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X辛巴達,現代職場paro

※因為設定是相同的,可以和阿里炎的現代paro當作兩個平行世界來看

※當作不同時間點也可以,但是這樣似乎讓巴巴吃太好,不推薦(乾

※今天為阿里辛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擺酷不行嗎②筆跡③備份鑰匙

※腦洞關鍵字真是一如往常適合到噁心(欸

※但事實證明,關鍵字只是參考用(到底

※結論:光棍節就是要寫巴巴(######

 

 

 

在如今這個「畢業=失業」的時代,能夠在大學畢業後無縫接軌地順利步入職場或許已經算是件幸運的事情了。

更別提錄取了自己的公司還是間赫赫有名的大企業,那更是絕對會在同學會中成為眾人眼紅與嘴砲的靶心──當起來特別愉悅的那一種。

因此一開始阿里巴巴收到辛德利亞企業的錄取通知時,第一件想做的事情便是把那封信放到父母的牌位前,向天地與列祖列宗發誓自己一定不會辜負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以取回沙爾賈家族過去的榮耀為最終目標、好好地打拼並光宗耀祖。

不過那都是六個月前的事了。

如今,已經不能算是新人的他,實在很難確定辛德利亞企業對自己打開了大門這件事會究竟算不算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

並不是說這是家黑心企業,反而正好相反,不只福利好、薪水多、工時正常不需加班、每季獎金給得非常豐厚,而且工作環境良好、設備更新快速、同事間的相處融洽、更沒有難搞不講理的上司──整體而言,根本是光講出不到一半就會被兒時玩伴卡希姆潑酒的超優秀待遇。

但這正是令阿里巴巴糾結的原因之一。

因為這份工作的問題完全不能從正常的方面探討。

──被董事長(性別男)特別關照到覺得困擾什麼的……好像並不是什麼能令人信服的辭職理由。反而更有可能被認為是在炫耀而招人妒恨,或者被說是是自我意識過剩吧。

想到那位崇拜董事長到連個性和行為舉止都模仿對方的前輩,阿里巴巴還是沒膽將這樣的困擾說出口。

啊,仔細想想,這類的應該算是職場性騷擾吧……

「呦,阿里巴巴,你今天這麼早就回公司了啊?」說曹操曹操到,正當金髮青年盯著螢幕上的報表、恍神到自己腦中的煩惱小迴圈中打轉時,一個紮實又不至於疼痛的巴掌便拍上了他的肩,據說應該是這間公司地位最高的某人一臉理所當然地出現,彷彿自己也是這間部門的員工、或者根本是這家公司的吉祥物。

「還三點半不到呢,今天的量就都跑完了?這該誇獎你效率好、還是該懷疑你偷懶呢?」

「辛、辛巴達先生!」被對方出現的時機嚇得噎了一口口水,阿里巴巴在報表裡打出了一串亂碼,「只是今天比較特別而已……剛好幾個客戶都是好說話的人,也不是每天都能這麼順利,啊、呃也並不是說客戶們很難纏啦──」一個閃神就不小心把真心話說出來的某青年一瞬間撞死在筆電前的心情都有了。

「哎哎,你別這麼緊張,只是逗你玩的。」紫色長髮的男人哈哈一笑,擺手打斷了自家業務的語無倫次,並沒有介意對方的失言,「我可是相當信任阿里巴巴的能力的,迦爾魯卡也常常在我面前稱讚你呢。」

「欸?真、真的嗎……」想到那個總是指著自己的鼻子罵「笨蛋巴巴」、還會帶他去奇怪的風俗店丟給裡面的「小姐」玩弄的爽朗前輩,阿里巴巴十在很難想像自己能得到那個人的稱讚。

畢竟他當初的確給那個人添了不少麻煩沒錯,黑歷史慘不忍睹到金髮青年甚至沒辦法對後來的這些「報復」提出一點抱怨。

其實大概也知道阿里巴巴為什麼會懷疑的神出鬼沒董事長保持著不變的微笑,沒有將話題繼續下去:「啊對了,我來找阿里巴巴是要來給你這個。」毫無滯礙地轉了話題,辛巴達將一本觸感高級的純皮精裝記事本遞向對方。

「這是你父親曾經借給我的東西,我想應該是物歸原主的時候了。」

「咦?!」看著上頭的確有著沙爾賈家徽的記事本,阿里巴巴反而猶豫該不該接過:「不過,辛巴達先生,要物歸原主的話,還是應該由哥哥──」

「如果事到如今還說這種話,我會對你失望的喔。」板起臉,在一瞬間切換成企業董事長狀態的男人釋放出無形的壓力,「別忘了,巴爾卡克他們最後承認的家主是誰?」然而那樣的壓力也只停留了剎那,微笑在眨眼間又爬上辛巴達的嘴角,彷彿剛才的嚴肅與魄力只是個錯覺。

而不知道是下意識地忽略了、還是真的太過遲鈍,某青年並沒有察覺到對方難得認真起來的瞬間,僅因辛巴達說出的話語而愣了下,而後才像又下定了什麼決心似地伸出手、接過原屬父親的物事:「……謝謝您,辛巴達先生。」

「別這麼說,我也只是物歸原主嘛。」隨意地笑笑帶過,長髮的男人便又像來時那樣突然地,揮手道別,「那就這樣。阿里巴巴你今天工作做完了也可以早點回去沒關係,我先走啦。」

「啊、呃,是。再見,辛巴達先生。」等阿里巴巴反應過來、才剛舉起手欲禮貌性地揮手道別時,那位董事長早已風風火火地跑得不見人影。

呃,所以辛巴達先生今天只是來拿這個給我的……?

對於那人竟只為這樣的事情而親自出現感到有些心情複雜,但仔細想想那人也曾因為某些令人無言的理由來糾纏過自己,今天的事似乎也不是那麼奇怪了。

不過,平常這個時間的話,自己還不會回到公司啊。

坐回座位後才想起這個矛盾點,阿里巴巴小心翼翼地將那本精裝記事本收進已被客戶資料塞到快達極限的公事包,而後才意識到記事本裡頭好像還夾著什麼東西。

「嗯……欸,信封?」

信封裡當然不是空的。

裡頭裝著的,是一把電腦鎖鑰匙、和一張樣式樸素的便籤。縱使沒有屬名,阿里巴巴依然不會認不出紙張上頭的字跡屬於誰。

 

『我隨時歡迎對品酒學問有興趣的好青年再次光臨。』

 

而那把鑰匙能打開哪扇大門,也在便籤的內容中呼之欲出。

……他怎麼會以為那位董事長大人只是單純來送東西的呢。

 

 

「哎呀呀,真是的,本來沒想親手交給他的。」

開著車出了公司大門才如釋重負地吐了口氣,公司壯大後依然堅持不請司機的長髮男人單手抓著方向盤,轉開了音響。

「幸好當初跟沙爾賈先生借的是記事本啊……」至少還能夾東西。

如果是鋼筆豈不是糗大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一潮
  • 痛哭流涕中~(開心意味
    阿里巴巴攻根本少見TAT
    大大的cp頻率根本跟我一致啊,好多我都吃,潮爽der

  • 謝謝喜歡QQQQQQQQQ
    阿里攻真的少見,少到我已經快要放棄尋找同伴惹QQ 謝謝您讓我看見曙光QQ(?

    留芳‧伊 於 2015/12/12 01: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