症狀──尤其是每個月的這個時候。

總之造成一切的元兇都是他那個渾蛋父親。因為身體不舒服使得心情也異常差的轟焦凍在心中咒罵父親轉移注意力,跪在他特地搬來宿舍鋪設的榻榻米上,開始拿出制服與生理用品。

然而少年很快地便發現自己今天可能水星或火星逆行。

「……糟糕,這樣這次會不夠。」

 

 

稍晚時看見轟焦凍的確如他所言正常地前來上課、神色和表現都回到接近平時的模樣時,綠谷出久相當訝異,對於對方的佩服又上升了一些。

早上那種程度的憔悴,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到這個狀態啊……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對方之前幾次的確也沒有在學校呈現過那麼憔悴的樣子,果然是真的每次都會這樣的嗎?原本正擔憂著對方今天會不會撐不住而倒下的綠谷出久,不禁又開始心疼對方每次都要忍著不適、裝出平時的模樣照常與他人互動的辛苦。

綠谷出久不曉得的是,自從這個秘密被他發現後,對方需要在偽裝上下的努力已經減少了很多。畢竟轟焦凍平時最常接近的對象通常都是他,且綠谷出久的觀察力與推理能力又是眾所皆知地出眾,想瞞過他更得多花些力氣。

在某方面而言,綠谷出久本人或許才是造成轟焦凍需要耗費心神隱瞞這秘密的壓力來源。

 

「咦?轟同學,你今天要出去校外嗎?」

然而對方再怎麼表現得神色如常,綠谷出久並沒有遺忘這終究只是耐力與演技的結果而已,因此當看見轟焦凍在放學後就往校門口的方向走時,他立刻擔心地將人攔下了。

「嗯……有點東西需要買。」見那雙蘊含著擔憂的綠瞳望了過來,轟焦凍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不自覺地撇開頭迴避掉對方的目光。

「咦,可是不能晚幾天嗎?你的身體──」

「就是因為這樣才更不能。」儘管盡可能地控制了情緒,這句話的語氣還是不小心因尷尬和身體不適而顯得有些重,轟焦凍在說出口的瞬間就感到懊惱了。

不過綠谷出久不知道是不介意、還是沒有察覺這方面細微的差別,只是在聽到那句話的內容之後愣了一下,隨後便因理解到了什麼而漲紅了臉。

「……咦?難道說是……沒有了嗎?」

對於純情高中小宅男而言,要講出那個詞似乎就羞恥到非常困難的程度。

而這毫不掩飾的尷尬表現也直接影響到了轟焦凍,本來因為習慣而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突然在此時變得特別令人害臊,雙頰在他沒有意識到時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嗯。」

不由自主地輕咳一聲掩飾紛亂的心情,轟焦凍這一生從來沒有這麼想逃離現場過,就連父親在他小學運動會上公然大肆稱讚與炫耀他所獲得的成果時都沒有。

正心緒混亂地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方才在那陣尷尬之後就陷入沉默的對方,突然便在轟焦凍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況下開口打破沉默,說出了一句令他無法反應的話。

「那個……要不然,我去幫轟同學買吧?」

「……呃?」轟焦凍當機。

「畢竟轟同學的身體狀況還出校買東西太勉強了!反正我今天也有空,所以──」急急忙忙地解釋著理由,綠谷出久莫名地顯得相當緊張,然而看起來又不像是因為要去買衛生棉這件事情本身。

「不好吧,這樣太麻煩你了。而且是那種東西……」

「不會麻煩的!轟同學都能自己去買了不是嗎,況且我也有幫媽媽買過,所以還算知道要怎麼選──」後面兩句其實是謊言,綠谷出久根本沒有幫母親買過生理用品,但自從知道了轟焦凍的症狀基本上和女性的生理期差不了多少後,他就上網查過了相關的資料,因此對相關產品相當清楚倒是真的──不過這種事情可不能說出口。

「……」

儘管依然相當尷尬且彆扭,但轟焦凍的身體狀況的確已經不適合做回房間休息以外的選擇了,因此在綠谷出久非常努力地毛遂自薦與說服之下,雙髮色的少年最終仍是屈服在了自己的不適與對方的殷勤之下。

於是幾分鐘後,臉上長著雀斑的綠髮少年就帶著近似從容就義的表情站在了藥妝店門口。

然而他卻就只是「站著」,遲遲沒有跨出步伐踏入店內,站到裡頭的店員看著他的表情都逐漸變得微妙、差點準備打電話報警的時候,少年才終於用力深吸一大口氣,踏出了第一步。

──接著以三步併作兩步的方式快狠準地走向了擺著生理用品那排的走道。

啊……是第一次幫女朋友買衛生棉吧。店員露出了慈愛的微笑。

不過綠谷出久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店員關愛了,因為剛跨過一個關卡的他,此刻正面臨著另一個挑戰。

「……糟糕,忘記問轟同學他是用哪個牌子了……」

雖然分得出護墊、日用型與夜用型那些,但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種不同的牌子啊,是不是用起來也有差別的呢?咦還有不同的香味和材質?!糟糕了,感覺買錯反而會帶給轟同學困擾啊。哎哎這方面的功課做的不夠啊……真是失策……

「同學,有需要幫忙的嗎?」

轉頭,是笑得異常燦爛與慈祥的女性店員。

「啊……」

 

半小時後,擁有了比班上大部分女生還要豐富的女性生理用品知識的綠谷出久,抱著一個跟他的背包一樣大的紙袋離開了藥妝店。

轟焦凍在這之後的好幾個月都不用煩惱衛生棉夠不夠用的問題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必須要開始煩惱,要不要在某人的建議下嘗試使用衛生棉條的問題。

不知怎麼地,轟焦凍總覺得那個小小的紙盒宛如潘朵拉之盒。

「……」

 

看來要努力的事情還有很多呢,加油吧少年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