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PARO,阿里巴巴小職員X練紅炎總裁

2013年光棍節賀文,2015年加筆

※簡單提一下這篇的設定兩個人是不同公司,阿里巴巴歸屬辛德利亞企業(?

※搬家的時候才發現這篇被分在阿里炎裡卻完全沒有寫到阿里炎的賀文(幹),於是補上了阿里炎的部分之後才搬進來(д)

※當年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是自動在腦內腦補完了嗎為什麼有臉把這個放進阿里炎的分類裡,我直到寫完了都想不明白,我對不起之前看過的人(д)

 

 

 

對了,今天是光棍節。

忘了這樣莫名其妙還很虐的節日是誰告訴他的,阿里巴巴在聽到當下腦中只有「慶祝這種節日的人不是M就是有病吧」的念頭,並很快地將其拋之腦後遺忘,並沒有多在意。

……但為什麼卻在這時候想起來呢……

阿里巴巴合理懷疑原因來自對面兩個人。

「奧魯巴,來嘛,再喝一杯嘛!」

「等、等等,多多!你已經醉了吧!」

「多多才沒醉!多多絕對不會比奧魯巴先醉的!多多必須成為配得上像猴子老大一樣帥氣的奧魯巴的女人才行!」

「那也不需要很會喝酒啊……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你配不上我了呢?多多是我遇過最棒的女孩子了啊。」

「──我、多多也最喜歡奧魯巴了!」

坐在對面的兩個據說前幾天才剛開始交往的下屬立刻在眾目睽睽之下緊緊抱在一起,周圍似乎還出現了可疑的小花和粉紅色氣泡。

「……」喝乾了另一罐啤酒,阿里巴巴把視線轉向窗外。

否則他擔心自己今天晚上就會失明。

在這種被究極無自覺閃光攻擊的情形下突然意識到今天是光棍節這個事實,只會讓人更覺得淒涼。然而一旦想起來了就不可能馬上忘掉,何況阿里巴巴現在急需某個可以讓他轉移注意力忽略掉眼前發光源的事情……雖然這種轉移方式好像也蠻悲哀的。

夾起了烤熟的牛肉,他專心地把新的一盤肉擺上烤盤,甚至過度苛求地將肉片擺成了列隊的陣勢,接近自暴自棄地改變想法決定先吃飽再說。

只於對面那兩個人大概吃甜言蜜語就會飽了吧,不用管他們了。

用力地咬下沾滿香甜醬汁的烤肉片,阿里巴巴拉鬆領帶,忿忿地打開另一罐啤酒。

──今年的光棍節,他有肉作伴就夠了。

 

 

「……」

看著門外的訪客,練紅炎沉默地挑起眉。

「咦?紅炎先生怎麼會在我家?」而門口的那人顯然並沒有察覺開門之人微妙的情緒,扶著門框,歪著頭疑惑地看著對方,自言自語之餘還打了一個嗝:「唔,我醉到看見幻覺了嗎……」

「……你的確是醉了。」雖然在看到對方這副模樣的瞬間就有種想把人打昏在門外的衝動,練紅炎最終仍沒有付諸行動,甚至默默地讓開路、讓金髮青年搖搖晃晃地走進玄關,「但我不是幻覺。」

你只是醉到跑錯家門。

「唉,會說自己不是幻覺的話,在我眼前的這位紅炎先生果然就是幻覺吧……」

「……」果然剛剛還是應該把人打昏在外面的。

看著對方艱難又笨拙地踢掉鞋子再擺好、接著以彷彿某種到達終點的氣勢把自己摔進沙發,難得在如此短時間之內推翻自己先前決定的某總裁再次沉默了下,二度打消把人丟出去的念頭:「……我記得冰箱裡還有紅明上次多買的解酒劑,你喝了再睡。」

他邊說邊往廚房走去,卻在此時因某青年的自言自語而頓時停下腳步。

「紅炎先生怎麼可能這麼溫柔,就算是幻覺也未免太不科學了吧!振作啊我的腦子!」

「……」

跟一個醉鬼計較太累,算了。

等清醒再說。

把好不容易從雜亂的雙開式冰箱中挖出來的解酒劑洩憤般地敲在阿里巴巴額頭、並滿意地看著金髮青年的哀號,某商場帝王覺得自己仁至義盡,拍拍屁股準備回到書房繼續方才被打斷的武俠小說練功──他邁出去的腳步卻又再一次地被外力阻止了。

且這次是實質上的外力。不知是因為覺得是幻覺、還是被敲了那一下膽子大了起來,阿里巴巴看到練紅炎轉身時竟慌慌張張地扣住了對方的手腕,縱使男人眼神冰冷地轉過頭盯著他、也依然沒有放手:「那、那個,請不要走……」

「放手。」

「就算是幻覺也沒關係,不、不如說是幻覺更好,雖然說居然會自己做這種幻覺還是有點難過……呃、不對,我在說什麼……」不知算不算解酒液發揮了效果,眼神稍微恢復了些神采的金髮青年反而在半醉半醒交雜中顯得更加混亂,言行也似乎更不受控制。

「雖然可以的話果然還是本人比較好,但如果是真人的話,就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了,也不會有這種說話的機會了吧……不如說是根本就說不出口。所以,就算是幻覺也好,請聽我說……」

面對阿里巴巴這樣的狀態,儘管練紅炎覺得麻煩至極,心中卻也有某部分的好奇心以及包含微妙心情的期待,因而並沒有就此甩手走人。

「……說吧,我在聽。」

「我……」然而聽見這切實並幾近催促的回應,金髮青年反而嚥了口口水,握著練紅炎手腕的手指儘管扣得更緊卻也同時抖個不停,遲疑著眨幾下眼,突兀地改變了心意:「……不,這種話果然還是直接跟本人說比較好。要是對幻覺說完了反而沒有勇氣對那個人說出口,這樣根本就本末倒置了吧。」他所擁有的勇氣只夠自己說一次,必須要慎重才行。阿里巴巴嘆息似地輕吐一口氣,依依不捨地鬆開溫度清晰得不像幻覺的那隻手。

「……」感覺自己一輩子的耐心幾乎要在今晚被對方預支成負的,某總裁沉默地挑起眉,抓起旁邊的靠墊就往阿里巴巴的臉上蓋下去,懷著想悶死對方的惡意用力壓:「管我是不是幻影……我的耐心也只有一次,現在不說我會讓你再也沒有機會說,你說不說!」

就算已經大約猜到心思單純的青年想說的內容,對方沒有說出口還是不一樣的,難得自己今天心情好才會在這裡應付一個醉鬼吞吞吐吐的話語,某人的反應卻一如往常地煩躁到讓人火大……如果不是今天、如果對象不是這個人,平時遇上這麼麻煩的狀況他也只會頭也不回地拋下對方,懶都懶得理。

「嗚嗚嗚嗚──!對──噗──齊──窩──說──」

又多壓了幾秒才把變形的靠枕移開,練紅炎恢復原來的面無表情看向青年,等著對方開口。

「嗚,咳咳咳,這個幻覺也太真實了吧,真不愧是紅炎先生,連幻覺都這麼──」蠻不講理。將就算面對幻影也不敢說出口的詞彙吞進肚子裡,阿里巴巴又咳了幾聲才緩過氣,因缺氧及緊張的關係脹紅了臉:「……雖然不敢奢求更多,也知道之前的那一晚對您而言可能只是排遣無聊的一種方式,但還是想告訴您,就算只是運氣好也沒關係、那一晚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雖然非常自不量力,我──」

儘管其實早猜到最後那句話的內容,練紅炎卻仍沒有半點表情變化或動作,只是靜靜地回望對方金色的雙瞳,準備好接下那句話的重量。

「──我、我還是喜歡紅炎先生。」唉,不過他對著一個幻影這麼慎重地告白有什麼用呢?但偏偏也沒有勇氣對本人這樣說出口,自己還真的是遜到不行……

「我早就知道了,處男。」然而被某人鎮定是幻影的練紅炎卻開口了,說出的還是阿里巴巴意想不到的回答。

「……咦?」

「另外,我從來不會隨便做選擇,選擇一個床伴作為消遣也包含在內。」

「呃?」金髮青年呆滯。

怎麼回事,他覺得無法消化這些話的內容……紅炎先生的意思是說……?

「……你不用管一個幻覺的自言自語,快點睡覺醒酒,醉鬼。」

再次用靠枕將對方按進沙發,但這次青年竟沒有掙扎的動作,練紅炎於是懷著難道對方想自殺嗎的疑惑移開靠墊,卻發現那個人只是終於不勝酒力、大概在摔回沙發之前就夢周公去了。

「……」

帶著微妙的不滿、把靠枕砸到一瞬間就睡得深沉而香甜的金髮青年臉上,某總裁伸了個懶腰、歪頭想了下,打消了回書房繼續練功的念頭,難得地在這樣的時間點走進浴室做睡前的盥洗。

 

 

再次張開眼睛時,阿里巴巴只感覺到昏沉的腦袋、迷茫的視線、與不聽使喚的僵硬四肢。等他花了幾秒鐘用力眨了幾下眼調整好焦距,眼前的景象卻只是增加那目前還無法恢復正常運作的腦子的負擔。

「……這裡是哪裡……」他記得昨晚自己在自暴自棄之下喝了不少酒,但還是有回家啊……

「這裡是我家。」

依著發話方向轉過視線,金髮青年看向坐在隔壁扶手椅裡看報紙的紅髮男人,眼神更茫了:「……紅炎先生?」……的家?

……他怎麼會跑到紅炎先生家裡來?他記得自己昨晚有順利回家、然後看到了──呃,不會吧,該不會他──!

「碰!」「哇啊好痛!」

「……」無言又有些好笑地看著摔到地板上、吃痛地抱著自己的頭的青年,知道對方已經想起昨晚事情的練紅炎絲毫沒有幫對方一把的意思,只是收起報紙,將自己埋進扶手椅裡,涼涼地道:「還要把我當成幻影嗎?」

「真的,非常對不起,擅自跑到您的家裡來、還把您當成幻覺,造成麻煩了非常抱歉!」啊啊啊居然醉到跑錯家門,自己大概是沙爾賈家族中史上第一人。

「還記得自己昨晚做了什麼嗎,阿里巴巴?」雖然正確來說應該是說了什麼才對,但練紅炎相信對方絕對懂自己的意思。

縮在茶几旁的青年僵住了:「呃……我……」嗯好,他的告白就這樣被酒醉的自己說出來了,還得到了對方的回應──呃,欸?

「另外,同一句話我是不會說兩遍的,所以如果你忘了那就當作沒這回事。」看著連忙從地板上爬起來的金髮青年,紅髮的男人勾起微笑:「回答呢?」

「我、我沒忘──不對,重點不是這個。」手腳並用地站起身,阿里巴巴先是戰戰兢兢地立正站好,而後發現這個姿勢好像不太適合接下來的話語與氣氛,於是大著膽子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紅炎先生、呃,練紅炎,請跟我交往好嗎?」

某總裁嘴角弧度揚得更高。

「當床伴還不滿意嗎?處男都這麼貪心?」

「什、不是這樣的,而且您明知道我已經不是──」

「好。」

他滿意地看對方一噎,左手在那人不注意時悄悄地回握。

 

如果是這個青年的話,他覺得可以允許對方跨進界線裡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