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是直到回到辛德利亞王國後,與一陣子不見的托杜寒暄時才察覺不對勁。

  「話說回來,阿里巴巴你這小子好像又長高了吧?」

  「嗯,有嗎?應該是托杜你縮水了吧?」下意識地反嗆回去,阿里巴巴隨後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對方到底說了什麼,「……呃,等等,我真的長高了嗎?」

  「煩死了騙你幹嘛,總不可能是我變矮啊!」真是的,男人就是這點令人羨慕,就算這個年紀了還在發育期,可惡。「而且你給我搞清楚,托杜才不是在誇獎你!」

  「欸、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見好友真的有些動怒,金髮少年連忙道歉,而後又停頓兩秒,面部肌肉微妙地變化了形狀,陷入某種沉思:「只、只是……自從去年生日後,我就再也沒有長高了……」

  去年他正好成年,還被向巴爾特別大肆慶祝過,托杜也印象深刻。

  「……咦?!」這麼說來確實如此,這小子一直都沒有對象,照理來說生長應該早就停滯了,可是現在卻突然長高就代表……

  「好小子,終於交到了女朋友啦!怎麼還瞞著!」

  兩三下得出了結論,托杜露出混著責怪與替對方感到高興的笑容,重重地拍了下阿里巴巴的肩膀,將他壓得曲了膝,「是誰呀,馬格諾修達特的魔導士嗎?你有告訴人家你養了一隻猩猩嗎?改天介紹給我們認識嘛。」

  「……我並沒有交到!」

  少年悲憤。


  *


  等到某人終於讓自己的女性友人解開令人尷尬的誤會,「前巴爾巴德第三王子阿里巴巴終於遇到了命定對象,卻還不知道對方是誰」這件事已經幾乎傳遍了全辛德利亞王國。

  阿里巴巴開始思考是不是該把頭埋進酒桶裡逃避現實。

  「哈哈哈哈哈哈!還以為這麼久不見你終於成長為男人了,沒想到還是──噗!居然連什麼時候遇到對象的都不曉得,真、真不愧是阿里巴巴……哈哈哈不行了肚子好痛。」完全不會放過取笑自家徒弟機會的夏洛爾岡笑得東倒西歪,還差點把手裡的酒撒到阿里巴巴身上。

  「阿里巴巴大哥別灰心!再回想一下,遇見命定對象時應該都會有感應才對,就像我和托杜也是一見面就瞬間認定對方了啊。」將阿里巴巴視為恩人的歐爾巴絞盡腦汁地為對方打氣,沒有意識到這段話對某人來說只是放閃兼落井下石。

  「阿里巴巴君有印象變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嗎?如果知道時間點的話,應該可以篩選出人選。」只有阿拉丁認真地提供了比較實際的意見,真不愧是他的知心好友,如此良心,嗚嗚嗚。

  「欸……因為只有身高變了所以在這之前都沒有發現……不過應該是在馬格諾修達特見到你之後吧,我離開雷姆之後一直都在船上,能見到新面孔也只能是參戰之後。」不過這段時間裡可能的人選就已經多到數不清了……阿里巴巴搔搔頭,頹下肩、嘆了口氣。

  通常而言,「成年後的生長」速度是一天成長一歲、直到身體年齡符合實際年齡為止,因此阿里巴巴的成長應該是在一天之內就完成了,便也無法依照天數推算遇到對方的時間。

  唉……到底是誰啊?這兩天遇到過的人有……雷姆帝國的雪海樂珊德大人和狄托斯都已經有對象了不可能,難道是馬格諾修達特的人?還是七海聯盟那幾個國家的人?但是那些人太多了我幾乎連名字都不記得欸……啊對了還有煌帝國──

  想起煌帝國的這個瞬間,阿里巴巴的腦中便突然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般靈光乍現,猛地浮現出某位太子冷峻的面容,令他忍不住打了個機伶,一不小心把酒嗆進了鼻子裡。

  「噗──咳、咳咳咳……」

  「阿里巴巴君?!」

  「阿里巴巴先生!」

  「沒事吧,阿里巴巴大哥!」

  「喂喂,就算不知道對方是誰,也不需要沮喪到用酒把自己嗆死吧,阿里巴巴。」

  在眾人手忙腳亂的協助下終於控制了災情,金髮少年好不容易把肺裡最後一口酒咳出來,終於能開口反駁夏洛爾岡的調侃:「……明明就遇到對象了我為什麼非得想不開啊……反正就算現在找不到,命運總有一天還是會帶我們見面的嘛!有什麼關係!」

  「……」

  看著某人故作堅強的爺們臉,以為少年是因為想不出對象是誰才憤而自暴自棄,眾人都心有靈犀地一起沉默,沒有戳破那個人這樣的發言只是自我安慰的事實。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阿里巴巴故作堅強的原因,其實正是因為得到了答案。

  煌帝國的太子什麼的……可以不要開玩笑了嗎,神啊。

  雖說經歷過一場同心協力的戰鬥令金髮少年稍微修正了關於那位王者的印象,但對於身為前巴爾巴德王室成員的他而言,國仇家恨始終是難以抹滅的傷痕。儘管可能佩服對方的自信與強大,但絕不可能有什麼再更之上的好感。

  至少現在的他做不到,也無法想像未來的自己會改變這個想法。

  因此,當他發現命運真的一步步將自己朝那人的方向慢慢推近時,阿里巴巴當下心裡只有驚恐兩個字可以形容。

  「練紅炎他們要求我們派人迎接他們至會場。」雖然辛巴達的表情非常嚴肅與凝重,但某前王子還是忍不住在對方說出使者人選時祈禱這只是一次不有趣的玩笑,「而他們也指定了『使者』人選──必須要由阿拉丁與阿里巴巴來擔任。」

  「咦?!」

  「……」之所以沒有像摩兒迦娜一樣直接大吃一驚,純粹只是因為阿里巴巴在那瞬間腦中冒出來的思緒太多、心情太複雜,身體跟不上反應而已。

  不,這只是巧合對吧。純粹因為他們想要拉攏阿拉丁,所以就以巴爾巴德為誘餌把身為「王」的自己拉過去,這樣「魔奇」也就不得不一起走。因此只是一個很容易就能夠想通的計謀,跟命定對象沒關係只是巧合──呃、不對,如果以「巧合」來定義,這不就更符合「命運」了嗎?……

  嗚哇不可能!怎麼可能是命運嘛!絕對是練紅炎也發現了命定對象的事情才刻意叫他過去的吧,所以是人為的、跟命運才沒有關係!

  由於想要逃避現實而用微妙的邏輯把自己搞得更加混亂,阿里巴巴狠狠地愣了好幾拍才意識到在場所有人正都沉默地盯著自己看。

  「……」

  「阿里巴巴,如果你要拒絕我也能理解,畢竟現在的巴爾巴德對你而言、只是個會令你心情複雜的傷心地,再加上此行必定會與煌帝國的各個高層有所接觸,絕對稱不上順遂……所以辛德利亞仍然保留著更換使者人選的權利,你還是有選擇的餘地。」

  「……」

  對啊,他都差點忽略了,就算無關阿拉丁與自己交好的事實、撇去命定對象的問題,另一個更為重要的物事、才是他必須面對練紅炎的理由。

  巴爾巴德、他那幾乎算是滅亡的祖國,只要還在對方手中一天,阿里巴巴就不可能逃避那人遞來的邀請。

  「……謝謝您的體諒,辛巴達先生。」怎麼說呢,如果鵬鳥的引導指的就是這種事情的話,他……還真的無可奈何,「……我願意一個人赴約。」

  為了祖國、為了那塊土地上的人們,要他做什麼、犧牲什麼都沒有關係。

  就算是終身大事也沒關係……吧。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一潮
  • Please go on.m(._.)m
    這設定敲、好、吃。
  • 糟糕,被抓到又沒填坑了(靠#
    對不起久等惹,最近產能有點低,可能還要再請您稍等一下QQ
    再加上截稿日將近,大概要等到CWT42的新刊脫稿之後才能回來填坑,真不好意思<(_ _)>

    留芳‧伊 於 2016/08/04 2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