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象徵新的開始,向來都是人們暫時放下各種煩惱、愉快地迎接並慶祝的日子。在這特別的節日,縱使是備受聯盟束縛的哨兵嚮導,若是有家眷的,也會被特許輪流回家過年,幾乎是他們整年僅有的假期。因此每接近這段時間,各塔內總是會隱隱瀰漫著一股浮躁興奮的氣氛,就算輪休代表著上工時不成比例的大批事務,仍抵擋不住眾人對這節日的期待。

準哨兵時期,喬一帆也是每次都會回家過年的。不過今年稍微不同,由於他身份的特殊、加上那份公告給家裡造成的壓力還未減退,年輕的嚮導考慮過後,決定今年還是先不要回家比較好。而他的父母儘管想念也心疼他們的孩子,但也同樣擔心喬一帆回家後反而會飽受不知情左鄰右舍的壓力,因此也僅在短暫的遲疑後雙雙同意了。

於是,今年,喬一帆將在塔內迎接他成為嚮導後的第一個新年。

然而現實卻似乎還不打算讓他平平穩穩地在興欣塔裡過個舒適的好年。

「啊,太好了,我還在想你要是回家去了該怎麼辦呢。」接過喬一帆請求留在塔內過年的申請,葉修眉開眼笑,「畢竟是臨時決定的,我也怕強人所難……這樣正好。」

「咦,前輩,有什麼事嗎?」

葉修抬頭看向年輕的嚮導,無論表情或心中情緒都露骨地流露出勝券在握的得意,偏偏眼神盯得對方動彈不得、像是隻被蛇盯上的青蛙毫無反抗餘地。

「今年的新年大會,老闆娘和我希望你和莫凡能代表興欣塔出席。」

SG聯盟C區的新年大會,也是C區的盛事之一,分為對外公開的廣場表演與對內的SG聚會兩個部分,主要目的是展示聯盟C區的軍事力量、並犒賞各塔這一年的付出,性質有點類似C區總領辦的尾牙。而通常能參加這場盛會的、各塔所派出的代表,除了各塔長與雙部長之外,就是該年功績超群、或是升官進爵需參加聚會中受勳儀式的哨兵嚮導。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各塔互相較勁、威嚇、制衡、炫耀自己戰力的場合。

因此喬一帆完全不能理解這樣的場合怎麼輪得到自己出席。

「怎麼不能?你們可是興欣的第一對搭檔呢,當然可以作為代表了。」葉修對於年輕嚮導的退縮嗤之以鼻。

……那是因為興欣塔就只有這麼點人啊,他們跟那些戰果碩碩的頂尖搭檔比起來根本只是小拇指好嗎,因為這種原因被派做代表就好像三歲小孩拿著塑膠假幣向億萬富翁炫耀自己錢多一樣啊!

「戰果碩碩?還不就只是些老傢伙嗎,比起來,我們充滿未來的年輕人才有價值多了。」葉修繼續嗤之以鼻,還連遠方的老戰友都一起鄙視上了。

「……」

看著喬一帆持續欲言又止的模樣,葉修忍不住嘆了口氣:「一帆,你已經是個厲害的嚮導了──我沒理由說謊的,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這個年輕的嚮導最大的問題就是常常低估了自己,雖然不完全是缺乏自信,但確實是謙虛得太過頭了點。

然而葉修不明白的是,在旁人眼中,應該是他自己的自信太過膨脹了才對。

「是……對不起。」葉修如今對喬一帆來說已如師如父,因此聽到對方這麼認真地對自己說這些時,年輕嚮導竟瞬間有點想掉淚的衝動。

「而且我說的那些也都是真的,那幾個傢伙都老了,也是找接班人的時候了……我估計今年會場上反倒會有一堆年輕人。」葉修的微笑變得狡詐:「既然要比年輕新秀,塔齡最輕的興欣怎麼能輸?」

於是出席新年大會的人選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除了陳果、葉修、及蘇沐橙三位之外,哨兵代表派出了唐柔跟莫凡、而嚮導代表則是方銳跟喬一帆。

本來陳果還想拉上魏琛的,但那位年長的哨兵聽了之後直搖頭,慌張地表示他想回家過年,而後假一到就立刻跑得不見人影了。

「哼,逃避自己的徒弟算什麼好漢。」某年長嚮導如是說,「只不過是個廣播障礙嚮導,至於躲成這樣嗎?」

 

 

由於代表了塔、又是參加從小時候開始就嚮往著的傳說中的盛會、且還是他第一次以嚮導身份出席聯盟正式場合,喬一帆從大會一週前就緊張得腦子都有些打結了,自主訓練時失誤頻傳不說,甚至連吃飯都心不在焉、常一分心就打翻些什麼東西,令身邊的好友哭笑不得。

而相較於喬一帆的失態,同樣是第一次代表塔出席正式場合的莫凡倒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該訓練就訓練,好像他的不動如山性格依然在這種時候特別發揮了效用。

除去某隻黑色的小動物越來越常不受控制地在其他哨兵嚮導視線中一閃而逝之外,其他一切如常。

而等喬一帆終於逐漸冷靜了下來,新年大會也近在眼前了。

 

「哦,不錯嘛,果然是人要衣裝啊。」

「那成語是稱讚嗎……是我們家這對哨兵嚮導素質好,這身軍禮服穿起來才能這麼帥!」瞪了葉修一眼,陳果卯足全力地偏心稱讚著。

「真不錯呢。」唐柔微笑,視線毫不避諱地來回在兩人身上轉著。

「聯盟特別訂做的軍禮服看起來就是登對!來來來,看這裡,別動,大哥哥拍幾張。」

「唉呀,這光視覺上我們不就贏定了嗎?」

「我說方銳,你拍是可以,別傳給老林了啊,戰前通敵可是大罪。」

「說什麼呢,就算是老林我也不會放水的,今年這場勝利鐵定是我們的!」

喬一帆聽著各位前輩七嘴八舌地胡說八道,臉上燒得只想在一旁挖個坑躲進去。

啊,花跳過來了。果然莫凡也挺緊張的……

因為思緒混亂而慢了好幾拍才察覺到哨兵的情緒也不太平靜,喬一帆趕緊快速安撫了下對方,而後便見莫凡立刻轉過頭來,漆黑如墨的雙瞳直盯著自己。

『……很適合你。』

『你也挺帥的。』喬一帆笑。

年輕哨兵快速把頭轉了回去,一時也沒有餘暇把自己的精神嚮導叫回來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