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一直都很想知道重柳那些BB彈……呃不、是彈珠……呃好吧玻璃珠雖然它好像不是玻璃……到底是哪裡來的?

怎麼這麼多好像都用不完?難道就不會有「彈盡援絕」的時候嗎?

每次都看對方好像免錢似地狂彈啊……雖然說他也不覺得那些珠子是用買的來補貨的啦──一隻重柳族上街買東西這景象怎麼想怎麼奇怪。

先不提全身包得緊緊又烏漆麻黑看起來就像個可疑份子的模樣搞不好會在買到東西之前就先被找碴然後打起來了……褚冥漾真的很懷疑對方其實根本跟吸血鬼是同源的所以沒有辦法現身在陽光下。

不然怎麼每次都躲在暗處然後晚上才想到冒出來!是想嚇誰!

陽光曬太少會缺乏維他命D啦!……扯遠了。

話又說回來,難不成那些珠子其實都是重柳自己做的?

……把這種消耗品做得這麼漂亮做什麼?單純耍帥秀好看現漂亮嗎?為什麼你們這些火星人都喜歡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

要展現自己有多麼行有餘力游刃有餘是吧?可惡!

就不要哪天踢到鐵板!……雖然他覺得就算踢到痛的也會是那塊鐵板。

然而以上這些到最後都僅止於褚冥漾的腦殘而已,真正的答案一直仍是不得其解……當然他也不可能、更沒膽問當事人,何況這種問題連他自己都覺得愚蠢。

這只是他腦子放空時會下意識冒出來讓腦子不要停止運轉的蠢問題之一,目的是在訓練腦部運動及提醒褚冥漾該是找點有意義的事做的時候了,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於是褚冥漾也只是帶著一點哀傷地把問題拋到腦後,便去找學長讓對方把自己巴醒……呃不是、是跟著對方出任務。

但褚冥漾沒想到老天爺某一天居然真的給了他這個答案的解答……雖然搞不好只是因為他在無意間不小心用了妖師之力。

那天一如往常,褚冥漾在睡夢中被重柳族青年的散彈攻擊炸醒,慌慌張張地起床的同時再度發揮他的衰運技能、又一次踩到珠子跌倒,並且更衰上加衰地失手撥到放在一旁桌子上的飲料、灑了一地。

──於是當天半夜起床上廁所的褚冥漾便撞見了某個包得密不透風的黑色身影把那些被褚冥漾連同飲料一起倒進垃圾桶裡的珠子挖出來、在廁所裡猛刷。

「……」

……所以那些其實是需要回收再利用的嗎?

雖然早上跌倒時褚冥漾除了幹心裡痛在屁股之外並沒有聯想到其中的深意,不過,在腦殘方面有驚人天份的他很快地就領悟了這整件事情背後的含意。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衰運真不錯用。

對不起老天爺,我不該怪你的……白天被灑了滿身的飲料其實是值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