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搭檔能發揮最大效率的通常是雙人任務,而團隊任務的狀況比較複雜、分配時也常常出現搭檔兩人被拆散的情形,再加上哨兵與嚮導在團隊中負責的項目通常都不同、需要學習的東西也就不一樣,因而見習是也總是拆開各自訓練的。這也是為了更接近真正任務時的情境,好讓新人能更快銜接上正式任務。

況且很少有哨兵嚮導會在新人時期就確定搭檔關係,像莫凡這樣因未受過準哨兵訓練、而在團隊合作方面撞上瓶頸的哨兵更是幾十年沒出現過了,因此他們一時都沒有想到要讓嚮導加入隊伍、協助哨兵配合團隊的方法。

一聽見蘇沐橙的提議,葉修就像被突破了什麼盲點似地瞠大了眼睛。

過去尚未有精神力解析儀出現時,哨兵與嚮導在訓練時期互相協助的情景還是時常出現的,畢竟當時的哨兵嚮導都沒有對於轉化的心理準備,更需要搭檔彼此之間的互相扶持。而莫凡的狀況與過去的哨兵比較相似,這方法確實比繼續用現在的訓練方式更可行,還有可能是最有效的。

「真有你的!」拋下一句稱讚,聯盟第一嚮導便風風火火地衝出哨兵部長室,準備將提案化為現實,留下美人在自己的辦公桌後、噙著笑目送某嚮導幾乎產生殘影的離開。

不過這訓練可不能只是將兩人安排在同一個任務見習這麼簡單。葉修將幾十年前的訓練資料翻出來研究了好幾天,同時針對莫凡的性格、興欣目前所擁有的資源、喬一帆的能力等等現狀做評估,又推敲了一段時間,才終於擬好了方案。

與陳果及蘇沐橙討論並確定方案的可行性後,行事比表面看起來還慎重許多的聯盟第一嚮導才將兩個當事人找來自己的辦公室。

「──也就是說,讓我協助莫凡配合團隊合作嗎?」聽完葉修的說明,喬一帆慎重地確認著。

「沒錯。」點點頭,葉修並沒有迴避也在場的莫凡,對喬一帆表示歉意:「我知道這對你而言可能是額外的負擔……但這種事情還是由搭檔來做最有效,所以只能交給你了,一帆。」儘管理論上而言只要是嚮導都能掌握哨兵的思考,但這種有點涉及隱私的事項,還是由搭檔處理比較適合。

「不會,這也是搭檔該做的,前輩別這麼說。」喬一帆連忙慌張地搖頭,而後像是在考慮著什麼而沈默了幾秒,有些小心翼翼地再度開口:「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

「……可以和莫凡兩人一組行動嗎?」

「哦、上前鋒嗎?」

「是的……」

看著小嚮導那彷彿做錯了什麼事情的畏縮表情,葉修忍不住好笑地拍了拍對方的頭。

「有什麼不可以呢,我會替你們安排的──別讓你們的塔長知道就行了。」

 

 

然而這樣的訓練方式並沒有如預期中的速度看出成效……甚至有點呈現了反效果。

因為喬一帆的存在,莫凡為了自己的嚮導而擅自行動的次數反而更加頻繁,許多時候不僅不理會指揮的命令,甚至連喬一帆的勸阻都無效。

多次任務都是強行削弱哨兵的視覺才阻止了對方的暴衝,喬一帆感知著莫凡焦躁的情緒,連自己都開始覺得焦慮了起來。

他感知得到哨兵的所有思緒,所以他是知道莫凡狀況每況愈下的原因的。

莫凡為自己給嚮導增加了額外的事務這個事實感到愧疚,因而變得更加急躁,努力地想替喬一帆做些什麼,但卻沒注意到這是往錯誤的方向。

怎麼說呢。就某方面而言,莫凡的確在「隊友」這件事情上有明顯進步的認知了,不過是只針對喬一帆一個人。

「前輩,真抱歉,我幫了倒忙……」

「下命令的是我,你道什麼歉呢,小喬。」看著溫厚到連這種事都歸咎於自己的小後輩,葉修忍不住失笑,拍拍對方的腦袋,「至少有你在能即時阻止莫凡不是嗎?好了,別沮喪了,下個見習還要拜託你呢。」

「是……呃?下、下個見習?」慢了幾拍才反應過來葉修下了什麼指示,喬一帆錯愕地抬頭,「和莫凡的見習、還要繼續嗎?」

「是啊。怎麼,你開始嫌累了?現在反悔已經來不及囉。」葉修一臉「你上了賊船就休想跳海」的得逞表情。

「不、不是那樣的……」只是都變成這種狀況了……

望著年長的嚮導那看不出在打什麼主意的微笑,喬一帆也說不出是否換個嚮導來會比較好之類的想法,只能略為猶豫地接受前輩這項安排。

「前輩,或者我回到後方比較好?這樣莫凡也比較不會被我的狀況影響……」畢竟一開始會以這樣的位置見習也是因為他的要求,喬一帆猜想或許是這個部分打亂了前輩本來規劃的訓練模式也說不定。

「說什麼呢,我就是要讓你影響他啊。好了,這是長官的命令,下次見習還是照一樣的方式來,莫凡就交給你了。」

「……是。」

 

另一方面,莫凡本人也清楚自己最近的狀況可以說是一塌糊塗,也明白他的努力不僅沒能達到想要的結果、甚至還開始讓自己的嚮導為難。因此在接到下次見習的通知、並得知隊伍位置的分配一如往常時,向來沈默寡言又不與人交流的年輕哨兵,這次居然主動去找葉修了。

「……」

「……我說啊,你有什麼事,不說出來我也是不會知道的,我是個嚮導,但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感知得到對方正在為要不要開口做內心掙扎,葉修不禁有點無奈。

「……該怎麼做?」似乎被這樣一催促後反而打破了某種心理障礙,莫凡終於停止了糾結、開了金口──只不過話語內容實在簡單扼要得過頭,不僅只有一個問句,甚至連句中的主詞都沒有,讓人是一頭霧水。

然而葉修竟奇跡似地沒有解讀障礙,眼睛甚至只盯著自己的打火機,連頭都沒抬起來便給了對方答案:「做判斷與行動前顧及一下週遭……看看一帆怎麼做吧,我可是已經把不錯的範本放在你身邊了啊。」

「……」

這短暫且近似打啞謎的對話就這麼在莫凡的沈默之下告終。葉修看著對方依規矩行禮離開、身影消失在門後,才終於掏出根菸,心情複雜地嘆口氣。

對於結果,他還是有點忐忑,畢竟這種訓練他也是第一次進行,成效如何葉修自己也沒多少把握。

但至少,有一個進步已經邁出去了。

莫凡願意學習,這應該是代表他已經放開一點固執己見的好兆頭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