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哲也X赤司征十郎,天鵝湖PARO

※私設及OOC一大堆

※對不起我壓力大就會想毀滅世界(檢討啊




  國王駕崩了。

  而正當舉國上下為這難過的消息瀰漫著哀戚氣氛之際,國民們卻也同時矛盾又理所當然地、引頸期盼著另一項喜事。

  國王的獨生子──哲也王子的加冕典禮,以及典禮過後的盛大王宮舞會。

  任誰都明白,那場舞會並不只是單純地慶祝王子登上王位,其中更隱含著另一個重要目的──替至今單身、當天已成為國王的哲也王子尋找未來的王后。

  且這場舞會的受邀人是全國的人民,因此不分貴賤、所有的女孩都有機會在這一天幸運地一躍而上成為全國地位最高的女人。為了能夠受到王子青睞、飛上最頂端的枝頭成為鳳凰,舉國上下的單身女性全都卯足全力在為這一天做準備,甚至連已婚的女人們都忍不住嘆息著自己時運不濟。

  不過另一方面,已成為全國話題中心人物的王子殿下,最近卻也因為同一件事情在煩惱著。

  哲也王子有一個秘密,同時也是他有記憶以來的最大煩惱。

  他其實,喜歡同性。

  「唉……」

  「……黑子你是嘆夠氣了沒!本來很好的心情都要被你嘆差了。好歹也是將要登基的王子,應該這樣唉聲嘆氣的嗎!」

  「……火神君真是幸福,身為笨蛋永遠都不會有煩惱。」

  「什麼東西!不要以為你是王子就可以一直罵手下笨蛋!」覺得成為對方的部屬之後自己對於王子的印象也都被破壞得差不多了,隨從兼保鑣的火神大我毫不客氣地翻了個大白眼。

  雖然理論上而言,他們應當是上與下的關係。但因為黑子哲也的要求與縱容,私底下他們的相處就像是平等的普通朋友一般。

  不過另一方面,也是由於身為王子的黑子哲也,其個性實在有太多槽點了──讓人不知不覺就會忘記他的身分。

  雖說因此得到了與王子成為朋友的機會,但也正因為是朋友,火神大我真心希望對方好歹在登基之前修正一下自己的性格。

  「我並沒有罵火神君,只是講出事實。」但一點都沒有檢討意思的黑子哲也則是依然故我地說著令好友崩潰的話語,並同時信任到近乎任性地提出要求:「我想出去走走,火神君不介意陪我一下吧?」

  就是這樣連軟弱之處都毫不避諱的信任,才讓人無可奈何啊……

  差點也被傳染了嘆氣病毒的火神大我攤手:「你在說什麼啊,跟著你就是我的職責啊。」無論是工作上、或是身為朋友。

  聞言,唇角悄悄地勾起一個遲鈍的友人不易察覺的弧度,黑子哲也理所當然地繼續發號施令:「那也邀請青峰君他們吧,我們去打獵順便野餐。準備工作就都交給你了,火神君,一個小時之後出發。」

  「──喂!」


  *


  抱怨雖抱怨,火神大我依然憑著高超的工作效率將一切交代的事項在時間內打理妥當,等黑子哲也計算著差不多的時間來到王宮大門時,迎接他的便已經是齊全的馬匹與裝備、以及正等著他的眾人。

  「阿哲那個傢伙……居然又遲到了!」

  「唉呀呀沒辦法嘛,人家小黑子畢竟也是王子殿下啊。」

  「就是說嘛阿大,下星期就是加冕大典和舞會了,身為王子的哲君當然會很忙啊!」

  「……不,小桃井,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嘖,又是舞會,最近連我媽和我家的女僕也都在講這個。只不過是個王宮舞會,為什麼所有人都大驚小怪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那才不是普通的舞會!阿大這種人不會懂啦!」對著比火神大我還遲鈍的青梅竹馬吐舌頭,桃井五月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對方就是沒辦法將作戰時的敏銳靈活用在日常生活中。

  「就是啊,青峰君這種人是不會理解選妃的壓力與辛苦的,桃井小姐和黃瀨君不需要對他白費唇舌了。」

  「汪!」

  「哲、哲君!」

  「哇啊黑子?!」

  「嚇、嚇死人,阿哲你怎麼到了也不出個聲啊!」

  「小黑子什麼時候到的?!」

  「我是準時到的喔,在青峰君抱怨我遲到之前就在這裡了。」淡淡地看了黃瀨涼太一眼,穿著便裝後更顯矮小的某王子蹲下身摸摸在自己腳邊轉圈的小型獵犬,抬眼看向剛成為騎士、就因卓越的戰果而備受期待的另一位好友:「而且我有打招呼的,只是青峰君和黃瀨君的聲音太吵了,所以你們沒聽見。」

  「……少來!你根本是遲到找藉口吧!」

  「桃井小姐,來,我們出發吧。」

  「汪!」

  「好、好的,哲君。」被黑子哲也有禮地扶上馬,桃井五月的眼睛裡彷彿出現了愛心。

  「喂阿哲不要無視我!」

  「啊哈哈,小青峰我們也跟上吧。」

  「就是說啊青峰,再不走就把你丟這裡了。」

  「吵死了,笨蛋神你不過是個隨從也敢威脅我!」

  「……菜鳥騎士跩屁啊!而且你哪有資格罵我笨蛋啊白癡峰!」

  一行人便這樣吵吵鬧鬧地出發了,直到進入森林,這般熱鬧的對話及氣氛都沒有消停過。然而當眾人選好地點停下,並將馬匹各自栓好後,青峰大輝便興致勃勃地率先提著弓箭,熱血上身地直接衝進森林更深處。

  「哈哈哈,今天我要獵個最大的!」

  「喂!不要一個人橫衝直撞的,白癡峰!」

  「……青峰君真是,雖然覺得他就算遇到山豬也不會有事,但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先過去把他拍醒吧,火神君。」無奈地背好弓箭,黑子哲也轉向另外兩名友人:「可以麻煩黃瀨君請在這裡陪一下桃井小姐嗎?」

  「完全沒有問題。」

  「哲君你們也要小心喔。」

  「嗯,那我們出發了。二號,帶我們去找青峰君。」

  「汪!」

  儘管是經常來狩獵的森林,要是一個人單獨亂闖的話還是很容易發生意外,就算青峰大輝可以說是全體武力值最高的人,依然不能掉以輕心。

  ──只不過,大家都沒想到的是,最先遇到麻煩的,卻反而不是一開始先自找麻煩的人。

  「……跟火神君走散了嗎。」

  看著四周不知什麼時候突然漫起的白霧,黑子哲也的語氣流露出了些許困擾,但臉上表情卻仍是一點變化也沒有。

  「汪!」

  「二號……你身為獵犬居然還會帶錯路。」而且野性直覺居然還輸給火神君,到底是因為火神君太像野生動物、還是二號被養得太好?

  「汪!汪汪!」然而不曉得是不是沒聽懂主人的抱怨與指責,被喚作二號的小型獵犬左顧右盼,突然像是察覺了什麼東西般地叫了兩聲,又朝著霧中某個方向衝了過去。

  「二號!」

  來不及細想二號突然暴衝的原因,黑子哲也連忙跟在自家獵犬身後跑進霧中,畢竟在四周都是濃霧的狀況下,獨自一人待在原地反而更危險。

  真是的,二號是不是跟火神君和青峰君越來越像了啊……

  想著基本上算是遷怒的責怪,某王子隨即意外地發現周遭的霧似乎逐漸淡了些,接著又跑了一小段距離,他們便脫離了那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迷霧。

  而後映入眼簾的,是遼闊地占據了整個視野、如鏡面般反射著光芒的湖泊。

  「汪!」

  對著湖中的鳥類叫了聲、嚇得對方拍翅遠離湖邊,某王宮獵犬興奮地轉向主人,搖著尾巴討賞。

  ……本想稱讚牠帶自己脫離迷霧的,但看樣子二號只是追著天鵝過來的呢。

  無奈地嘆口氣,黑子哲也依然蹲下身,獎勵地摸摸自家獵犬。

  這個地方他也是知道的。雖然位在森林深處,但因為湖面清澈、景色美麗,再加上天鵝眾多的特色,其實在國內算是很出名的地點。且被取了個一目瞭然的名字,叫做「天鵝湖」。

  漫不經心地想著過去聽說過的、有關這個湖的傳言,其實也是第一次這麼靠近天鵝湖的黑子哲也眺望著遼闊的湖面,不禁感嘆著傳言果然還是不及實景的十分之一。

  然而,下一秒不經意進入他視線中的景象,有如視覺上的轟然巨響,令某王子全然忘了欣賞湖邊美景。

  在湖泊另一端,一隻天鵝在黑子哲也眼前變成了人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