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一點林方林與江周江暗示注意

 

 

 

『我不介意的,不過請不要再對我建精神障壁了。』儘管明白了先前的煩惱只是誤解,但被哨兵的精神嚮導親近與被對方設下精神障壁根本就是相反的意義,喬一帆覺得這點一定得跟年輕哨兵溝通清楚。

『……可是牠會撲過去。』

『我不介意。』

「……」

「……魏前輩沒有告訴你,只要你想,除了連結對象以外、別人是看不見你的精神嚮導的嗎?」

「……」

看來是沒有。

『……我們跑題了。』似乎覺得精神溝通比較自在,莫凡自從撤了精神障壁之後便不再用嘴說話了。『剛才的……你真的沒事嗎?』

啊……

喬一帆這才意識到,經過剛才那番對話,自己因那公文而生的委屈與受傷竟已平復了許多,如今已相當平靜。也許當下之所以會有如此大的打擊,有一部份原因是他本來就承受著搭檔溝通問題而產生的壓力,精神上比平時軟弱的緣故。

回過神來,小嚮導才覺得有些意外,原來哨兵的問題竟帶給自己這麼大的影響,而他卻一點也沒有自覺。

「我沒事了,謝謝你。」各方面而言都是……多虧有你在。

比起自己,現在喬一帆擔心的,是跟著受到這公告連累的父母。

明明是自己不知怎麼地成了特例,卻將遠在家鄉一無所知的父母也捲了進來,小嚮導想到這裡,歉疚與擔憂便取代了早已撫平的委屈,想跟家裡聯絡的念頭瞬間突兀地高漲了起來。

「嗯……抱歉,我想先去打通電話。」

說著,喬一帆便急切地轉身離開。然而這次年輕哨兵並沒有攔住小嚮導的動作,而是邁步跟了上去,並肩走在對方身旁。

『……我跟你去。』

愣了下,小嚮導轉頭看向比自己高些的身影,一時之間也分不清自己的心情是被關心而生的開心或困窘、又或者是自己的不安與需要也被對方察覺了的難為情。

「……謝謝你。」

作為被照顧的一方,他似乎也需要盡快習慣才行。

 

然而,自電話那端傳來的父母親的聲音,竟是比喬一帆想像中要精神許多。

『我們沒事,不用擔心我們,一帆。』

『話說我才想問你呢!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都沒跟我們說呢?還是聯盟來了人才告訴我們的,害我嚇得要死!你沒事吧?沒被哨兵欺負吧?』

『好好好,人家葉修是全聯盟第一嚮導呢,好好跟著人家學習、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我們沒事的,聯盟的人說會補償我們。』

『所以我們就拜託他們,好好照顧你。』

「……」打從聽見聽筒中傳來父母的聲音後便止不住淚水的潰堤,放在塔外也不過中學生年紀的小嚮導只能以沉默忍住哽咽,以免自己的哭泣引起父母多餘的擔心。

他只是……放心下來了,至少事情似乎並沒有所想像的那樣糟糕。

到頭來,他果然還是一直被關心、飽受照顧著的,且他也並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麼堅強,若沒有他人的幫助,早就不知跌瘸了哪隻腳、而非像這樣僅僅是呼痛的程度。

實在是有著好得不可思議的運氣。

「……我會的,請放心。」最終他目前所能做到的,也不過是為了讓人少操點心、在吞下哽咽後做出的微弱保證罷了。

終於結束了通話,喬一帆抹掉臉上的淚水,轉頭看向那一直不發一語、卻始終沒有將視線移開過的,自己的哨兵。

『謝謝你,我真的沒事了。』

可不能因為這點事就消沉下去、可不能這麼容易就被打擊……還有他需要學習、需要他去做的事,而且葉修當初看中自己的期待、他也還沒回應呢。

他要作為興欣的嚮導重新開始,這項目標是不會改變的。相較之下,那令人費解的謊言所造成的傷害根本不值得去在乎,因為那與自己前行的方向毫無關係。

那些都只是風景的一部分,而他還須要繼續前進。

 

 

「結果根本就沒有大哥哥我出場的時機嗎!虧我還想了那麼多法子想讓莫凡開口呢。」被公告內容嚇得飆了一長串粗口、連忙趕去安慰小嚮導的某前輩,卻連想好的安慰詞與預備好的精神安撫都沒能用上,就發現小年輕們已經自己把兩個結一起打開了,在欣慰之餘也不免有些落寞。

「好奇地問問,你是都想了些什麼好辦法?」

「我也很想知道呢。」

「你們忘了當初我怎麼在受勳儀式讓小周開口的嗎?跟他比耐心啊!」

「……你那不就只是纏到人家說話為止嗎。」

「怎麼,你們以為這方法很簡單啊?跟他們比耐心也是項技術活好不好,想當初我跟小周自言自語半天也就只得到他一個『嗯』,換成別人早就都不曉得放棄多少次了。」

「就你這點皮毛也敢拿來說嘴,有種和江波濤說去。」

「呸呸呸,說什麼呢,人家那都已經連結的有什麼好比的,又不是跟自己的眼睛過不去。」

「也是呢,要是被老林知道就糟了。」

「……干他什麼事。我說葉修你怎麼把妹妹教成這副德性呢……所謂言教不如身教啊……」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