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谷出久X常闇踏陰

※未來捏造,畢業後職業英雄設定,私設與OOC

※我要當個拉燈的流氓!(乾

 

 

 

常闇踏陰一直以來總是習慣一個人睡覺。

不過原因也不是多麼特殊或難以啟齒的事。眾所皆知他的「個性」受到環境因素影響很大,黑影在光線照射下會變得虛弱、而在黑暗中則會壯大且難以控制,儘管如今的他已不像當年那般天真、也擁有了足夠壓制黑影的精神力,但也不可能在睡夢中仍保持警戒,因此當他熄燈入睡時,他周圍的空間就會變得相當危險。雖然黑影也是需要睡眠的,也不至於會像當年自己失控爆走那般造成一地狼藉,但會受到常闇踏陰做夢內容影響而躁動不安,還是擁有一定的殺傷力。

因而在常闇踏陰的「個性」出現之後,他得到的禮物就是自己的一間房間和獨自就寢的義務,儘管當年三四歲的他對於這樣的「家規」有些抗拒,但畢竟是無可奈何的原因,且在過了這麼多年以後、他也早就習慣了──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又有著這樣的「個性」,如果怕黑豈不是笑死人嗎。

然而,常闇踏陰從沒想過,這個習慣竟會在自己有了交往對象之後替自己帶來難題。

相當理所當然地,情侶總是會希望能有更多時間與對方待在一起,尤其他的這個伴侶似乎屬於黏人的那類,就算NO.1英雄的工作量多得嚇人,仍是盡可能在每天工作結束後來常闇踏陰的住所找他,儘管可能並沒什麼事、只是想要共處一個空間這樣芝麻綠豆大的願望而已。不過常闇踏陰也不排斥這樣的行為,畢竟如今已以黑影英雄成名的自己也相當忙碌,若不是對方這樣刻意地親近,恐怕他們也不會有多少共處的時間,那麼交往這件事似乎也就失去其意義。

但常闇踏陰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交往對象所希望的並不真只是共處一室如此簡單。

雖然說他也是個正常的男人,應該有的知識、慾望、與好奇心還是有的,但因為「個性」的關係,常闇踏陰總是習慣性地在一定的時間催促對方回家,而實在不會將對方的親近舉動往那方面聯想。

「……已經這個時間了,你該回去了吧。」黑影的活動狀況會間接提醒他現在的時刻,因此常闇踏陰無需看錶便能知道現在差不多接近電車末班車的時間了,頭也沒抬地出聲提醒在他身旁不知是在神遊還是在幹啥的戀人,一如往常。

「唔,呃……」

然而與過去幾次不同,今天他的這句話卻彷彿什麼輕微的隱形攻擊般令對方發出了一聲微妙的咕噥,讓常闇踏陰不得不中斷閱讀、奇怪地轉頭望向那不知為何表情有些委屈的男人。

「那、那個……常闇同、常闇。」縱使經過了這麼多年,綠谷出久依然保有著一些高中時的習慣,例如稱呼、例如猶豫不決時那吞吞吐吐的說話方式:「那個……我、不能留下來嗎?」

常闇踏陰看著對方漲紅著臉說出這段話,一時之間竟有點反應不過來。

就連黑影的反應都比他快。

「啊哈哈!綠谷你好樣的終於說出來啦!我還在想你再不說是要等到天荒地老嗎!」

「欸、哈哈……」

「……這是、你想跟我做的意思嗎,綠谷?」理解了狀況之後,常闇踏陰的反應卻仍然很冷靜。

反而是主動提出這個話題的綠谷出久被這直白的反問弄慌了手腳:「咦!呃、也不是一定要……我、我只是想說──」

「但是,這樣你會趕不上末班車。」並沒有對綠谷出久的扭捏反應有什麼不耐的情緒,常闇踏陰只是自顧自地把他在意的部分提出來,「或許改天──」

「咦?」沒想到對方強調的竟仍是時間的問題,綠谷出久此時的表情因為錯愕變得更呆了,「常闇同、常闇,我不能留下來過夜嗎?」

「……」

「呃,如果不行就直接告訴我也沒關係啦……對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吧……那、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等等綠谷!」就在綠谷出久以微笑掩飾消沉、站起身要離開時,黑影卻猛地上前叼住了他的衣擺阻止了他的行動,接著回頭對自己如夥伴的「主人」展開勸說:「告訴綠谷也沒關係的吧!話說這種好像是被我妨礙了的感覺真令人火大欸!少隨便把電燈泡的罪名扣在我頭上!」

「咦?什麼意思,黑影?」事實上,這段交往中有不少事情都是靠黑影促成的,因此儘管黑影是個有自我意識的「個性」,綠谷出久卻從沒覺得這樣的存在對於兩人世界會是個妨礙,黑影的這番話更令他有點吃驚。

「讓踏陰自己告訴你。」黑影縮回常闇踏陰背後,拒絕提供謎底。

「……常闇?」

「……黑影說得對,本來就該讓你知道,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只沉默了會兒,常闇踏陰便鎮定地將自己「個性」所造成的睡眠問題仔細地解釋了一番,並在黑影的協助下回答綠谷出久因單純的求知慾而數次中途提出的問題。

「唔……原來如此,這就是每次合宿常闇同學都主動說要睡角落的原因嗎……因為常闇同學作的夢是會影響黑影的?也就是說,雖然平時還是需要語言溝通、並沒有心電感應的能力,但你們的意識其實應該也是有某種程度相連的?……哇,擁有一個有自主意識的『個性』真是太有意思了──」

「那個,綠谷,雖然你好像在誇獎我讓我有點高興,但現在的重點不在那裡吧?」忍不住湊上前打斷某人不知不覺又進入分析模式的狀態,黑影歪頭指了指儘管面無表情一言不發、事實上正有點緊張地等待著戀人反應的常闇踏陰,語氣裡充滿無奈。

「啊,對不起常闇同、呃,我居然在本人面前講這麼多失禮的話……」

「我說的重點也不是這個啦!」黑影實在無法不朝這個超級不會看氣氛的呆子腦袋上揮一拳。

反正對方皮粗肉厚,接它的一擊還不會怎麼樣。

「唔喔!」被黑影直面砸了一拳的NO.1英雄痛呼一聲抱住頭,委屈地眨眨眼,努力不讓依舊不太受控制的淚腺分泌出太多丟臉的淚水,「呃、怎麼說呢,我只是很高興常闇願意告訴我這件事……原本還擔心是不是我太勉強你了、太黏人讓你覺得煩了之類的──」

「當然不是。」聽見這句話,常闇踏陰連忙以否定打斷對方的話語,少有地露出了明顯的著急。

「嗯,我現在知道了。」綠髮的青年開心地綻開了大大的笑容,「所以、今晚我可以留下來嗎?」

被對方純粹喜悅的笑容閃得愣了半拍,常闇踏陰回過神才意識到綠谷出久又把話題繞回了老問題,不禁皺起眉頭,「……我都說過了,我的『個性』──」

「只不過是黑影睡姿不良的程度而已吧?我們都已經實戰過這麼多次了,相較之下應該不算什麼吧?」綠谷出久故作自豪地挺起胸膛,然而這裝帥的姿勢也維持不了幾秒就因為臉皮薄而自動消風。紅著臉、頹下肩,綠髮青年有些可憐兮兮地小聲附註了句:「……大不了,我就去睡沙發……」

「……嘁,綠谷你的骨氣呢!」原本聽了前半句正想表揚對方勇氣的黑影瞬間改口,用全身的動作表達了他對於後面那句討饒的鄙視。

「話不是這麼說──」

「……噗!哈哈哈──」然而總是冷酷沈默少有表情變化的黑影英雄,此時卻突然忍不住噴笑出聲,且沒多久就轉變為拍床程度的狂笑,令身旁的一人一黑影都驚呆地忘了本來想說的話、齊齊將視線轉向常闇踏陰。

「呵,那別怪我沒警告你,今晚做好睡沙發的心理準備吧,綠谷。」

單手撐著床以支撐笑得有些發軟的上半身,常闇踏陰的目光望向綠髮青年,那鳥類般銳利的雙眸中浮現愉快與溫和的笑意,神奇地融合為一種奇異的勾人視線──至少綠谷出久覺得眼前這幕簡直誘人到犯規的程度。

已經沒心思理會不知何時融入陰影下假裝自己不存在的黑影,某現任NO.1英雄全憑本能地朝對方撲了上去,衝撞的力道使兩人以擁抱的姿勢雙雙滾躺在床上。

「喂!綠谷──」

「在討論睡沙發的問題之前……我們先把在床上的事情解決吧?」明明幹著流氓一般的舉動,綠谷出久望向自己戀人的眼神卻是如此純潔而無害、還帶著一點討好,令本來還反射性想掙扎的常闇踏陰都有些沒了底氣。

「……夜晚可是我的專場呢,NO.1大英雄。」

「欸……小看『和平的象徵』可是會吃大虧的喔!」

……沒小看都要被你吃掉了啊,哪敢小看啊。

常闇踏陰不曉得是第幾次懷疑對方那般畏縮退讓的表現是否全都是裝出來的,否則怎麼會如此有侵略性、令人無法招架呢。

這傢伙才是最犯規的人吧。

 

 

隔天一早醒來,發現昨夜的溫度已不在身旁時,常闇踏陰儘管十分不甘願,但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在瞬間產生了明顯的失落。

直到亂糟糟的綠色鳥窩頭從他的房門外探了進來,這才打斷了黑影英雄不知不覺往負面方向偏去的思緒,更在那瞬間產生了房間裡的光線都因此而更加明亮的錯覺。

「啊……常闇同、常闇早安,身體沒事吧?我做了早餐──」

「……結果你還是睡沙發了嗎?」

「欸?呃……嗯。」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很丟臉,綠谷出久下意識地迴避了常闇踏陰的視線,深綠色的雙眸不知所措地左右轉著,彷彿做錯了什麼般心虛。

儘管事情無論怎麼看都不能算是他的錯。

「……我準備個客房給你吧。」

「啊哈哈……呃、這件事不急啦,先來吃早餐吧?起得來嗎?」

 

 

昨夜,綠谷出久在第六次被常闇踏陰踹下床與地板做親密接觸後,終於放棄了掙扎、對著睡夢中的戀人宣告投降,認命地搬了棉被去睡沙發。

──對,踹他下床的是常闇踏陰本人,並不是他的「個性」。

原來真正具有攻擊力並不是黑影……綠谷出久不禁懷疑是否這只是當年常闇夫婦善意的謊言,然而他目前並沒有方法求證,只能暫時將這個問題放置。

因此,這之後某NO.1英雄有好一陣子都在煩惱該不該由自己將事實告訴對方,甚至因此影響到工作的進行而被暴躁的青梅竹馬毆打了一頓才恢復狀態……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反正在見到家長之前,他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還多得是讓綠谷出久慢慢糾結的時間。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