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源自【異族新娘】企劃網站

※原創角色,BL,吸血鬼新郎與人類新娘

※但是新郎新娘和攻受無關(乾

※未完待續

 

 

 

「……」受生理時鐘的影響而自動睜開眼睛時,眼前的畫面令秦甫垣瞬間愣了很大一下,緊接而來的便是自己是否還在睡夢中這樣的念頭。

然而清醒的感覺很明確,且經過那一陣錯愕又更清晰了,但是,這房間的景象實在不像是昨天入住的青年旅館啊……

就在青年認真而用力地翻找昨晚記憶,想找出是不是有哪裡出了問題才造成現在景物的變化,兩張一模一樣的稚嫩可愛臉龐便一左一右地突然從他的視線死角湊到秦甫垣面前。

「醒──了!醒了醒了!」

「醒了!少夫人醒了!」

在有點被嚇到的青年還沒來得及開口發問,長相如出一轍、就連衣著也是同系列設計的男孩女孩便先很有默契地一同呼喊著類似的話語,並在吵鬧著的同時蹦蹦跳跳地奔進聽見呼喊聲後走進來的男人懷裡。

「……還沒締結誓約,所以只是未婚妻。」只見那名長相英俊的外國男子因某個不知名原因紅著臉糾正兩個孩子,並獎勵般地摸摸他們的頭:「我有話跟……他說,你們先出去吧,順便把他的早餐端進來。」

「「是!」」

看著男孩女孩依舊歡樂地手牽手出了房門,秦甫垣決定將滿腹的疑問拋向面前看來唯一能替他解惑的男人:「請問──」

沒想到在秦甫垣才開了個頭,問句便直接被對方因緊張而特別大的音量蓋過:「雖然我知道這有點唐突,但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其他更適合的台詞。」有些不知所措地搔搔頭,男人閃爍的眼神對上青年被疑惑塞滿的視線,好看的臉又佈上紅暈,深吸口氣、似乎下了什麼決心才繼續說道:「浪漫那種事情我實在不懂,所以我決定直接問了──

「──請跟我結婚好嗎?」

 

「……蛤?」

秦甫垣覺得自己鐵定是在作夢沒錯。

 

 

這個世界至今依舊留有吸血鬼存在。

只不過是在幾個世紀前的獵殺時代過後,逃過一劫的僅存吸血鬼們利用暗示的能力替自己打造了一個不會被人類發現的王國,從此以後以避免被人類社會發現的方式悄悄生存了下來,相安無事地和平共存至今。

而吸血鬼們幾百年來便一直保存著一個傳統。當一名吸血鬼到達適婚年齡後,他必須尋找一位人類締結「契約」,成為彼此一生的「伴侶」。那位人類會因此而擁有和吸血鬼相當的壽命,並在吸血鬼伴侶需要時貢獻出血液,一輩子陪伴對方身邊。

「……聽起來比較像是避免吸血鬼餓死的儲備糧食。」看著這名在剛才那驚悚發言後便衝進來把那年輕男子趕出去的漂亮年長女性,秦甫垣聽完對方簡略的說明,一針見血地吐槽。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是吐槽這一點,明明最大的槽點就是他面前的存在與他身處的這個如城堡般的地方……不、好像就是城堡沒錯。

「最早這個誓約的建立目的的確是如此。」毫不避諱地回答,剛以某種方式證明完自己是吸血鬼的女性笑得溫柔且坦然:「但現在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對於吸血鬼們來說,如今『誓約』即為『婚姻』。締下誓約後的吸血鬼與人類是彼此需要的,並非單方面的供需關係……不過這方面可能要花較長時間解釋。

「現在我能用來說服你的證據就是,我的丈夫也是人類呦。」

的確感覺不出對方有加害或欺騙自己的意思、更想不出這麼做的理由,覺得自己接受現狀的速度有點太快的秦甫垣丟出腦中目前僅存的最後一個問題:「……那為啥選我?」他還以為吸血鬼都喜歡清純年輕處女的血,尤其是剛剛那種年輕英俊的男吸血鬼。

話說回來,剛剛那個帥氣得像電影明星的吸血鬼還用少女臉紅的表情向他求婚……其實蠻常被女生用那種表情告白,但第一次看見那表情出現在男人臉上的某大學生心情有點五味雜陳。

「……這就是我要拜託你的事情了。」說著激動且力道適中地握住秦甫垣的手,女性無視青年由起初的困惑困擾、最終因手掙脫不出而轉變成驚恐的表情,誠懇地請求:「請答應那孩子的求婚好嗎?」

「……」有人這樣拜託的嗎!

「那孩子已經過了適婚年齡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替他介紹的對象無論男女、吸血鬼或人類他都一律拒絕,我還以為會一輩子看不到兒媳呢……沒想到他這次居然主動帶了對象回家、還自己求婚了!我這個做母親的都不知道有多激動──」

啊,是媽寶啊。

秦甫垣一下子就理解了剛才的男人那自我又扭捏的態度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你可能是他這輩子唯一帶回家的對象了,拜託不要拋棄他好嗎。莫里茲那孩子流有尊貴的王族血統,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呃,那個、夫人。」打斷了眼看就要上演八點檔台詞的女性接下來的話語,人類青年無奈地露出安撫的笑容:「抱歉我無法現在就答應您,畢竟這是人生大事……

「不過能拜託一件事嗎?我想打幾通電話回去報平安,畢竟我昨晚沒通知別人就來這裡了。」

連我自己也沒通知就來了。秦甫垣默默在心中加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