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試結束而鬆懈之後,緊接著襲來的便是原先被腎上腺素壓下的疲倦感。

踏出訓練場後才感覺有些頭昏腦脹,喬一帆眨了眨眼,勉強打起精神將感知範圍縮小、隔離掉現在的他無法繼續應付的思緒,正想著是否該向葉修提出想先去休息的請求時,一隻臂膀卻被旁邊的人抓住了。

「你……」

令小嚮導有些意外地,抓住自己並以擔心的眼神看過來的竟是態度一直非常冷漠、甚至精神世界也鮮少有激烈起伏的莫凡。

就連莫凡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擔心,而又是怎麼察覺對方的狀況不太對勁的。只是等回過神來,他已經伸出手抓住那視線已往高階嚮導看過去的小嚮導,自然得好似這一切只是再理所當然不過般。

「沒事……只是有點累。」不好意思地露出苦笑,感覺到對方內心升起的歉意,喬一帆連忙又補上解釋:「不是你的關係,是今天坐車坐太久了……睡一覺就沒事了。」

「……」

就算對方說的可能不完全是真正的原因,但也令莫凡在此時意識到了自己其實並沒有繼續追問的理由。準確來說,他們其實才認識不到一小時,對於向來不與人有所交流的他,就算已承認了自己哨兵身分,會有如此大的反應仍屬於異常。然而本著某種毫無道理的在乎,莫凡竟有點想再說點什麼,做些連自己都覺得破壞角色設定的關心。

──如果他們之間的一對一談話沒有被打斷的話。

「好!這下你小子就歸我管了,我來把這裡的規矩跟你講清楚!」

大嗓門的吆喝加上拍在肩上重得生疼的力道,讓儘管被小嚮導調整過感管的莫凡仍皺了下眉頭。而刻意來當電燈泡的魏琛彷彿沒有察覺似地,逕自扣著人的肩膀強行轉彎、就要往旁邊帶:「走走走,纏著人家小嚮導幹什麼,難不成你是一架鍾情了嗎。」

「……」

還在疑惑自己行為的莫凡這下更沒有繼續對話的理由,只能一言不發地被年長的哨兵帶離開現場。

被留在原地的喬一帆則看著離去的兩人呆了半秒,這才反應過來前輩那句調侃的含意,困窘得不知該做何反應才好。

所以,這也是因為精神連結嗎?

受過兩年完整準哨兵教育的小嚮導陷入心情複雜的沉思。

 

 

某種意義上,那場比試讓喬一帆和莫凡兩人在興欣塔中一戰成名。

畢竟再怎麼樣,嚮導與哨兵的天性擺那,能在物理上打贏哨兵的嚮導除了葉修那個超級大外掛之外還真沒聽說過。就算對方是個剛轉化還未適應的菜鳥哨兵,要秒殺嚮導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一般人理所當然都會這麼認為。而結局不但相反,過程甚至是哨兵毫無懸念地被嚮導完爆──別說是事後聽人轉述來的、就連親眼看見的人都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聯盟第一嚮導這次帶回來的小嚮導有秒殺哨兵的實力!』

這不知道該不該歸在讚美的八卦就這麼在興欣塔裡流傳開來了,等喬一帆錯愕地發現塔裡哨兵們看自己的眼神已不知不覺變成某種微妙的崇拜時,想澄清已經來不及了。

……其實那場比試他的確開了外掛沒有錯啊!

再加上來到興欣塔後,喬一帆仍然依照以前在微草訓練營的習慣,保持著準哨兵強度的每日訓練。不僅增加了那傳言的可信度,甚至使他的形象就這樣變成了另類的武鬥派嚮導,流言內容在哨兵之間是越傳越誇張,也讓喬一帆被同為嚮導的羅輯和安文逸調侃得哭笑不得。

雖然對於現在這嚮導身分,一直作為準哨兵生活至今的喬一帆仍在調整自己的心態,有時的確改不掉下意識的哨兵思維,但被人這麼形容還是挺心情複雜的,況且那也不是事實。

而另一方面,莫凡則是因輸了那一場,起初飽受其他哨兵的嘲笑與捉弄。但因莫凡早就見識過更加誇張的霸凌了,非常熟練地擺出那波瀾不驚雷打不動乾脆就不理你的性格,並在隨後的哨兵日課裡直接用拳頭與其他人對話後,最終是讓那些無聊人士閉上了嘴。

論身體素質,莫凡的哨兵基礎能力屬中上水平,其中五感的極值甚至差點達到高階等級,綜合能力評比出來的分數相當不錯。只可惜沒有受過準哨兵教育,基礎鍛鍊必須從頭開始學習,才有辦法真正歸入興欣塔戰力。

不過這一結果也令擊敗過莫凡的喬一帆更受到哨兵們的敬畏。

年輕的嚮導已經什麼都不想說。

如今他只慶幸自己和莫凡的精神連結並沒有成為這奇妙八卦的素材之一──若真有「武鬥派嚮導強上哨兵」之類的謠言出現,那才最令喬一帆百口莫辯。

然而與此同時,他們兩人也以連自己都訝異的速度迅速融入興欣塔這團體中,就某方面而言,或許也該算托那一戰之福。

除了在興欣塔的生活適應良好外,喬一帆對於嚮導能力的操縱也學習得相當快,其過程幾乎可以用一點就通來形容,沒幾個星期便已掌握了一般嚮導可能需好幾個月才能習得的技巧,就連親自指導的葉修都開了金口稱讚。雖說因經驗不足所以無法做到較細緻的操作,但需要時間累積的東西畢竟是強求不來的,縱使缺了也無損喬一帆的嚮導能力相當出類拔萃的事實。

一切都很順利,順利到讓喬一帆在來興欣之前的種種擔憂相較之下顯得有些可笑,甚至令年輕的嚮導偶爾會忍不住地想,一開始這般順利,是否都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很快地就會有麻煩的大事要發生了。

 

「啊,莫凡。」

葉修的魔鬼特訓剛結束,三名年輕嚮導帶著一腦子的渾沌正要去餐廳補充體力時,正巧在訓練場門口撞見熟悉的纖瘦身影,令喬一帆立刻勾起溫和的笑:「訓練剛結束嗎?」

莫凡一如往常地沒有開口回答,只是轉過頭看著朝他搭話的小嚮導,點點頭。

「那一起去吃午餐吧?」

「……」

年輕哨兵停頓了三秒,搖搖頭、直接轉身離開──彷彿是不想再給對方說話的時間般,絲毫不給小嚮導再接話的空隙。

自認為剛剛的邀約非常順理成章毫不刻意,喬一帆站在原地看著黑髮哨兵離去的背影,轉頭以眼神向身旁的同伴求助,而後得到了兩人以精神溝通傳來的安慰與同情。

「……」

嗯,好吧。要說最近所有如奇蹟般順遂的事情中,最不順利到令喬一帆有點煩惱的,大概就是眼前這個狀況了。

他的精神連結對象在跟自己保持距離,原因成謎。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