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聯盟規定的軍禮服樣式,哨兵為黑色的短版西裝、嚮導則為白色的長版西裝,且各區皆有各自固定的設計。然而為了禮遇已搭檔的哨兵嚮導,聯盟特別允許每對搭檔在軍禮服做相同的修改,算是獎勵他們的配對成功、也是迎合哨兵嚮導天性讓他們宣示主權的方式。

而經過精神連結的短暫溝通後,喬一帆與莫凡幾乎是瞬間就達成了修改的共識。

直到正眼看向那名從未出聲的年輕哨兵,高英傑才發現對方的軍禮服雖然是黑色的、但卻是與嚮導軍禮服相同版式的長西裝。而仍然對自己溫柔地笑著的嚮導好友,身上穿著的白色軍禮服則是哨兵的短版式。

不得不說,這樣的修改其實非常適合他們。在這幾個月裡,正在生長期的喬一帆已經長得跟莫凡差不多高了,身材也成長為更加漂亮的比例,再加上那謙和卻精明的氣質,較為幹練的短式西裝更是襯得他整個人英氣非凡;而莫凡那在哨兵中偏纖瘦的體型縱使受這段時間的訓練依舊沒有多大改變,相較於略顯單薄的短式西裝,長版西裝反而更為穩重,配合那孤僻到幾乎生人勿近的表現,原來的不近人情便突然變得霸氣了起來。

儘管兩名小年輕之所以會這麼決定的理由,只是喬一帆不喜歡長西裝的累贅、而莫凡覺得布料多一點比較有安全感,並沒有想那麼多,但這特殊的決定確實使人眼睛一亮。

且高英傑也因此稍微理解了喬一帆拒絕自己的理由。

身為一個哨兵,他捫心自問,自己是不會接受這種修改的。

──所以他不會成為喬一帆想要的哨兵。

「原來如此……」高英傑忍不住喃喃自語。

感知到了好友的思緒,在意外對方竟因此解讀到了這麼多自己都沒意識的事情同時,喬一帆也不禁稍微鬆了口氣,精神力溫柔地探向了對方的精神領域,給予一個恰到好處的輕巧安撫後,他透過精神連結示意莫凡往前站到自己身邊,輕輕地做了個深呼吸。

「──英傑,他叫做莫凡,是我的哨兵。」

 

 

本來只是接風洗塵的普通招待晚會,卻因為一場小年輕們的修羅場,變得有趣了起來──這是那天晚上所有晚會參與人的感想,當然、是除了當事人之外。

由於哨兵們強大的聽力、及嚮導們特殊的感知能力,儘管喬一帆與高英傑的對話全是發生在會場外,場內的哨兵嚮導們仍都一字不漏地觀賞完畢,而為普通人的塔長們也都在下屬的直播轉述中完整得知了來龍去脈。因此當興欣與微草代表終於踏入會場時,全場立刻不自然地安靜了下來,而後在幾個小年輕感受到大把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剎那,那些目光又突然很有默契地一同移開,場內再度恢復了原來的嘈雜,彷彿他們感受到的那瞬間只是個錯覺。

不過那當然不是錯覺。仍感知得到在場人們的表層思緒,喬一帆知道那些人還在談論著他們──尤其是、身上本來就充滿話題的他。

部份高層是知道他和莫凡轉化的真相的,因此只對於他們兩人竟成了搭檔充滿訝異、並揣測著興欣派他們作為代表的用意,而那些只能透過公告與謠言來推測事實的,則是毫不掩飾地朝年輕嚮導投來了猜疑。儘管大部份有一定地位的哨兵嚮導都對聯盟的行事方式有深刻瞭解,因而對那份公告的真實性抱持懷疑的態度,但喬一帆由準哨兵轉化成了嚮導也是事實,在無法得知真相的情形下,他們也不免多作聯想。

就算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實際直面地接收那些思緒,還是令年輕嚮導不由自主僵硬了起來。

「……」

就在此時,另一隻戴著手套的溫暖掌心、握住了他的。

喬一帆反射性地抬頭。他的哨兵還是一如往常地不言不語也沒表情,甚至連眼神或精神溝通都懶得(?)傳達點訊息給自己,好像就只是待在那兒、並沒有其他特別的用意。但年輕嚮導還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他在這裡,就待在這裡。

原來,這麼簡單的一件事,竟可以讓人如此安心。

同時感知到其他人此時才慢幾拍發現他們兩人軍禮服的特殊修改,因而引起另一波不同的驚訝與議論,一個晚上情緒就經歷多次變化的喬一帆,這時反而有些想笑的衝動。

他好像可以理解自家嚮導管理部長對於今年新年大會如此期待的原因了。

感知到一大群優秀哨兵嚮導們錯愕意外的情緒,確實挺有趣的。

 

 

「哎呀,年輕人開竅得挺快啊。」感知到喬一帆的情緒變化,葉修在放下心的同時,也有些欣慰與感嘆。

「真不愧是我們興欣的嚮導,就是有資質!」方銳非常滿意。

「有什麼資質?不要臉還是猥瑣?葉修你們別帶壞了聯盟的未來與希望行不!」本想來套一點小年輕的八卦,卻馬上接收到了猥瑣二人組志得意滿的思緒,張佳樂忍不住吐嘈。

「把他們養得和我一樣怎麼能說是帶壞呢?我可是聯盟第一嚮導呢。」

「呸呸呸,自己說不害臊啊。」

「比你自己說四亞嚮導好一點。」

張佳樂放棄對話,直接給了葉修兩根中指。

「把他們養得和我一樣怎麼能說是帶壞呢?是吧老林。」早就感知到老搭檔的接近,方銳很迅速地複製貼上。

而林敬言還沒開口接話,張佳樂便急躁地先插嘴了:「老林你可不能倒戈!」

「說什麼呢,老林站哪邊還不知道呢,哪能說是倒戈,這說法也太不公道了。」葉修很不諒解似地搖搖頭。

「就是就是。」方銳很堅決維護自己哨兵的位置。

「咳,我只是想說,」終於找到時機說話,林敬言慢條斯理地把剛擦乾淨的眼鏡戴回去,「如果要養幾個像方銳這樣的嚮導,勸你們最好也要準備幾個像我一樣的哨兵才行。」有著斯文氣質的哨兵微笑。

「……」

葉修和張佳樂一齊轉頭看向另一位嚮導。

而興欣的猥瑣大師當機了。

「啊,對了,我來是有些話想跟方銳說的。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那我們就先失陪了。」還是笑著,已有些年紀的哨兵就這麼順理成章地將自己的嚮導帶離開現場。

「……」

看著兩人走遠的背影,這時的葉修和張佳樂突然變得有默契了起來。

「「……該燒啊這是。」」

對單身狗放閃,太不人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