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啊,你是興欣的喬一帆對吧?我是雷霆的戴妍琦。哎呀終於有年紀差不多的嚮導了呀,我還在想來這裡的年輕人都是哨兵該怎麼辦呢,太好了,我們來聊天吧!」

「欸?啊、你好……」

「妍琦,注意素質!」一名年紀和蘇沐橙差不多的男性哨兵走過來按住了嚮導女孩的肩膀。

「明明是部長自己說可以在晚會上多多跟別人交流的啊……」

「但也沒叫你忘掉女孩子的矜持啊。」

「我有記得嚮導的矜持不就行了嘛。」

「……」

經由感知判斷出眼前這兩人儘管尚未連結、卻存在著奇妙的火花,喬一帆趕緊在兩人鬥嘴轉變成吵架之前有禮地告辭。

雖然花還在自己肩上,但莫凡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得不見人影了……就算透過感知確認對方還在會場裡、所接收到的情緒也依然平靜,然而有鑑於自己哨兵那拒絕與人交流的個性,喬一帆還是覺得沒見到人就無法放心。

畢竟莫凡其實挺表裡如一的,情緒反應也和外在表情一樣不明顯,有時碰上嚴重狀況時也不一定會起很大波瀾……因為他本人並不認為那是強忍,而是真的不在乎。

這種幾乎什麼也不在意的冷淡反而更令人擔心。

由於會場中幾乎全是較高階的哨兵嚮導,各自精神障壁的架設自然也都相當嚴實,流露在外的思緒較少,因此對於年輕嚮導感知的壓力反而沒有平時在興欣塔中的大。就算有些刻意朝自己投來的輕巧試探、免不了干擾到他的心神,在這種環境中喬一帆理應仍能更快找到他的哨兵才對。然而不知怎麼地,他透過精神連結朝對方探過去的感知卻尋不著準確的方位,彷彿對方的精神圖景像是一幅被打了馬賽克的畫作、朦朧而捉摸不定。

探了一段時間後喬一帆也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他並沒有掩飾精神力探詢的動作,莫凡應該會察覺搭檔正在找自己的。但年輕哨兵並沒有任何動作,不僅沒有透過精神連結傳來的回應,甚至連精神波動都沒有任何起伏,完全半點反應都沒有。

正常活人的思緒不可能平靜到如此地步的……難道說,莫凡又對他架設了精神障壁?

由於花並沒有消失、這次感知到的感覺也與之前的精神障壁不同,因此喬一帆剛開始並沒有想到搭檔架設了精神障壁的可能性,況且對方也實在沒有在此時此刻做這種事的理由。

但當年輕嚮導進一步朝搭檔的精神領域釋放精神力、卻觸碰到一面宛如毛玻璃般的障礙時,他幾乎能百分之百確定那是精神障壁沒錯了。

比起又一次被搭檔架設精神障壁的打擊、更擔心莫凡是不是遇到什麼狀況的喬一帆不禁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正蹭他脖子蹭得很歡快的臭鼬:「花,莫凡怎麼了?」

然而向來很機靈的花此時卻好像沒聽懂年輕嚮導說了什麼,聽著聲音抬頭看向主人的搭檔,圓滾滾的黑眼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半晌還伸出舌頭親暱地舔了喬一帆一下。

雖然年輕嚮導向來都不介意被搭檔的精神嚮導如此親近,但以莫凡的個性,應是不會讓自己的精神嚮導如此「放肆」的,也就是說現在花的行為並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無論是沒有餘力、或是沒有察覺,都代表哨兵可能陷入了某種自顧不暇的狀況。

喬一帆的心沉了下來。

「花,你現在還能找得到莫凡嗎?」

臭鼬的小眼睛又眨了幾下,而後歪著頭,竟靠在喬一帆的臉旁邊打起了瞌睡。

「……」精神嚮導反映著其主人的內心與精神狀況,見到花如此失常的狀態,讓年輕嚮導更擔心他的搭檔了。

正當喬一帆思考著這種狀況放斑比出來找自己的搭檔不知道有沒有用、同時有些盲目地在會場中找人時,他的肩膀突然被人從後方拍了一下。轉過頭一看,對方是位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哨兵,臉上帶著明顯不安的神色。

「喬一帆、對吧?……呃、我是霸圖的宋奇英。抱歉,你的哨兵出狀況了,能來一下嗎?」

 

 

縱使宋奇英比著的地方黑壓壓地站著一群年輕的哨兵,喬一帆依然很快地便從中找到了他的哨兵,視線定下目標,前進的腳步也因焦急而快了起來。

「莫凡!」

除了不知道什麼原因而低著頭的莫凡之外,在場所有哨兵都在聽見這聲呼喚後一齊轉頭望了過來。見到由宋奇英帶著的喬一帆後,所有人臉上突然都露出了鬆了口氣的表情,然而仍掩蓋不住他們各自表露出的抱歉心虛與愧疚不安的情緒。

不過這時的喬一帆根本沒有心思分析其他哨兵產生這些情緒的原因,他眼中只剩下狀況似乎比他預想得還糟的、他的哨兵,甚至慌張到連某種味道鑽進了鼻子裡都沒意識到。

「莫凡你怎麼了?為什麼對我設下精神障壁?發生什麼事了?」他蹲下身想看清搭檔被頭髮遮蓋住的臉,卻沒想到才剛對上那漆黑的雙眸,便馬上被莫凡強硬地推開了。

「……別過來。」

「莫凡?」年輕嚮導有些錯愕。

「呃、抱歉……大概是、我們的錯。」站在喬一帆身後的宋奇英搔搔頭,有些尷尬地開口解釋:「因為見大家都是差不多年紀的男哨兵,莫凡又是唯一有搭檔的,所以一不小心就開玩笑開過火了……」

「誰叫他說什麼都沒反應,才會以為沒關係的嘛──」年紀看起來最小的的哨兵忍不住弱弱地抗議,隨即被隔壁的哨兵一記打在頭頂的手刀敲斷話語。

「閉嘴小盧!」

「曾哥你幹嘛打我!這明明是你說的!」

「也沒叫你在人家嚮導面前說啊!」

這時才透過感知分析在場哨兵的思緒,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的喬一帆有些又好氣又好笑。就算哨兵們把玩笑的內容遮蓋住了,他還是能猜出大概是哪類沒有營養的話題,畢竟自己以前在準哨兵訓練營也經常聽到。

但就算知道了原因,被莫凡精神障壁阻擋在外的年輕嚮導還是無法確定搭檔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又為什麼推開自己、為什麼要架設精神障壁──

「……咳,我猜,他可能是今晚受太多刺激了。」

被幾個小年輕不知不覺弄得有點大的動靜給吸引了過來,連多位哨兵都沒有察覺他就站在後方的葉修尷尬地咳了聲,在幾名年輕人驚嚇著想行禮之前擺手阻止了他們,並看向自家有些慌亂的年輕嚮導,慢條斯理地說出自己的推測:「看這樣子,大概是結合熱。」

喬一帆這時才反應過來,充盈著自己鼻腔的,正是他很少聞到、卻從不曾遺忘的青草氣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