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那態度的確挺怪的,但我原本以為那是你倆之間的相處方式呢。畢竟他對誰都愛理不理的,相較之下已經算挺熱情了啊。」聽著小年輕結結巴巴地說完在煩惱的問題,方銳環著手,故作嚴肅地沈默幾秒鐘,便說出了他的判斷,而且好巧不巧地和羅輯方才思考的內容不謀而合。

「但連精神障壁都建了,應該就是拒絕交流的意思吧。」代友人開口點出他們真正在意的部分,安文逸一本正經地分析:「先不提是否要交流感情,搭檔的哨兵嚮導若出現溝通問題可能會影響以後的任務,怎麼樣都不是好事,早點解決比較好。」

哨兵與嚮導之間眾所皆知是相依共存的,哨兵的身體能力做為對外實質世界的堅強保護、而嚮導的精神力則是內在心靈世界的堅韌支柱,彼此缺一不可。如今莫凡身為哨兵卻拒絕了嚮導的精神接觸,意味著拒絕合作,哨兵將來是否會保護他的嚮導倒還在其次,但這個狀態會給較為纖細的嚮導極大壓力,就算是精神在嚮導中已屬較為強健的喬一帆,如今也有點受到影響了。

如果莫凡持續那種態度,為了喬一帆好,最好的解決方法便是解除這搭檔關係──這是安文逸理智得出的結論、卻因顧慮喬一帆而沒有明說出口。

「嗯……小安說的沒錯,這件事可大可小,決不能就這樣擱著。」其實是前輩組等人發現了不對勁、而被葉修和陳果派來打探情形的方銳露出了真正正經的表情,「不如我去幫忙問問看吧。」

「……欸?」三個年輕嚮導傻住了。

「問……誰?」

「當然是直接去問當事人啊!」正經的樣子撐不到三分鐘便宣告破功,方銳猥瑣地嘿嘿笑兩聲,很自豪地拍著胸脯:「放心吧,雖然個性不太一樣,但說到要讓不說話的人開口,我的經驗還是挺豐富的。」

 

 

「我去,給那些老鬼討論了幾個月,結果他們就這樣處理事情的嗎!」把剛看完的公文丟到旁邊的桌上,葉修難得地低吼出聲,氣呼呼地掏出菸盒。

「……你又不是第一天當嚮導、也不是第一次看他們的公文,早該知道的,這不在意料之外。」並沒有被對方的失態嚇到,陳果只是嘆了口氣,洩氣地揉亂了自己的頭髮,看著蘇沐橙一語不發地拿起那份被摔得有些散的公文。「這裡禁菸。」

「……咬著總行吧。」悻悻然地把打火機收回口袋,葉修的情緒也在這幾句話間稍微平靜了點,「……這些老鬼,不管過多少年都是這個樣子,媽的,認個錯就這麼難嗎。」

「……呵,的確是他們會想出來的『最佳解決辦法』呢。」看完了公文的興欣哨兵管理部長勾起美麗的嘲諷微笑。

精神力解析儀產生失誤原因,已在莫凡轉化後的隔天在開發儀器的科學團隊那裡得到了解答。其實當年精神力解析儀發表的論文上,就有標注這項預測儀器的誤差,只是因為誤差出現機率0.0000000002這樣的數值實在是極小,因此當時就被數據操作忽略不計了,精神力解析儀便以號稱零誤差的方式公諸於世,並藉此改變了哨兵嚮導的管理模式、運行了半個世紀。

直到這百億分之二的誤差案例雙雙出現,SG聯盟在驚嚇之餘,這才意識到誤差的存在、以及這看似極小機率的極大影響。

雖然整體誤差數值極小,但加上哨兵嚮導的稀有率來換算,其數值就會一下子放大不少,約等於百萬個新生哨兵、或十萬個新生嚮導之中就會有一兩個誤判,若配合出生率計算、則約等同於三四十年便會出現一例。僅管如今已一口氣發現了兩例,但機率並不是週期性的,誰也說不準會不會幾天後便又發現另一個案例,又或者就這樣平靜無波地再過幾十年、直到真正無誤差的精神力解析儀開發成功。

這個事實若被大眾知曉,長久建立在信任之上的SG管理結構將會受到嚴厲的挑戰,輿論的力量很有可能會壓垮半個世紀的信任,將哨兵嚮導的社會結構往無序的過去倒推回去。

儘管這樣的可能性僅是個預測,但SG聯盟的衷旨便是排除任何會危害到如今哨嚮秩序的可能狀況,因此他們還是決定要向世人隱瞞這個真相,並捏造別的謊言來解釋已出現的兩個案例。

莫凡的轉化,便是在他的棄嬰身份上做文章,由於當年他進行精神力解析時並不是「莫凡」這個名字,SG聯盟便利用這一點,捏造成其實他並沒有進行精神力解析、是個漏網之魚,才有會在塔外轉化的狀況發生。

而喬一帆因狀況比較複雜,被強加在身上的謊言也就更加殘酷。

SG聯盟聲稱,當年喬一帆的雙親不願接受自己的兒子竟是個軟弱的嚮導這個事實,因而賄賂了檢驗所,將他的身份捏造成一名哨兵。

「操,這還有天理嗎?!」公文內容公告後,知曉內情的興欣塔全體一起爆了粗口。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