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鬥派嚮導這個名詞雖然是謠言兼玩笑,但喬一帆個人的綜合戰鬥力不容小覷則絕對是事實。儘管準哨兵時期術科常年吊車尾,但他的基礎格鬥能力其實放在普通人之中還是超水平的,再加上擁有嚮導能力後,喬一帆不斷地嘗試著將精神力的應用融入格鬥中,除了感知他人的思緒以預判行為之外,他也開始將精神攻擊與身體格鬥合併運用,無論是在格鬥的同時鑽對手的空隙進行精神攻擊、或是利用精神攻擊使對手身上出現空隙,年輕嚮導對這方面的掌握可以說是越來越靈活了。

就如同葉修所預期的,喬一帆真的有很不錯的嚮導資質。

……不過走的路子好像也不太一般。

畢竟一般而言,嚮導是不會在爭鬥中實際加入戰局的,通常只會在後方作為哨兵精神上的支柱。偶爾會有些實際協助戰鬥的嚮導,也只是以狙擊掩護哨兵的攻擊、或是用精神力與敵方的嚮導對抗,會遇到肢體接觸的格鬥行為相當少見、甚至可以說沒有。且若對方真的突破了哨兵的防線欺近嚮導,無論對手是哨兵還是嚮導,身為嚮導最好的防身方式依然是比對方更快更準更犀利的精神攻擊。

而喬一帆練出的攻擊模式,卻是他與哨兵一起投入格鬥之中才有辦法令情境成立並使用的招式,還是對方不知自己嚮導身份時效果最好的偷襲手段,別說遠超過「防身」的程度了,哪個嚮導會想到用這種方式「玩命」呢。

窗邊的那兩個男人,喬一帆在剛放出感知探索時就接收到了他們的思緒,戰意並不高昂、似乎在這團體中並不屬於攻擊力的一群,他判斷自己縱使不用精神攻擊也能將他們快速擺平,因此才讓自己的哨兵去對付另一個更棘手的對象。

而莫凡儘管不清楚箇中緣由,但也藉此明白了自己嚮導的實力在什麼程度,這才意識到先前幾次想將對方護在身後的想法實在太過幼稚,且將自己交由對方指揮的選擇又是多麼正確。

相較於自己可能一點都不瞭解自己的嚮導,他的嚮導卻是連他腦子角落裡的思緒都一清二楚呢。

「……」想通了什麼的莫凡沉默地喚出自己的精神嚮導,令牠不准離開年輕的嚮導後,反手將衝過來的一個人打昏,而後轉過身背對他的嚮導。

──面對著敵人。

『接下來呢?』

喬一帆呆了半秒,很快地也喚出了自己的精神嚮導,笑著背對自己的哨兵:『斑比衝向誰你就打誰。』年輕嚮導的感知範圍是放在整個據點的,這種程度的指揮並不難。

『……斑比?』跟小鹿一起衝出去的莫凡,一邊拋出錯愕一邊按倒一名目標。

『小鹿嘛,方銳前輩取的。』閃過刺來的匕首,喬一帆將人誘到某個方向,而後巧妙地換位,將對手交給從外頭新加入戰局的某個哨兵接手,『這麼說來,你的臭鼬取名字了嗎?』

『……精神嚮導需要名字嗎?』避開了被唐柔打昏而倒下的男人,莫凡衝向下一個目標。

『要相處一輩子,有名字比較方便。』不著痕跡地安撫了某個哨兵過於躁動的情緒,喬一帆見現場被壓制得差不多了,開始專注於感知是否有漏網之魚。

『如果還沒有名字,我可以叫牠花嗎?』小嚮導不知怎麼地有點興致勃勃。

『……隨便。』真成了小鹿斑比了。

有了斑比的指引,莫凡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礙手礙腳,不會多事地反而造成他人的阻礙、更能確實地補上團體中出現的漏洞。而他優異的體能與五感素質更藉此完全發揮了出來,快速而精準的攻擊往往便將敵人一招放倒,且敵人還沒躺好呢、他已經出現在另一個人身邊並出手了,對方根本不曉得有人接近自己就已失去了意識。普通人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配合精準得噁心的時機掌握直覺,使旁人看來那身影幾乎有如鬼魅一般。

最後,這次任務完成的時間,整整比葉修預估的少一半,這還沒算上預計莫凡出差錯而增加的時間呢。以至於收到唐柔傳來任務完成的回報時,待在臨時指揮室的某第一嚮導難得地傻住了。

事後葉修聽了喬一帆的報告,哈哈大笑了好一陣,而後拍了拍年輕嚮導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勸著。

「聽前輩一句,太寵哨兵也不太好,會讓他們嬌生慣養的,知道嗎?」

「……欸?」喬一帆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否則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違和呢?

「不是說這種這方式不好,只是這樣一來,如果你們任務需要分開時怎麼辦?永遠都讓你的精神嚮導帶著這絕不是長久之計。」優秀的哨兵,必須學會在任何團隊中都發揮得出一定程度的實力才行。

「啊,我明白了,謝謝前輩。」理解地點頭,年輕嚮導頓了頓,才接著說:「不過我覺得……莫凡沒問題的。」

「哦?」

任務進行到後半時,喬一帆就察覺到,自己哨兵的速度似乎變得更快了──不是攻擊上的加速,而是搶先判斷出了下一個目標,在斑比做出指示前,莫凡便已瞄準了那個人、幾乎是跟嚮導的精神嚮導同時衝過去的,而且正是正確的選擇。

「──我想,莫凡可能也在學習。」

而且學習的速度令人訝異。

眨了眨眼,葉修看著年輕嚮導清澈而信任的眼神,有些欣慰又有些寬心地勾起了微笑。

「我再幫你們安排幾次見習吧……等莫凡沒問題了再讓他單獨見習試試,這方面的判斷也交給你可以嗎,一帆?」

「是!」

 

在葉修原先的計劃裡,喬一帆的存在只是為了勾起莫凡對於同伴與隊友的認知,隨後再藉機引導莫凡觀摩喬一帆的團隊配合──在這方面,年輕的嚮導簡直優秀得和他的哨兵是兩個極端──而在年輕哨兵學習的途中,葉修打算稍微施加點暗示讓莫凡逐漸增加「隊友」的認知數量、以擴大團隊合作的對象,逐步讓已孤僻習慣的新人哨兵融入團體中。

而兩個小年輕的做法,實在是出乎葉修的意料──他真正訝異的不是想出了這個方法的喬一帆,而是莫凡竟有如此強大學習力,能讓本來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行為反而成了一個絕佳的過渡跳板。

說起來,其實莫凡的頭腦很好,且因為堅持又有耐性所以各式訓練也學得很快,惟獨就是個性太執拗、加上不太與人交流讓人不知如何是好,因此總是需要在「說服他學習」這個部分花大筆心力,只要能開竅反而就不用太擔心了。

或許喬一帆就是透過精神連結獨有的感知,直覺地察覺到了搭檔已經有了學習的意願,才會順水推舟也說不定……不過本人大概也沒有自覺。

 

一個月後,莫凡便通過了團隊任務見習的標準,正式成為了能獨當一面的哨兵。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