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X練紅炎

※267夜衍生,阿里巴巴死亡梗

※只是想槍炎哥是否又找理由偷懶跑去參加巴巴的葬禮才沒出現在西軍前線(ㄍ

※結果我卻從267夜剛出寫到現在內戰都打完惹,炎哥對不起(人家也沒有叫你寫




  在練紅炎活過的這近三十年的歲月中,雖然經歷過許多在旁人看來轟轟烈烈的大事,但真正能被他定義為意外、甚至驚嚇的,卻不超過一隻手的手指數量。

  且不知該算是巧合還是命運,這幾件事件的主體,全都是某人的「死亡」。

  而練紅炎從沒想過,那個天真到散發著刺眼光芒的金髮少年,竟也有會依循著這規律、列在其中的一天。

  不是他不曾設想過對方的死。身在這樣的時代、又早已非自願地與這世界的主權之爭糾纏不清,雖不成熟卻也早有覺悟的少年遲早都會投身戰爭中,因此而亡也並非那麼不可預見的未來,他本人自己、和他身邊的人也都有心理準備。

  甚至,練紅炎還預想過兩人因早就存在的理念不和而再次拔刀相向的場面……而要是真演變至此,少年死在他劍下的機率絕對大得多。

  又或者,那個人可能為了那在練紅炎眼中微不足道的祖國再度挺身而出,卻因不自量力地想要保護太多東西、反而失去了包含性命在其中的一切……

  儘管不願意承認,但他的確想像過很多次對方的死亡,如同他也曾設想過自己及弟妹部下們的逝去。

  只是他沒有想到最終的結局竟是如此。

  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猝不及防。

  還沒來得及讓他做些什麼挽回,事已成定局。

  ──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被一件消息轟炸、如此措手不及。

  等到他回過神來,看著前來告知噩耗、那個人手下某名眷屬悲傷又憤恨的表情,練紅炎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擺手讓底下的人送對方離開。

  雖然看似和往常一樣一臉深不可測,但他其實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而這顯然只有他那聰明的弟弟看得出來。

  「阿里巴巴的葬禮,您覺得應該如何安排呢?」

  「……」

  「既已加入我煌帝國麾下,就應該按我國的禮俗來辦理。而雖巴爾巴德已亡,但他畢竟也算一國王子及我國大將,因此我建議以貴族族長的等級下葬。」煌帝國的參謀頓了下,「不過內戰將至,各方皆在忙碌時期,可能只能從簡。」

  「……就這樣吧。」

  「……炎兄。」練紅明刻意的歎息中飽含著無奈。

  並非聽不出自家弟弟語氣中的意思,但練紅炎卻也沒有把頭從手中的書中抬起來的打算:「怎麼、還有什麼事?是白龍那又有什麼變故嗎?」

  「不,洛昌那裡並沒有什麼新消息。」不如說有些安分得過分了……不過這不是現在的重點,「就現在的狀態而言,我比較擔心我軍的狀況。炎兄……」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這是遲早都該打的仗。」別人就算了,他們兄弟倆可是早就為此準備了好幾年。「反正只要由我率領東線──」

  「我正想提此事,炎兄。」面無表情地打斷了自家兄長兼帝王的話語,練紅明的語氣很平淡:「經過幾天的考慮,我建議王兄您留在首都駐守,東線的出征由我率領。」好似他現在只是在向練紅炎推薦晚餐該吃什麼、而非足以影響勝負的重大建言。

  「……」這下練紅炎就算捨不得、也無法不將和書籍親親我我的視線移到站在一旁的弟弟身上。

  「並不是質疑您,只是我認為這是比較保險的做法。」早就預期到自家兄長反應的練紅明不為所動,表情沒什麼變化,就如同往常那樣繼續解釋道:「白龍的目的是斬殺您、而我們的目的是除掉白龍,這場戰爭的勝利判斷依據並非整體軍隊的勝利,而是滅掉對方的王……這種狀態下,身為王的您更不應該御駕親征。」

  「……」

  練紅明的理由非常合理,令練紅炎完全找不到論點反駁。

  正是如此才更令他反常地感到不悅。

  如果是不久前的他,可能會就這樣答應這個提議,而後在弟妹眷屬們為他出戰時厚顏無恥地宅在首都當好他的王──但不是現在。

  現在他不想待在這裡,這被他擅自當作首都的、那名少年的家鄉,那人就是在這裡成長成那樣天真而狂妄的模樣,那張彷彿會點亮周圍空間的笑容就是在這裡培育而出。這裡充滿了那名少年的氣息、足跡……以及稱不上是愉快的、他們之間的相處回憶。

  且最終,那人也在這裡斷了氣。

  在這之前,練紅炎從不曉得自己竟會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但如果可以讓現在的他選擇,他寧願衝到前線流汗流血殺敵──至少能做點事轉移注意力。

  待在這裡只會令他不斷地陷入過往的回憶,少年的燦爛笑容與充滿槽點的天真發言無法抑止地持續浮現在他腦中。

  被稱為炎帝的男人不習慣、也非常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上一次面對某人的死亡時,他還在能被允許悲傷的年紀。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人物皆非……他卻似乎一點長進都沒有。

  「……那麼、南北兩戰線及首都就交給王兄了。」沒有點破兄長沉默的原因,非常瞭解對方的練紅明知道自家兄長其實已經同意了這項安排,「我這就去為東線的出征作準備,先告退了。」語閉便一揖離開,留下開始進入自我厭惡小迴圈的某帝王。


  對於自家兄長與那位前王子之間的事情,練紅明大概是除了當事人之外最早知曉、也最清楚其中來龍去脈的人之一。

  他那任性成性的兄長對於這樣絕對算不上是尋常的關係相當地坦然,就如同當年他和練紅明談論統一世界的野望時那般理所當然;反而是包袱相對小很多的阿里巴巴在被練紅明問起時表現得極度驚慌,好像覺得自己會因此而被煌帝國判死刑一樣,還差點咬到自己舌頭。

  而若要練紅明表達他自己的意見,對於這段關係,他會說自己既不贊同也贊同。

  畢竟以他們這種身分來說,同性之間的感情是無法被接受的,更別提能攤開在陽光底下讓世人知曉了。一旦曝了光,身為太子的練紅炎名譽受損還能算是小事,要是因此影響到還在進行中的征討,令他們統一世界的計畫崩盤,那可是連一百個練紅明都挽救不回來的。

  然而,縱使明知如此,身為最高參謀的他依然決定容忍這樣巨大的「隱患」待在自家兄長的身邊,並沒有出手阻止或是干涉這段感情。

  畢竟,能在第二次見面便讓王兄捧腹大笑的人可不多。


  *


  最終,練紅炎仍在月亮升至天頂時踏入了那依煌帝國習俗布置的靈堂。

  原本是不打算來的,畢竟雖然阿里巴巴及其部下如今都已歸順自己麾下,但對於那傢伙的下屬、尤其是舊巴爾巴德成員們來說,身為練家王室的自己始終都是仇敵一般的存在。在他們心目中的王已死的當下,巴爾巴德大總督練紅炎想必會特別不受歡迎。

  只不過是,由於難得地無法專注於書中文字,才會離開舒適的書房想走走吹吹風的……然而那個人的靈堂卻就這樣不知不覺映入眼簾。

  自嘲地彎了下嘴角,練紅炎不發一語地踏入人群散盡、僅存幾根蠟燭與香火照亮整個空間的昏暗小殿。

  「是誰!竟敢在這種時間來打擾王子殿下!──咦、您是……」

  瞄了一眼看清自己的臉後頓時不知所措的前巴爾巴德將軍,並沒有心思責怪對方失言的練紅炎只是面無表情地再將視線轉回殿中央的棺木,以既為喃喃自語又像是徵詢對方意見的語氣開口:「……守靈辛苦了,我來給那傢伙上柱香。」

  「咦?可是,這個時間……」

  「巴爾巴德並沒有入夜後不能悼念亡者的習俗吧。」

  但是煌帝國有。

  ……就連夜祭這種禁忌都做了,自己到底為那個蠢前王子破了多少例。

  接過巴爾卡克點起的線香,某王忍不住煩躁地想著,抬頭看向那躺在布置得華麗且舒適的棺木中、如同陷入夢鄉般的安詳面容,突然有種把香丟到那張臉上的衝動。

  「……居然把自己搞得連搶回祖國都做不到,真是個大笨蛋啊。」不在乎一旁的前巴爾巴德軍人會有什麼反應,決定今天要把該說的事情講清楚的練紅炎隨意地對著已經聽不見的遺體說著,臉上的表情因靈前較為刺眼的蠟燭光芒而反差地被瀏海生成的陰影所遮擋,「你已經什麼都無法阻止了,就算我要和白龍一戰、就算我將巴爾巴德立為首都,你現在都阻止不了。」

  感覺到身旁的人努力壓下的怒氣,他反而勾起微笑:「不過死者為大,為了避免以後你又囉嗦煩人,我就答應你一件事好了。」

  「──我向你保證,至少在這場屬於煌帝國的內戰裡,巴爾巴德不會被波及至戰火之中。」

  反正要是首都淪陷,他的皇帝也不用當了。

  練紅炎在心中默默地加了附註,也不管因自己的一番話而錯愕地愣在當場的巴爾卡克,逕自將線香插入香爐中後,孤身一人走回了月光下。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