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谷出久X轟焦凍

男性生理期設定,OOC

※今天為轟焦凍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唯一的願望②波瀾萬丈的初次約會③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

※關鍵字只是參考用系列(?

 

 

「個性」也是身體機能的一部份。

這是個所有人都理所當然明白、卻也同時往往下意識忽略的事實。

──而轟焦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身體竟然會以這種方式重新提醒他這件事。

 

剛發現自己的不正常出血時,老實說轟焦凍第一個反應是以為自己得了痔瘡,盯著馬桶的那瞬間直接呆滯了三秒。但由於除了出血之外,自己並沒有其他符合的症狀,且這血量實在多得有點不太正常。因此在雙髮色少年的再三猶豫之後,他最終仍將這件事告知了那位糟糕的父親,並果不其然地獲得對方大驚失色的表情一枚。

而那對自家么子保護過度的現任英雄究竟是如何慌慌張張地差點叫了救護車掛急診彷彿某人得了某種不治之症、且少年又是如何在兄姊的協助下終於說服父親帶他看了正常的胃腸科的過程就忽略不提,畢竟那些都還在轟焦凍的意料之中。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醫生診斷之後的結果。

「──這可能是焦凍君個性的副作用喔。」又掃了幾眼手上的檢驗報告,眼前這位有點年紀的知名腸胃科權威溫和地微笑,告訴他們結論。

「醫生,這是怎麼回事!」在轟焦凍還呆愣地咀嚼這句話的同時,他那急躁的父親已經慌張又不解地反問,還下意識地點燃了鬍鬚、似乎本人完全沒有察覺,「是焦凍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嗎!」

「轟先生,您別著急,令郎的身體非常健康,這只是他的『個性』所造成的正常生理反應……讓我慢慢解釋給您聽吧。」

並不在意愛子心切的轟炎司那焦慮而近乎無禮的逼問,醫生仍然是不疾不徐的語氣,以淡然而沉穩的態度解釋轟焦凍的身體狀況。

簡而言之,這是轟焦凍的半冷半燃「個性」所造成。雖然從外貌看來,他的身體似乎是已將冷與熱兩種能力完全區隔,但畢竟仍是正常人類的軀體,內部的器官不可能完全配合「個性」從中切割成兩半,而是成為部分器官適應「冷」、部分器官適應「熱」的狀態。因此,當少年使用某邊能力時,其適應相反溫度的器官便會以它們自認最適當的方式調節。

「──就檢查結果來看,焦凍君的結腸是適應『冷』的器官,當左側的『熱』使體溫上升時,器官自己誤以為是不正常的現象,為了排除『多餘』的熱量,才會導致黏膜破裂出血。」

年老的醫生解釋得輕描淡寫,但仍不足以安撫擅自將兒子當成最完美作品的NO.2英雄:「醫生,那這樣沒問題嗎,不會對焦凍的身體造成什麼影響嗎?還是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這出血的症狀?」

「轟先生,這是焦凍君的身體自己配合他的『個性』發展出來的調節方式,雖然出血感覺很駭人,但血量其實很少,對他的身體並不會有什麼影響。相反地,若是強硬地使用藥物或其他方法控制住出血,我擔心焦凍君的身體反而會承受不住『熱』的能量……或者改以其他更糟的方式排解熱量。

「若要我提供建議的話,我認為相信人類的身體比較好喔。您覺得呢,轟先生?」

在醫生溫和卻莫名有魄力的眼神下,轟炎司儘管對於么子的身體狀況充滿自認為非常合理的擔心,仍在幾秒鐘的沉默後點頭同意了醫生的看法。

「很好。那麼焦凍君,因為你的體質比較特殊,這邊有幾點可能需要你注意一下,要是出現問題,記得再來檢查。」

忽略掉發現自己似乎被敷衍、而反射性點燃了眉毛的怪獸家長,有些年紀的老醫生和藹地靠近從剛剛開始便不發一語的雙髮色少年,遞給他一張寫了幾項要點的紙張:「這裡寫著的是幾項可能伴隨著出血發生的症狀,若有相同狀況出現,那是正常的,不用太過慌張,但如果出現了其他的症狀可能就是別的原因了,記得要再到醫院檢查喔。」

「好的。」

「另外,因為你的症狀是身體自行進行的熱量排泄,所以理論上應該會有個週期。焦凍君你自己觀察一下,一段時間之後就不會因為突然出血而措手不及了──啊,不過如果不規律的話可能就有問題了,要再來看醫生喔。」

「好。」

「再來,這個症狀可能和焦凍君你過去幾年較少使用『熱』有關,所以也許等你的器官習慣了『熱』的存在後就會停止了。但因為以前從來沒有相同案例,我也沒辦法準確告訴你是否會停止或者停止的時間,因此如果發現出血突然停止了,我建議還是來檢查一下確定原因比較好。」

「好的。」

「那麼,焦凍君有什麼想問我的嗎?」看著少年若有所思的表情,年長的醫生笑吟吟地問道。

「……」見老人家那彷彿知道自己想說什麼的模樣,轟焦凍沉默了一下,決定把身後的高熱源當作不存在,開口問出他自己在意的部分:「……請問,我可以用月經來理解這個症狀嗎?」

看過紙條上列的症狀並聽完醫生所說的注意事項後,他就一直這麼覺得了……雖然身為正常的青春期高中男生,這麼想有點心情複雜,但如果可以比照辦理的話,處理起來應該會比較……簡單?雙髮色的少年是這麼認為的。

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醫生聽完這問句後笑意似乎更深了。

「可以。」

轟焦凍完全不想管身後的溫度又升高了這件事,尤其某人理論上就是造成這「生理現象」的罪魁禍首。

 

 

雖說這項「檢查結果」驚呆了全家人,轟焦凍也免不了受到兄長的一番捉弄與調侃,但在長姊的協助下,學習能力相當強的少年也很快地適應了新的生理現象。

畢竟在發現他的出血症狀就連週期都是一個月一次、且姊姊的治痛經偏方對於他的腹痛也有效之後,轟焦凍就決定把這項生理反應完全當作月經處理了……儘管心理上還是覺得有些詭異,但這也是他「個性」的一部份、這就是他的身體,久了也就習慣了。

不過由於這項症狀也算是他「個性」的弱點、再加上某種尷尬感使然,除了家人之外,雙髮色少年並不打算讓其他人知道。幸好他的家人們也深知英雄「個性」的弱點暴露的危險性,就算只是雄英高中的未來英雄也一樣,因此無需少年要求,他們便都心照不宣地直接將這件事當作秘密。

就算出血時期必須忍著不適、神色如常地與他人互動,轟焦凍也認了──無論如何,他必須做到,且他也對自己的忍耐力與演技有足夠信心。

然而,世界上就是會有那麼幾個人,不管是什麼樣的秘密和隱情,就算自認為演技堪比電影明星、周身隱藏得完美毫無破綻,在對方的雙眼中全都無所遁形到令人咬牙切齒。

而那樣的人,他們班上就有一個。

──還是那個在他心中相當特別的人。

「……那個、呃,轟同學,你還好嗎?」

「……你是指什麼?」

由於上次班上幾名同學結伴出遊採購時所遇到的突發狀況,綠谷出久理所當然地沒能買到合宿需要帶的東西,因此便邀了那天為了探望母親而沒有參加採購團的轟焦凍一起去購物商場。而豪爽地答應了對方的雙髮色少年並沒有預料到,他的出血期──嗯他打死都不要稱呼這個為生理期──偏偏比預計的時間提早了幾天,直接撞上了他與綠谷出久約定的那一天。

在學校裡,上午時間都坐在位子上還不會那麼難受,英雄基礎學他則是靠著止痛藥撐過去。而放學後的現在,感覺到止痛藥的藥效已經差不多消退的轟焦凍,只能把全部的意志力專注在保持正常的站姿上,能夠保持平靜、不露出痛苦的表情已經很勉強了,更不可能有多餘的心力擠出微笑。

要用這樣的狀態去逛街,簡直就是一場酷刑,而且也會對邀了自己的綠谷出久非常失禮──然而轟焦凍理智上明白這個道理,卻仍無法對溫和的綠髮少年提出延期或是取消的請求,也不知道是不希望看見對方失落的表情、或是單純地鬼迷心竅不願放過與這單獨相處的機會。

即便他清楚這樣的心情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就算他知道這樣的狀態在觀察力細微的綠谷出久面前根本是破綻百出。

「你問我是指什麼……轟同學你今天一整天看起來都很不舒服啊。」

一整天……好吧,他錯了,不需要是這種狀態在觀察力不同凡響的對方眼中就已經是破綻百出了對吧。

「沒事,我很好,還可以跟你去逛街呢,不用在意。」儘管在搖晃而擁擠的地鐵中,轟焦凍完全是靠在牆上才得以站直並保持平衡,他還是奮力勾起了微笑回應。

「……轟同學真的沒有在硬撐嗎?」但冒著冷汗所擠出的笑容當然不足以說服眼力入微卻不太懂得看人臉色的綠谷出久。甚至像是為了證實自己所言不虛般,他直接將臉湊近雙髮色的少年,緊迫盯人地看著對方臉上細微的變化:「你的嘴唇看起來很蒼白欸,而且你是不是在發抖?如果身體不舒服就別勉強了,我們可以改天──」

極近的距離壓迫、加上對方微妙正中紅心的話語,終於崩斷了某人因不適而繃得死緊的神經。

「我不是說了沒關係嗎!不要用你自己的判斷擅自下決定,綠谷出久!」

等到轟焦凍意識到自己煩躁之下爆出口了什麼,眼前已經是綠髮少年那張混合著驚訝、難過與歉意的臉龐。

「……」

而在自己張著嘴、想著該怎麼補救時,卻又是對方率先以道歉打破了他們之間的沉默。

「對、對不起,我管太多了,轟同學──」

「不,是我該道歉,對不起。」再次截斷那人未完的話語,但這次是轟焦凍低聲而誠懇的道歉:「你明明是關心,但我卻……對不起。因為你難得約我,我不想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掃興……」

但反而因此更加掃興了。

少年不禁為自己的失態嘆氣,隨後感覺自己似乎因此用掉了最後的力氣,伴隨著車廂的一個猛力晃蕩,瞬間無法控制地失去平衡,因而下意識地伸手抓住了眼前唯一的支柱。

「轟、轟同學?!你還好嗎?」

「抱歉,綠谷,我還是掃興了……可以下一站下車嗎?」

「別這麼說,當然沒問題。呃、轟同學你要不要抓著那邊的扶手?……啊,到站了!」

 

 

等雙髮色少年終於在車站廁所裡處理完血跡與衛生棉,並如願等止痛藥開始發揮藥效後,在外頭迎接他的,便是坐在塑膠椅上的某人眼神發直地盯著筆記本、彷彿神經病般喃喃自語、令周圍行人紛紛走避的景象。

「……冒冷汗又面無血色……似乎還會肚子痛……剛剛也看轟同學是進坐式馬桶間……該不會真的是……不、也有可能是拉肚子啊……但是每個月相同時間的同樣症狀?……上網查了並沒有這種週期性的腸胃疾病……所以果然最大的可能性還是那個?……但是轟同學明明是男的啊?!……話說回來,轟同學好像是運動會過後才開始出現這種狀況的……難道是因為火的能力影響到消化器官嗎……」

「……」為什麼他只是去上個廁所,對方卻似乎一下子就逼近了自己秘密的核心?

「綠谷,抱歉久等了。」

「哇啊!轟同學?!……啊、你好了啊,沒事了嗎?」

「嗯,好多了,謝謝你。」一屁股坐到綠谷出久旁邊的座位上,轟焦凍再次為對方的關心道謝,隨後以看似不經意的方式將視線掃向那人手中的筆記本:「你在寫什麼?」

「欸?啊,沒什麼,只是想到今天英雄基礎學有重點忘了記下來──」

「綠谷,你可以問的,我不介意。」如果是你的話。

反正就他剛剛聽到的內容來看,自己的秘密早已被對方猜中了八成……那似乎也沒有什麼再繼續隱瞞的意義。

「……」話語今日第三度被眼前的人打斷,綠髮的少年呆愣了半秒後才反應過來對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然而似是糾結著要怎麼問比較不失禮與唐突,又猶豫了幾秒鐘後他才終於戰戰兢兢地提出疑問:「轟同學你……那是因為開始使用火能力而產生的副作用嗎?」

「……是。」

怎麼說呢,雖然是轟焦凍自己說可以問的,但當綠谷出久迴避掉「生理期」這個詞時,他還是微妙地鬆了口氣。

……說真的,要是對方真的問他是不是生理期,他還真不想回答。

「我去醫院檢查過了,雖然說症狀和……很像,但原理完全不一樣,嗯、呃,總之、請不要懷疑我的性別。」

「咦、欸?!我沒有啦!轟同學你誤會了!」

「……那就好。」搔搔臉,轟焦凍尷尬地掏出手機來盯著看,並為了解決這微妙的氣氛而試圖轉移話題:「話說回來,明明運動會過後也沒幾個月,你怎麼發現的?」

「欸?職場體驗完的那一週我就覺得怪怪的了啊,不過那時我以為是轟同學吃壞肚子,直到一個月後又出現一樣的狀況,我才開始懷疑──」

「……」

這個傢伙,太危險了!

「我表現得那麼明顯?」

「怎麼會,轟同學表現得很平常啊,其他同學都沒有察覺。大概因為只有我會注意奇怪的小細節吧,像是轟同學今天話比較少、都不笑之類的──呃!」似乎急著安撫對方語氣裡的些微失落,綠谷出久一不小心就把不該說的部份也脫口而出,然而掩飾的方式又拙劣到欲蓋彌彰,就算本來沒多想、也會因那聲狀聲詞意識到了什麼。

「……真的嗎,我都沒笑?」但不知是遲鈍還是抓錯重點,雙髮色少年先問的卻是別的部分。

「欸……應該說笑得比例比較少吧。自從運動會過後,轟同學你說話和笑的次數都多了大約兩成,但是每個月的那幾天就會下降成以前的幅度,而且去廁所的次數也變多了──」

「你為什麼會連這種事情都記下來啊。」轟焦凍有一種被對方的外貌欺騙了的深深無力感……雖然說這種體驗好像不是第一次。

與其當英雄,這傢伙應該去諜報部才對吧!

「問我為什麼也……就只是習慣。」

「這種習慣太可怕了!不要告訴我你連班上女同學的週期都知道!」

「呃……」

「……不用說出來,我不想知道。」

「……那、轟同學、你沒事了的話,逛街計畫、還要繼續嗎?」花了一點時間才想起來可以用本來的目的轉移話題,綠谷出久以結結巴巴的問句避開了可能會出現的尷尬沉默。

儘管因話題轉換得太過突然而有瞬間的呆愣,轟焦凍仍以相當快的速度反應了過來,點點頭:「當然了,我們走吧。抱歉,因為我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別這麼說啦……」無奈又有些好笑地聽著對方又一次的道歉,綠谷出久彎下身背起背包,以至於忽略了已率先站起的某人細如蚊蚋的喃喃自語。

「……所以說只是習慣,並不是比較特別嗎……」

「嗯?轟同學你有說什麼嗎?」

「……這個症狀的事,可以請你保密嗎?」

「那當然!轟同學你放心好了。」

「謝謝。」

「呃、別這樣,我才要謝謝你願意告訴我……啊,車要來了,快走吧!」

 

 

 

『……就算是觀察,一般而言我也不會去數別人一天笑了幾次或上了幾次廁所……呃、不過總覺得這件事還是別告訴轟同學比較好……』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好好好萌!!!
    謝謝給糧!!!!(不斷尋找出轟萌糧ing#
    生理期XDDD(笑到不行啊
  • 謝謝喜歡!!!出轟糧超少覺得悲傷QQ
    生理期這種東西就是不發生在自己身上都能算是萌點!!!(欸

    留芳‧伊 於 2016/06/23 22:11 回覆

  • 訪客
  • 萌的我一臉血.....(*´﹃`*)
    超萌哇////
  • 謝謝喜歡!這兩個青澀的孩子真的是......青春真好啊>//////<

    留芳‧伊 於 2016/08/15 2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