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不知道人活著有何意義。

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在意、沒有什麼能提起興趣。

對他來說,身邊的人事物、路上走的、天空飛的、水裡遊的、有生命的活物、抑或是無生命的個體、甚至於這整個世界……一切的一切早已和他無關。

有關的已經被他自己給剷除、無關的本就不需要在意,因此、已經什麼都沒有關係了。

就算自己是生是死也沒有差別。畢竟一個跟世界無所牽連的生命不管活著還是死亡都是一樣的,那麼、就是等號。

既然無論活著或是死了都一樣,那人生在世上做什麼呢?

為什麼那些人還要一直糾纏他呢?

他不想要受到牽連、不想要在乎,所以才選擇離開……所以他不要別人在乎。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永遠不會是等號。

他是知道的。

……所以他才覺得活著很累。

他知道那種溫暖、也深知淪陷後的炙熱。

那是陷阱,無論幾次都會被它騙進深淵,就算知情依然無法逃脫。

熱情與溫暖過後瞬間的冰冷,寒凍刺骨。

他無法再承受第二次。

因此他選擇連溫暖一起拋開,這樣也就不會有被拉入洞的可能性。

與其不小心被拉下黑暗中而後累人地掙扎,不如一開始就切斷任何的枷鎖與牽絆。

就算會因此而死亡也沒有關係。

反正對他而言活著和死了是一樣的。

更準確來說,對他而言死了反而比較輕鬆。

 

──最後,逃避成了他的唯一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