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其實一直很煩惱,關於「情人節送巧克力」這件事。

並不是說他在計較花錢讓商人賺走這種小事,老實說要是這種方式可以確認彼此心意,他也不會在意這種小錢的……不,應該說要是這樣就能讓感情穩固並長長久久地經營下去,花這點錢還算是賺了。

他在意的並不是「送巧克力」這個行為本身。

而是「性別」問題。

他的情人,和他一樣是個「男的」。

文章標籤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印象中他還真沒見過對方喝過除了咖啡以外的飲料

打從第一次對方強制招待自己開始不論對方遞給自己的是什麼、他總見那人手上捧著的一定都是咖啡

無論是獨酌對飲或者是多人茶會這個的機會當然是相對地少了很多),不管是怎樣的時間、地點、場合、或時機,他從不曾在對方杯中見過咖啡以外的東西。

甚至連食物都很少吃,但就是不會一天沒有咖啡。

永遠都是那千篇一律的咖啡。

嗯、好吧,也許咖啡的種類是有所不同吧,只是他分辨不出來。

文章標籤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早上他是被陽光曬醒的。

清晨的陽光其實不算刺眼,但在這間採光良好的房間窗戶大開的情形下,還是有一定程度地擾人清夢。

他就是在這樣其實有些夢幻的晨光圍繞背景中迷迷糊糊地醒來,然後瞬間突然有種昨晚那一切都是夢的錯覺。

畢竟正值血氣方剛的年輕大好時光嘛,說是做春夢也不是不可能啊哈哈哈……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有點在逃避現實,因為在此同時心中某部分的自己卻又很矛盾而篤定地知道昨晚那一切都是真的。

有點混亂,或許是光線太過絢麗的緣故,照得他以為自己仍身處夢中。

文章標籤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猛然地在黑暗中近乎驚醒一般睜開眼

在這個萬籟俱寂的夜半時分,沒有打開任何照明的房間是一片深沉的漆黑,黑暗濃稠到連自己的身體是否存在於此都分不清,更別提要由視覺察覺什麼人影。

然而儘管四周黑暗到彷彿雙眼已全盲、豎耳也聽不見任何聲響、空氣中也沒有什麼騷動,他卻是突然本能地由睡夢中驚醒,進而警戒起來。

房間裡,有人。

那相對於大氣精靈呢喃的黑暗氣息低語是這麼警告他的。

文章標籤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