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指望能擁有你。

只盼望,就算只是暫時的也好,能佔有你。

至少能讓總是消失於人群中的你的身影多存在於我的視野中──

──縱使只是多一秒也好。

想要跟你在一起。

 

     

 

「小黑,你覺得,我在隊裡的角色是不是有點多餘?」戴著太陽眼鏡遮住大部份的面容,黃瀨嚼著最後一口漢堡,突然對著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問道。

「……呃?」

「隊裡的每個人都有他們擅長的事情、也在各自的位置上扮演著適合的角色,只有我、只會模仿。」鏡片的反光使得黑子看不見眼神,但光憑著對方不再上揚的嘴角和少了活力的語調,別說是觀察力過人的黑子、就連旁人都能輕易看穿黃瀨現在的沮喪。「而且我還模仿不來你們、代替不了任何人的位置,在五比五的籃球中,我絕對是六人中最多餘的吧。」

「……」咬著香草奶昔的吸管,黑子靜靜地盯著眼前反常傷感的人幾秒,輕嘆了口氣,接著藉由自己薄弱的存在感之便、拿起一根薯條以令人反應不及的角度塞進了有些失神的黃瀨嘴裡。

「唔?!」黃瀨驚愕地在鏡片下瞪大眼睛。

「說什麼多餘和代替,一點都不像你。」難得地皺起眉,黑子露出有些無奈的表情,再次輕嘆口氣:「就像你說的,隊上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項目,黃瀨你不也是嗎?你也在自己的位置上扮演著適合的角色啊。」

「黃瀨你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對於球隊、還是對於我來說都是。」他靜靜地露出微笑:「你要記住這點。」

後來,黃瀨連自己是怎麼把那跟薯條吞下去的都不記得。

可惡,居然說出這種話又露出這種表情,太犯規了啊。

 

✽   ✽   ✽

 

「來我們學校,大家再一起打籃球吧。」

「你能這麼說我很榮幸,但請容我鄭重地婉拒。」

「欸?!」

「我跟火神同學約好了,會一起打倒你們『奇蹟的世代』的。」

 

✽   ✽   ✽

 

「小黑。」

「嗯?」

「改天我們再一起吃個飯吧,聽說最近有一家新的速食店裡的香草奶昔很好喝喔!」

「喔,好啊。」沒有注意到身後火神的不悅,黑子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黃瀨知道這不是冷漠或敷衍、只是黑子習慣性的淡然。

「喂黑子,你怎麼可以答應那種人!」

「嗯?只是吃個飯而已啊,火神你為什麼這麼生氣?」

「我──」

「哼哼哼。」火神還沒再次怒吼出聲,黃瀨就先打斷了他:「被小黑看上的傢伙,你給我記著,小黑待在你那裡只是暫時的,總有一天我會把小黑給搶過來這裡,你囂張不了多久的!」

「你這金毛煩不煩啊!」

「好了,火神,回去了,教練在叫我們了。」

「哼哼哼哼──」

「你哼屁!想打架嗎?!」

「要再比一場嗎?現在的你是贏不了我的,放棄吧。」

「你個死金毛!」

「火神,你再不走我要先走了喔。我不想再被教練揍。」

 

──我承認,我希望能佔有你。

但我發現,我也更希望你快樂。

所以如果我的佔有慾反而成為你煩惱的根源的話,那我……就放手。

 

「先說,如果你拖累了小黑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喔,小火神。」

黃瀨輕聲說著,目送著兩人逐漸遠離的背影,勾起嘴角,轉身踏著輕快的腳步離去。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