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其實誰都不希望事情最後發展成這樣。

起初只是很單純地在人生的道路上走著、很單純地努力往前邁進、很單純地想要生存下去。

如此而已。

走到盡頭之前,誰都不知道腳下踩的這條道路通往哪裡、更無法預知終點將會遇到什麼。

就算最後在終點迎接自己的將是黑暗的泥沼,也只能無從選擇地硬著頭皮走下去吧。

 

堅信著只要邁開腳步就會有轉折的機會、相信人生處處是轉機,只要腳步不停,就沒有誰能把自己逼入絕境。

……但倘若那所踏著的道路一開始就處在絕望中呢?

 

     

 

汗水自額角滑下,虞因隨手用手背抹了一把,瞇起眼的同時用手背遮光、抬頭望了眼天空,呼了口氣。

怎麼這麼熱啊……

雖然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台中此時的太陽也並不怎麼溫和,但他沒想到來到南部後那溫度和日曬竟然又上升了一個級別,毒辣的程度簡直能把人給烤焦。光是站在陰影底下,藉由輻射與對流傳來的便是有如三溫暖般的高溫,更別說是站在太陽底下直射,幾乎會令人有種快要融化的錯覺。

連偶而吹過來的風都是熱的,這樣的天氣沒有冷氣怎麼活啊。

虞因不知道第幾次在心中暗自後悔答應了這次出遊。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前陣子自己實在是太倒楣、出事的機率太高到讓身邊的人都快要看不下去,還沒等到放假,李臨玥便提前召集了自己的姊妹淘和被女色誘惑的幾個虞因的狐群狗黨軟硬兼施地「說服」虞因答應跟他們一起南下到台南遊玩,好像怕他自己在放長假時騎車到處亂轉會又撞上好幾打阿飄一樣。甚至還殷勤地跟他說可以帶弟弟一起來沒有關係、哥哥姊姊會幫忙照顧之類的話,讓虞因不知道是該先黑線還是先汗顏。

撇除李臨玥那男女關係雖亂、但其他品行還是非常優良的女人不算,虞因深深覺得自己那群狐群狗黨只會教壞小孩子。而他也當場就吐槽回去。

但後來不曉得是李臨玥還是哪個人告訴了聿他們要約兩人出去玩的事情,最後他是被聿強制地答應了這趟出遊。

「我那幾天已經和方以薰約好了要一起出去玩,你可以答應他們沒關係。」事後才用手機敲了這段話給他看。

「……什麼你要跟方以薰出去?又要去做什麼!」這兩個小孩自己單獨出去總是會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虞因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

「滕祈哥也會去。」聿一句話就堵得某兄長乖乖坐回椅子裡,接著又按了幾個字:「所以你跟他們去玩,不然你自己一個人會很危險。」

「……什麼叫我自己一個人會很危險……」他又不是每天都走去墓仔埔讓阿飄撞。

聿皺起眉。

「很危險,不能一個人。」

「好啦好啦……」

所以他現在才會在這裡,一邊不曉得第幾次在心裡想著好想回家玩電腦吹冷氣,一邊和李臨玥一行人躲進一旁的便利商店裡。

「好熱喔……」在窗邊找了個位子坐下,李臨玥邊抹著汗邊抱怨,一旁的新任男友立刻捧著冷飲上貢。

「要不我們等等去吃冰?」便利商店裡的座位本來就不是很多,因此幾個大男孩馬上發揮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長出來的紳士精神把位子讓給儘有的四五位女孩坐下,幾個人便站在旁邊殷勤地為下一個目的地提出建議:「這附近冰店還蠻多的,我知道有一間很不錯喔,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要不要先去吃個冰消消暑?」

「對啊對啊,去吃冰吧,我們請你們。」

男女生的人數湊的剛剛好、彼此也大都是雖沒有很熟但都認識的範圍,氣氛也不至於太尷尬,七嘴八舌地討論後很快便敲定吃冰的行程,幾個大學生又浩浩蕩蕩地準備轉移陣地往冰店前進。

想說怎樣都好的虞因無奈地跟在心情異常高昂的阿關後面。

總覺得這團人給人的感覺太像在聯誼了,讓他不太自在。

「……」

「吶,怎麼樣?阿因大哥哥。」拍在肩上的一巴掌打斷了虞因打算讓自己放輕鬆別想太多的深呼吸,李臨玥笑笑地從他背後探出頭來,距離近得像是她男朋友不在一樣。

「……什麼怎麼樣?」不過既然某男朋友沒有反應他也懶得管,隨便這女人去拍,虞因只莫名其妙地反問。

「那位優質妹妹啊。」指了指那位虞因唯一不認識的女孩,李臨玥甜美一笑:「你覺得怎麼樣?我的眼光不錯吧?」

「靠!你──」一秒反應就是先大罵,虞因在髒話脫口而出之後才發現不對,趕緊在前面的同伴們疑惑地轉頭看過來時笑笑敷衍過去,接著才壓低聲音憤怒和李臨玥咬耳根:「你這女人是吃飽太閒想當媒人想瘋了嗎!這是做什麼啊!」

他錯了,這團旅遊團根本不是「像」在聯誼。

這根本就「是」聯誼。

認識這麼多年,虞因不曉得第幾次努力忍住打女人的衝動。

難怪,他就在想那女孩怎麼好像很眼熟,明明不認識……原來就是之前照片上那個女生嗎!

「欸、不過是交個朋友而已嘛,阿因大哥哥你何必這麼激動呢?」一點都不在意對方的怒火,李臨玥還是笑著:「其實我也不是故意要怎麼樣啦,只是剛好我朋友看不下去那位優質妹妹就連放長假也沒有跟誰約出去玩,就硬把人家拖出來了。我一開始也沒想到那位妹妹也會來,真的只是剛好而已。」

「……」

「好啦,阿因大哥哥你也放輕鬆,當作交個新朋友這樣啊。」露出旁人會覺得非常美麗而虞因只覺得非常欠揍的笑容,李臨玥豪邁地拍他的背:「你是蘿莉控的事情我還有記得幫你保密,大哥哥你就放心地去尋找人生的春天吧!」

「誰是蘿莉控!」反射性反駁。「……喂,你該不會把我的事情也跟人家說了吧?」

「就說我沒有把你是蘿莉控的事情說出去了嘛,安啦。」

「我不是在說那個啦……」

放棄和玩他玩得很樂的女人交談,虞因嘆口氣,下意識往那個女孩的方向看了一眼。

──綁著馬尾的清秀女孩也正好回頭看他,並在發現兩人四目相對時愣了一下,匆匆地又轉過頭去。

「……」

他可不可以打女人,就是在他旁邊笑得異常燦爛的這位。

 

     

 

同一時間,台中市的某棟公寓。

「……其實你可以待在車上等我就好,並不會很久。」

「唉呀不要這麼說嘛,你學弟就是我學弟啊,身為學長就是該盡一點責任關心可愛的學弟現在過得好不好啊你說是吧?」某人笑嘻嘻地回應,絲毫沒有要回頭的打算。

「……」學弟看到你大概只會摔門吧。

輕嘆口氣,也不再阻止自己前室友硬是跟上來的舉動,黎子泓逕自走向那扇他最近拜訪得很頻繁的大門前,伸出空著的那隻手按下門鈴。

站在一旁的嚴司沒來由地哼起了輕快的旋律,依然是不太正經的微笑。

等了一秒、兩秒……大約過了十分鐘之後,預期中那位會繃著一張臉應門的屋主卻沒有來開門。

「耶?」

「……」黎子泓又按了一次門鈴。

門依然毫無動靜。

「……小東仔不在家?」

嚴司訝異了,還夾雜著點黎子泓不太想知道為什麼會有的淡淡可惜語氣。

某檢察官只是盯著門板,皺起眉。

「小東仔該不會真的死在裡面了吧?」語氣和話中內容完全相反,嚴司在東風家門口前左看看右看看,一點都沒有正在擔心的感覺:「我就說嘛,他那個樣子總有一天會自己先自滅,這下子八成不是雕東西雕到忘記吃飯餓死在裡面、就是自己不小心被雕刻刀捅死了吧。」

「不要亂說。」眉頭緊皺,其實一點都不認為自己學弟會如同嚴司所說的那種可笑的方式出事的黎子泓確定對方作息最近已經有比之前好很多,在許多人的接力餵食下也幾乎都有好好吃飯,因餓過頭而體力不支的情形已經很少再發生。

上次來拜訪時氣色還挺不錯的,因此這方面他一點都不擔心。

黎子泓擔心的是別的事情。

他拿出手機撥了號碼,對方沒有開機。

「……」

「怎麼了?小東仔沒接電話嗎?需要叫老大來把門踹開嗎?」太好了又可以看到虞夏的少林密傳武功了!

「……不是,他沒開機。」黎子泓一點都不想糾正對方門打不開應該是要叫鎖匠而不是虞夏的正確觀念,直接把話題轉回正常的方向:「我猜,東風大概──」

黎子弘說出了他的猜測,也是之前上演過好幾次的事情。

「……欸?」

 

     

 

虞因深深覺得自己是被騙了。

無數次在心中咒罵自己的損友,強打起精神,虞因開始絞盡腦汁想方法消除現在微妙的尷尬狀態。

他不知道那群人是約好了還是怎樣,一到冰店找到位子之後幾個人便開始你一言我一句以多比一的威勢用各式各樣毫無邏輯又欠揍的理由把他和那個女孩湊成一桌,也不管他的抗議和人家女生已經尷尬到想躲起來,就這樣死皮賴臉地把他們推到角落的雙人桌,然後再丟給他一句要好好照顧對方的叮嚀。

看著那幾個也都各自兩兩坐定位的友人們,虞因真的有想掐死他們的衝動。

原來所有人早就都把這個當聯誼了嗎!為什麼沒有人告訴他!

──你們是來聯誼的可是我不是啊!

「呃……那個……」就在虞因一邊暗中詛咒自己的朋友們、一邊糾結該說些什麼話題才好的時候,對面一直低著頭的女孩突然先開口了:「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朋友他們……」

「啊,不會,不是你的錯啦。」沒想到反而是人家女生先開口了,虞因下意識地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也不是你的錯啊,是我朋友他們……」揮揮手要還在偷笑的阿關他們閉嘴,虞因帶著抱歉的微笑:「抱歉啊他們就是這個樣子……呃,我叫做虞因。那個、你看過菜單了嗎,要不要先點東西來吃?」

「欸、好……」

女孩有些慌張地拿起點餐單來看,接著才猛然想起自己還沒自我介紹,又低著頭說了自己的名字,最後才在短暫的沉默之後選了一道冰品。

不遠處的李臨玥在女孩看不見的方向朝虞因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拼命忍住才沒有在女孩面前瞪人的虞因在心中腹誹著自己的青梅竹馬,默默接過女孩遞給自己的點餐單。

「喵嗚──」

一旁的店內造景樹叢突然在這時搖動了下,引得虞因和女孩同時將視線轉了過去,便看見一隻毛色漂亮的短毛黑貓從中鑽出。

「咪嗚。」

也不怕陌生人,黑色的貓咪又叫了聲,伸出了白色的腳掌刮了刮臉,一屁股坐在植著造景樹叢的木臺上,睜著藍綠色的眼睛回看他們。

虞因這才注意到這隻貓的腳掌和全身漆黑得如夜的毛色不同,只有踩地的那四隻貓掌是白色的,純黑和純白裡都沒有一絲雜毛,非常漂亮。

「欸?是店裡的貓嗎?」

被貓咪漂亮的毛色吸引,女孩伸手似乎想摸,卻見黑貓一下子避過了她的手並跳下木臺。在桌旁晃了一圈,清澈冷靜的藍綠色貓眼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虞因,最後竟突然蹭上虞因擺在桌子底下的雙腳。

「耶?!」

「喵嗚──」

不顧虞因的驚嚇,黑貓瞇起眼,蹭得非常自得其樂。

「呵,牠好像很喜歡你呢。」露出些微羨慕、又覺得有些有趣的眼神,女孩掩嘴笑。

相較於女孩的羨慕,虞因只覺得有點驚嚇。

不知道是不是被葉大哥家的雞肉乾瞪久了,被剛見面的貓這樣親暱地蹭上來他反而不知所措。

黑色的貓咪開始在他的兩隻腳之間鑽來鑽去,害虞因完全不敢亂動。

「呃,這位先生,店內禁止攜帶寵物喔。」櫃檯的店員察覺了這裡的小騷動,趕緊過來提醒。

「咦?這不是我的貓啊。」虞因連忙解釋:「我們還以為是你們店裡的耶?」

「欸?」店員也訝異了:「不,我們店內並沒有養貓喔。」

「難道是流浪貓?可是有項圈啊……」側身探頭看了看還在自己腳邊的貓,虞因這才看見了黑貓脖子上那條自己剛剛沒注意到的深棕色項圈。

「會不會是這附近住戶養的貓?」女孩也低頭看了一眼,的確有項圈。

「可能是迷路了吧……抱歉打擾兩位用餐了,這隻貓就交給我們照顧吧,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不會,沒關係。」

一臉歉意的男性店員蹲下身,伸手想要抱起貓。

方才還悠哉地在虞因腳邊轉的黑貓卻忽然俐落地躲過店員的手,繞過桌腳鑽到虞因所坐的塑膠椅下方,就這麼窩在裡面不動。

「……」

也不敢伸手進去硬把貓給拉出來,年輕的店員有些尷尬地搔搔頭,抬頭以帶著歉意的語氣詢問椅子底下被貓霸佔的虞因:「呃,抱歉,可以讓貓先待在裡面嗎?等等牠出來之後我們會再把牠趕走的,不好意思。」

有點黑線的虞因點點頭,順便將他剛剛點好的點菜單交給店員。

「咪嗚──」

然而店員一走,那隻躲起來的黑貓便又立刻跑出來在他腳邊轉了。

「……」你這樣子我真的會被誤會的啊!

看見回到櫃台的店員又疑惑地朝這邊探頭,虞因只覺得有苦說不出。

「……抱歉,我先把貓帶出去好了,不然店員要又誤會了。」

「啊,好。」

小心翼翼地避開腳邊的黑貓站起身,虞因才剛要蹲下去抓貓,就見那黑色的身體在此時猛地立了起來,小小的身體緊張地繃緊。豎著耳朵,黑貓望向某個方向,突然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時大幅度地一躍,衝向門口,轉眼便不見蹤影。

「……怎、怎麼回事啊……」

虞因看著還留著黑色殘影的方向,錯愕。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